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過》[饒過] - 第1章 前塵

華辭冷漠地注視着身前單膝跪地,撐劍喘息的女子。她一身青衣勁裝已是略顯襤褸,若非衣色暗沉,怕是滿衫緋紅了。她忍了半晌,將喉中逆血咽下,也不看華辭,面容蒼白,有些頹喪地垂首道:「是孟某輸了,聽憑姐兒發落,」她闔上淺紫色的眸,「還望姐兒放過他們。」

華辭扶着虎戈細刀的手頓了頓,白衣染血的女子嫣然一笑:「霖兒如此說,倒顯得我不夠大度。」她縴手抬起,向下輕輕一覆,四周近十萬的傀儡大軍轟然倒下。孟霖身後是臨川二十四城的倖存百姓,其中不乏修道者。一人見華辭撤去傀儡術法「烽火怨」,便瞬時拔劍,飛身猛攻向這個殺人魔。

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這些人只識當道惡人華辭,卻不認得她曾是崑崙派最為傑出的弟子。孟霖來不及阻攔,只聽得一聲冷笑,虎戈寒光乍現:「找死。」

那人連劍一併被虎戈齊腰斬斷,雙眼驚恐瞪大,右手還緊攥着劍柄。孟霖向身後的人喝道:「都別動!」她轉向隻身一人的華辭,眸中帶着懇求。孟霖抬起封心劍,抵在自己脖頸,語氣軟下來:「華辭,孟某一生最愧對的人便是你。今日,我一人死便足矣,該贖罪的人,除我以外,早便死了。這些人儘是些平民散修,也未曾參與謀害華先生一事,放了他們吧。」

華辭姣好的面容在此刻變得猙獰,虎戈猛顫起來,殺意凜冽。她沒有再笑,只冷冷問:「那麼孟霖你,便做了什麼嗎?」孟霖未及開口,便見華辭瘋魔般拊掌笑將起來:「諸位既想在我手底下活着,想得那一線生機,」她眯起眼,「便殺了我。」

此言一出,那些人哪裡還沉得住氣,不知是誰帶頭罵了一句:「該死的魔頭!你定要下無間地獄!」

「傀儡已經死了,她隻身一個人,我們一起上,打殺了她!」

「殺千刀的殺人魔,你還我娘命來!」

而後叫罵聲如頃海之浪,壓得孟霖喘不過氣,她駭得面容愈加蒼白,強撐起身,抬眼便見華辭亦是臉色慘然,卻仍促狹勾唇,笑得很邪肆:「罵得不錯。」

下一瞬,虎戈寒刃自下而上撩起,空間動亂,有些人被風刃絞得身影不見,更有些人直接被捲入虛空,三魂六魄都無處去尋。孟霖方才與機甲纏鬥,已無多餘力氣,她拽住一個修士,急聲勸道:「不要過去!」可那名青年修士搖了搖頭:「孟仙君,您是大能者,可我們只是普通人啊。此時不奮起殺之,我等都要死。」話罷,他將已在自己小臂上抓得勒出血痕的手緩緩扯下,縱身赴向刀光。

孟霖眼瞧着這血色的人間地獄,封心劍無力垂下。她十歲時,便至劍道臻境,做了這臨川的君護。

如今,也有七年了。她緩緩閉眸,心中嘆道:三年啊,竟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