《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如痴如醉:總裁,別太粗魯] - 10 他的女人誰敢動?

沈明媚那時候意識已經模糊了。

她通體冰涼,整個人如墜入冰窖一般,四肢都凍僵了。

恍惚間她彷彿看到有人往自己這邊游,不斷撲騰出來的水花遮掉了她的視線。
直到她感覺到有一隻手臂從後背伸過來,摟住了她的腰肢,帶着她一點點地往上浮。

就這樣半摟半推着,沈明媚被人救上岸。

岸上全是人,導演跟劇組的工作人員全都慌了神。

「厲先生……」他們趕緊衝上來,給厲彥琛遞上了毛巾毯。

厲彥琛接過,直接裹在了全身濕透的沈明媚的身上。

「咳咳……」沈明媚劇烈地咳嗽,冷得渾身發抖。

幸好一個寬大溫暖的懷抱,緊緊地摟住她,將她護在懷裡。

依稀間,她彷彿聽到有人在叫「厲先生」。

她努力睜開眼皮,想要看清楚救自己的人是誰。

可最後還是體力不支的暈倒了過去。

厲彥琛將沈明媚打橫摟抱在懷裡,面色凝重而焦急,吩咐他的人立即撥打120。

整個劇組的人全都傻眼了,事實上,當厲彥琛第一時間親自跳下泳池救沈明媚的那一剎那,他們所有人就沒回過神來。

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沈明媚得罪了厲總,已經被他封殺了嗎?

厲總又怎麼會親自跳下泳池去救人?

導演王猛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硬着頭皮迎了上去,主動堆起笑臉,朝厲彥琛伸出一隻手:「厲總,您來了?」

厲彥琛冷瞥了一眼他伸過來的手,整張臉色陰沉的看着他,聲音更是清冷的像卒上了一層冰渣:「王導是吧?知道你這部劇的女一號為什麼是沈明媚嗎?」

王猛訕訕地收回手,怔愣地搖了搖頭。

不明白厲彥琛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是我指定她演的!」厲彥琛深邃的眼眸直直地瞪着他,胸膛起伏着波濤洶湧的怒火,彷彿一觸即燒。

「啊?什麼……是您啊……」王猛眼眸一縮,頓時瞭然了。

難怪這部劇之前一直沒有人投資,自從沈明媚進組後,馬上就有人爭相投資了。

「連我的女人都敢欺負,你的膽子是不是太大了點啊?」厲彥琛滿臉的怒氣,渾厚有力地嗓音,有着說不出威嚴與壓力。

王導渾身一顫,差點站立不穩,栽倒在地上。

厲彥琛說了什麼?

沈明媚是他的女人?

他的新寵不是那個白嬌嬌嗎?

他望了一眼白嬌嬌,只見白嬌嬌僵在原地,小臉早已一片慘白。

王猛心中暗恨,他這次可算是被這個白嬌嬌害慘了。

她還以為厲總的新歡是她,卻沒有想到厲總真正中意的是被他親自封殺的沈明媚?

迄今為止,還沒有哪個女人能讓厲彥琛當眾親口承認是他女人的,這個沈明媚當真不簡單!

如今他聽信了白嬌嬌的話,害得沈明媚差點溺水而亡,他的演藝事業怕是到此終結了吧。

「厲總,這是誤會,絕對是誤會……」王猛哆嗦着唇,趕緊解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