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過》[饒過] - 第10章 泠鳶

那公子吃了癟,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將摺扇收起,「啪」的一聲,將孟霖小小地驚了一氣。

華辭捏捏小朋友的手,胖乎乎的,眼底溢出點笑意,在對上面前的人後消失殆盡:「怎麼?閣下當我不存在么?」

她眼裡有着戒備,這個人,不容小覷。

公子才支楞了一會兒便訕訕地賠笑,淺淺作揖:「當然不是。只是這個小不點……招人疼得緊,逗逗她罷了。」

孟霖顯然不信,仰頭瞪着他不說話。

其實他的身量很高,比起華辭也高半頭,更不要說小孟霖了。

但華辭的實力,讓她的氣勢仍舊擺在那裡,讓普通人不寒而慄。

可這位公子顯然不是普通人。

他順手摸了把孟霖的頭,嘖嘖稱奇:「果然很軟啊。」

孟霖臉色鐵青,一直靜默的封心蠢蠢欲動,劍靈散發的威壓沉重而攝魄,足以讓下游的修士膽寒。

公子見好就收,半舉起雙手作投降狀,算是變相服軟了。

他仍舊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極其欠揍:「二次見姑娘,卻還不知姑娘名諱,不知是否有幸得姑娘相告?」

孟霖微微愣住,轉頭看向華辭:「師姐,你認識他嘛?」

華辭並不是很想承認自己見過這個自戀狂,但出於不能騙小孩的原則,她妥協了:「之前有過一面之緣。」

「噢……那也不算認識呀。」孟霖略微思考後,得出結論。

「如何算不得?你師姐還給本公子蓋了印呢!」那人大言不慚地回懟孟霖,將孟霖給嚇得不輕。

小朋友幾乎是僵硬地看向自己的師姐,華辭對上她投來的目光,驚懼、懷疑、還有些意味不明的笑意。

華辭頭皮發麻。

「胡言亂語!」她氣得找不出話來反駁他。

孟霖做了一番心理對抗,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師姐,對他怒目而視。

而泠鳶選擇無視小屁孩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