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過》[饒過] - 第2章 惡眠

孟霖沉默許久,倏忽笑開,鬆開了封心。「啪嗒」聲很清脆,封心散在風中。「我常羨慕師姐天資過人,就是方才也想一戰高下,可現在……」她無奈地笑着攤開手,「我不再這麼想了。」

「我很喜歡封心,可我至今仍不夠資格成為它的鞘,但師姐你不一樣,」孟霖走近華辭,「你永遠不會成為他們口中的魔頭。師姐所做一切,我不怪你。」華辭聽得很認真,她沒有打斷孟霖,若仔細看看,她的指尖在發顫。

孟霖在她身前站定,眼神認真而篤定:「修真界曾負你,俗紅塵也薄你,合該由着你討債。」她伸手輕抱住略高於自己的師姐,仰頭看着她時,眸子里還有些童真。

華辭目光觸到那一抹童真時,喉間忽地升起哽咽,眼尾有些紅了。

「可是師姐,你繼續下去,會忘了我,忘了師尊,也忘了你自己。」華辭啞然,她早已失了劍心。孟霖燃盡生命血肉築就封心大成,如曇花一現,在此刻也碎成點點熒光。

華辭似乎有些麻木不仁,可孟霖瞧見了她眼裡褪不去的深邃痛苦。

孟霖將封心劍鞘自腰帶解下,放在她手心,難過地說:「師姐,你是虎戈的鞘啊,」她手虛撫上華辭臉頰,「……回去吧。」熒光似封心一般,隨風消散,獨留華辭一人立在原地。

良久,華辭才回過神,四周早已空無一人。師妹要保護的那些人,全都逃了個乾淨。

人啊,極易觀其容,最難窺其心。

華辭踏血轉身,嗤笑一聲,卻又潸然淚下。她還是回身拾起封心劍柄,與劍鞘一起握在手心。

夕陽灑下,照的是天涯客,殤的是斷腸人。

華辭覺得心好冷,她在原地又停了幾許,方才邁步往前走。

「傻子。」她回不去了,自父死師殞始,至同門相殘終,她從未有過退路。而這句傻子,也不知罵的是誰。

夜幕掩下血色景象時,昆崙山上清境的府門被人推開,華辭袍擺浸血,渾渾噩噩地走進來。她才近幾步,眼中便映出一個身材修長,容貌昳麗的男子,他一身天青色長袍,袍擺幾乎逶迤在地,綰着長發,高束馬尾;腰間佩劍,鞘身雪白,上刻二字——山雪。

男子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