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 - 第8章

角戲,南宮駟在山門前大段的個人秀,主角完全淪為背景板。
而且主角的沉默明顯不符合他們的人設,既然是眼睛裏揉不得一點沙子、脾氣暴躁的大宗師,別人那樣污衊你大弟子,你屁都不放一個?
而且既然提到墨燃欣賞南宮駟,那他怎麼可能只是個看戲路人?
從後面真相逐一揭開的劇情線開始,主角就持續路人化。
而且作者真的很憨,李無心那樣的劇情,都要反反覆複寫、羅里吧嗦地寫,還要在主角視角靠心理臆測來補完配角的心路歷程,滿滿的矯情感。
(墨燃腦補南宮絮的心路歷程那一段的大段排比句,讓我想到初中生作文……)行文要主次有份,可以看得出聚眾在一起→揭開往事真相→描寫眾生相這一段,作者受到了《天龍八部》影響。
可是天龍八部里的少林寺大會,對配角的側重描寫也就一個虛竹的爹媽,而且那還跟主線有關係。
這兩天一直在想,同樣是描寫卑鄙小人圍攻大英雄的片段,為什麼《天龍八部》就很自然,而《二哈》里的烏合之眾讓我感到生理不適。
然後我發現……《天龍八部》把圍觀群眾當人寫,而《二哈》把圍觀群眾當畜生。
大家可以點開天龍八部的電視劇看一下聚賢庄大戰那場戲,雖然眾人對蕭峰深惡痛絕,但是蕭峰一開始是跟他們談判的,而且不是每個人都和智障一樣上來就唾液橫飛,而是聽得進道理的。
蕭峰說的話,他們也會點頭贊同。
 眾人一聽,都知他這幾句話乃是「託孤」之意,眼看他和眾友人一一乾杯,跟着便是大戰一場,在中原眾高手環攻之下,縱然給他殺得十個八個,最後仍不免難逃一死。
群豪雖恨他是胡虜韃子,多行不義,卻也不禁為他的慷慨俠烈之氣所動。
最後動起手來,也是有秩序有戰術:游驥叫道:「大伙兒靠着牆壁,莫要亂斗!」
大廳上聚集着三百餘人,倘若一擁而上,喬峰武功再高,也決難抗禦,但大家擠在一團,真能挨到喬峰身邊的,不過五六人而已,刀槍劍戟四下舞動,一大半人倒要防備為自己人所傷。
游驥這麼一叫,大廳中心登時讓了一片空位出來。
打起來以後,眾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