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 - 第5章

麻丟西瓜,寫着寫着忘了人物設定還有哪出了。
這就是典型的新手心理,所以我現在光看人設就看得出哪些人是原創上的新手。
那些獨一無二的成功的人物塑造,往往都只在幾個方面突出。
《紅與黑》里的於連複雜,但這個人物象徵的只有階級鴻溝以及虛榮虛偽,《安娜·卡列寧娜》里的安娜複雜,但她也只是悲劇的男女關係以及錯綜的家庭悲劇的成果,這些複雜都是社會性的,換言之,是人性的。
然後,回到這篇文上來,作者一面把楚晚寧寫得高貴冷艷,一面又把他寫得小家子氣、自卑自傷,想強調那種反差萌。
可造就他的際遇卻全然是沒有任何社會性可言的,他那個神木的過去讓人難以產生共鳴。
感覺就像一個傻白甜被師尊插了一刀以後打開了奇怪的按鈕,然後黑化了一樣——人哪能這樣啊,人又不是AI,你做個指令就改頭換面了?
作者但凡渲染一下他童年的孤獨,他感受到的不被主流社會接納的感覺,他沒有故鄉和家人的漂泊無依,也不會讓人物變得如此蒼白,完全是強扭出來的紙影美人兒,讓我想起匪我思存以前寫的小說,女主動不動就要來個悲傷絕望什麼的,我只想說有抑鬱症就去看病吃藥,當然純粹的矯情是無葯可醫。
小龍女也沒什麼塑造,但是作者好歹提了句她自幼孤苦無依啊。
我對此君人設有三點疑問:1.薛蒙待他好,薛正雍待他好,王夫人也待他好,師妹、璇璣長老之類的也待他不錯,怎麼他就這麼愛獨自向隅、喬張做致?
林黛玉多愁善感,那是因為人家寄人籬下,體弱多病。
楚晚寧做出一副世上沒人喜歡自己的樣子,我都以為死生之巔虐待了他,也不知道做出來給誰看。
活了30多歲,好歹是個斬妖除魔威名赫赫的大宗師,對着鏡子自傷外貌,讓我有點迷惑?


然後內心活動動不動就是「他太凶了,沒人喜歡他」「他太冷漠不盡人情了,所有人都躲着他」。
那麼老哥,你為什麼凶呢,你為什麼不盡人情呢?
我到現在都不太懂他幹嘛打墨燃打這麼狠,而且好像唯獨對墨燃狠,師昧犯事就是抄門規,墨燃還要挨上兩鞭子,打是親罵是愛嗎?
我要是墨燃,我也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