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 - 第4章

乾的插花,被作者亂七八糟地插上好幾種不同的花,但是沒有人物靈魂支撐,再好看的插花也是坍泄一地。
舉個例子,《琅琊榜》里梅長蘇也是標準的超蘇人設,但是他的行為目的、性格根源和嚮往信念從頭到尾都很清晰瞭然,這讓他從一個蘇爽文人設變成了生動的活人。
然而墨燃不,他從都到位都是在為了愛恨情感還有給感情線服務活着,前期他就是個拿來製造情感衝突、吸引讀者憤怒攻訌的工具。
後期就完全成了三流言情男主,成天除了跟師尊談戀愛以外無事可做。
就連被迫害,滿腦子也是跟師尊風花雪月那些事。
如果說前期是被師昧下了蠱,那後期就尼瑪的是被師尊下蠱了。
===============更新分割線===============實在文荒,發現此文在完結金榜上屹立不倒,就又拿出來當典型分析了一遍。
(P.S.我真是怕了這篇文的粉絲了,別學某些作者的NC粉可以嗎,原耽圈就是被這些飯圈糟粕攪得烏煙瘴氣。
現在Lofter上自稱原耽女孩的那些人真有老二刺猿內味兒,看得我都反胃了,還是那句話:少撕逼,多看書,對你們沒壞處。
別幾年過後一回首,恨不得掐死現在的自己。
)分析完墨燃,現在來分析一下楚晚寧。
楚晚寧,人設挺好,但是後期崩得一塌糊塗,作者自己都沒捯飭清楚自己要寫個什麼樣的人,開頭倒能靠着標籤寫,後期一碰上重要劇情轉折點,就六神無主了,結果大場面里楚晚寧被路人化,感性線里被青春疼痛文學化。
當年初入小說創作的時候有個導師,她對我千叮嚀萬囑咐的一個新手常犯錯誤就是:在設定上貪心,在閱歷上捉急。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很多新人的閱歷儲備是很少的,大文豪寫複雜的人物寫得栩栩如生,是因為他們閱人無數。
文字包裝下是個有血有肉、活過愛過的靈魂,自然邏輯自治、豐滿立體。
但是現在的年輕人對世界的了解大多是書籍和影視作品,並沒有那麼多經歷儲備。
然後,她們在設定人物的時候,又極盡貪婪之能事,任何美好的高貴的設定都要一股腦兒栽角色身上。
自己寫的時候又經常撿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