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 - 第3章

名的魔道祖師,它也沒隔三差五就要強調一下這人是怎麼樣一個人。
一個人的表層人格和里人格,就像是水果的核,圍繞這個的人的劇情和描寫,都是核外的果肉。
如果你要讓果肉都被水果核包着,那多硬啊,誰咬得動啊。
文里比如梅寒雪和梅含雪的雙胞胎互相換班,我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必要,而且這對雙胞胎除了給薛蒙擦屁股,我也沒看出他們的存在有什麼推動劇情的意義。
還有薛家父子的「自戀」,我是真的看不出來,反而老薛在王夫人面前都快卑微成舔狗了,要不是作者時不時就要提醒一下這對父子「會開屏」,我都要忘記他們還有這個設定了。
然後前期的師昧,整個人言行就像是郭敬明小說里跑出來的綠茶婊,面目模糊得很,作者還特別愛描寫他身體各個部位多麼柔美,看得我有些反胃……然後再說最具爭議的角色:墨燃。
我是不明白,作者幹嘛要在開頭寫他去偷小倌財物。
因為這件事,我到現在都對他改觀不了。
我對墨燃不討厭也不喜歡,只能說無感。
0.5特別鮮活,可是1.0和2.0,感覺整個角色就像為了感情戲而被捏出來的工具人和附屬品。
渣的時候就可勁兒渣,好的時候就可勁兒好。
作者自己都掌控不了那種彷彿人格分裂般的過度,只要強行扔設定——設定殺是本文一大特色,總是突如其來冒出一些XX術法(而且很多術法我都看不出除了圓上那段劇情以外有什麼其他存在的意義),XX神器。
墨燃就像是個被設定和劇情牽着走的提線木偶,他自己的人格魅力幾乎為0。
一般被種花之後的套路,不該是主角和這朵花引起的惡念抗爭嗎,不該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之類的嗎?
然而……沒有,墨燃從頭到尾都缺乏主動性,看上去頑劣跳脫強韌,實則對命運逆來順受,被大眾肆意擺布。
看到後面我都不知道他信念是什麼,他堅守的道是什麼,我只看到一個在不同陣營(他娘他師尊的耳語、八苦長恨花)的拉扯間搖擺不定的工具人。
作者把好幾種不同人格(什麼小乞丐、小奶狗、1.0、0.5、2.0)給塞到他身上,讓這個人物顯得如此分裂。
他就像是一個沒有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