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人設和大綱是一個東西] - 第1章

一本很可惜的小說。
我說它「可惜」,是因為它原本可以寫得更好。
這本小說有着優秀的框架大綱和完成度較高的世界觀,可惜最終成品只能說得上是差強人意。
作者有很大的野心,卻沒有與野心相匹配的節奏掌控能力和文字功底,以及對人物性格塑造精準的控制。
原本它有成為經典的潛力,但很遺憾,目前在原耽里它撐死是個二流水準。
先說文筆:這本小說刷新了我對貴圈「文筆好」的認知,不要以為喜歡用比喻句=文筆好,不是的。
本人是極度厭惡那種把語言美完全閹割成骨架子的所謂「極簡風」,網文寫手裡99%的作者都沒歷練沉澱到能把控簡練文風的程度。
網文再怎麼前衛反傳統,也脫不去「小說」這個體裁,文字的美感是必須要有的。
吸引人看下去的能力是作者的文筆素養之一。
然而作者的文筆卻背離「洗鍊」走向另一個極端。
原本應該算很精彩的設定,卻被作者拖沓的節奏和賣弄的修辭給稀釋成了嚼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故事。
這篇文我看了三遍,我看文習慣和普通人不太一樣,第一遍精讀第二遍略讀。
看第二遍的時候發現有太多讓人無法忍受排比和比喻的綴飾。
為啥說它們令人「無法忍受」,因為千篇一律,毫無新意。
而且無論什麼劇情,作者都要見縫插針地強調一下主角的相貌,我起碼看到了幾十次師尊「冷白的手指」「清麗的鳳目」,狗子「濃黑的眉毛」「漆黑的雙眼」,相貌這種東西,點到即止就好,次次都要強調,簡直像有八百個長舌婦在你耳邊嗡嗡這人怎麼怎麼好看,簡直讓人煩躁。
若要談到技巧的層次,最能體現人物情感的不是容貌、神情,而是環境氛圍和內心的呼應、意象的雕琢,然而後者在文中卻匱乏得不行,作者寧願寫師尊臉色青白,也不願意寫他心如刀割,這讓角色的情緒波動顯得蒼白無力,如同無病**。
舉個嚴肅文學領域的例子,張愛玲的第二爐香,形容主人公心如死灰,乃是「他像一個回家託夢的鬼」「宇宙的黑暗進到他屋子裡來了」。
描述痛苦、悲切之內刀扎般的情緒,《二哈》這本書里卻全是套路三板斧,要麼XX的眼神里噴發出瘋狂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