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校花反舔,我膨脹了》[讓校花反舔,我膨脹了] - 第1章 慘遭校花打臉

技術學院畢業的的那一天,成了林小喜凡最夢魘的一天!

有道是,畢業季,就是學生情侶分手季,即便是不分手,從此天南海北各奔前程,很多感情經受不住時間與距離的雙重考驗。

悲催的是,林小喜不存在分手,因為他壓根就沒有把對象追到手。

更悲催的是,做舔狗四年,兼職打工掙錢,送花送禮物請吃飯看電影,倪小慧一概不拒絕,卻總是與他若即若離,看似觸手可及,其實兩個人的心隔着一個太平洋。

離校的那天晚上。

林小喜精心設計了一個求愛儀式。

用一千隻玫瑰,在倪小慧的樓下擺了一個漂亮的心形,再點上心形的蠟燭。

手捧鮮花站在造型旁邊,靜靜等待倪小慧下樓。

求愛儀式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圍觀眾人紛紛議論。

「這年頭擺心形玫瑰求愛儀式太LOW了,簡直土掉渣了。」

「你懂什麼?儀式不重要,求愛的真心才重要,我看就挺好的」

…..

等了十幾分鐘。

女主角倪小慧不緊不慢地下樓了。

下樓的倪小慧身穿體恤衫,牛仔短褲,腳上穿着涼鞋,嘴裏叼着一隻雪糕,邊走邊吃。

這身打扮……

圍觀人群發出感慨:「完了,女孩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嘛!」

「別急!看熱鬧而已,你還嫌事大嗎?」

林小喜見到倪小慧。

激動的心禁不住狂跳,嘴角微微顫抖地喊了一聲:「倪小慧。」

剛要往下說,就把想好的話咽了回去。

只見倪小慧徑直走向心形玫瑰。

用腳將玫瑰與蠟燭一個個踢開,玫瑰凋零了,蠟燭也熄滅了。

現場一片凌亂……

毀掉求愛現場,倪小慧頭也不回地轉身準備上樓。

只留下一句話。

「都散了吧!就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說完,扭頭輕輕瞥了一眼林小喜。

眉頭微蹙,平靜地說道:「夢醒了,回家洗洗睡吧。」

說完,轉身上樓了。

只留下林小喜在風中凌亂……

眾人的鬨笑聲中。

林小喜已經找不着北了。

一臉懵逼的林小喜垂頭喪氣地站在夜晚的風中。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麼?」

好一會兒。

他才緩過神來,將手中的捧花隨手丟在地上,漫無目的地走出校門,垂頭喪氣地走在大街上。

只顧想心事了,沒注意腳下。

遇到一個淺淺的水坑,正好踩在上面!

腳下一滑。

只聽撲通一聲。

林小喜一個嘴啃泥倒在了地上!

此時一輛汽車正好貼着他的身邊通過,車速很快。

呲的一聲。

濺起的水花,夾帶着泥水,不偏不倚地給他來了一個全覆蓋!

最可氣的是。

汽車沒有減速,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揚長而去!

等一身泥水的林小喜爬起來的時候,車子已經不見了蹤影。

淌了一身泥水的林小喜別提有多狼狽了!

臉上的泥水向下流淌,頭髮全**,衣服也被弄髒,不成樣子。

很像一隻落水的長毛狗,別提有多狼狽了!

街上的行人,忍不住發出一陣陣鬨笑。

林小喜顧不上生氣,尷尬的有一批,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好在他反應快,迅速爬起來,快速脫下上衣。

蒙住頭邊擦水邊跑,快速離開了是非之地。

跑到一個僻靜的街道。

林小喜眼淚都快下來了!

心中暗罵。

「老天爺,你也太欺負人了,攢着一個人欺負,好玩嗎?」

……

回答他的。

只有路邊楊樹被風吹起的樹葉莎莎聲。

此時的林小喜,腦子一片空白,越走越遠,直到走累了才停下。

又累又渴。

環顧四周。

前方不遠處有一個小超市。

邁着疲憊的步伐走向超市,要了三根火腿腸一瓶飲料。

超市的收銀員是個微胖的美女,圓圓的臉上,笑起來有兩個淺淺的酒窩。

見林小喜如此狼狽,強忍住笑問:「現金還是掃碼?」

林小喜白了她一眼,默默掏出手機掃碼。

叮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