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守寡》[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守寡] - 第8章「姐妹情深」

八月廿五,按照大燕的習俗,是顧綿回門的日子。原本這一日,是該英王魏階與王妃顧綿共同回兵部尚書府,拜訪顧文業和秦氏。

可那人連新婚之夜都不曾來過,顧綿也壓根沒奢望他會跟着去回門這麼麻煩的事。

一早,顧綿就起了床,着玉竹挑了一件既端莊素雅又不失大方的衣裙,自然仍是英王府先前給備下的。

別的姑娘出嫁了回府,那是與爹娘敘舊,與姐妹團圓,她出嫁了回府,那可是要去打一場硬仗的,這排面可不能丟。

以前在顧家,顧錦怎麼褒貶她,那些話她可都記着呢。她這人雖也不是多好面子,可人活着,總得有點傲骨,她顧綿不是什麼金貴命,可也是個人。

她就是要穿好的戴好的,風風光光回去。哪怕是自己回顧府,也定要是光鮮亮麗,讓人挑不出一點毛病來。

顧文業和秦氏決定讓她充數嫁給魏階的那一天,她顧綿與顧家的情,就算是從根上斬了,當初不念及骨肉親情,這會,也就別怪她不給面子。

「別戴這支簪子。」顧綿從銅鏡里看到玉竹給她挑了支玉簪帶上,抬手自己摘了下來。

「王妃恕罪,奴婢這就換……」玉竹還當是自己沒選好。

誰知顧綿下一瞬又笑了:「不關你的事,這簪子是從顧府帶來的,我今日不想戴,今日,都戴王府里先前給我準備好的。」

「王妃瞧瞧,這回如何?」

顧綿起身,又轉向一旁的落地銅鏡,隱約能瞧見自己的身影,倒是比在顧家時候,看着氣色好多了。

「哎對了,成親那天,是不是給送來一個什麼寶貝盒子?」

「王妃說的是那隻玉鐲子吧?成親那日,王管家送來的。」

「對,就是那個,拿來我瞧瞧。」

她隱約記得,說那鐲子是英王給的,既然是魏階給的,估計是好東西,別的時候可以不戴,但見秦氏,一定要戴上。

秦氏那人最喜歡和人攀比,要好好氣氣她,顧綿心裏才舒服。

不一會玉竹就拿來了,顧綿打開瞧去,果然是個好鐲子。

水潤透亮,只泛着一點點淺淺的青色,倒幾欲透明,摸上去略有些冰涼,顧綿猜側,也許就是她師父曾說過的什麼冰種的玉鐲子吧。

她取出來,小心戴在了手腕上。

「王妃的手腕可真細,奴婢聽人家說,玉鐲都是認主人的,王妃既能戴上這個鐲子,興許就是和它有緣呢。」

顧綿連忙擺擺手:「可不敢這麼說,這可是王爺的東西,跟他比較有緣。」

要是魏階不幸活不過兩年,大概就和她有緣了吧……

一切都打點妥當,顧綿又檢查了一遍要送給顧府的禮物,確定都沒什麼問題了,這才領着玉竹從停雲軒出來,往王府門口走去。

卻是沒想到,到了門口,竟遇到了褚楓。

「褚侍衛,怎麼不在王爺跟前,在這呢?」

褚楓連忙行禮,心想「我每天在你跟前的時間比在王爺跟前還多」,只是面上沒什麼不正常,回話道:「王爺命屬下在此等候王妃。」

「等我?」顧綿沒懂。昨天不是都商量好那個「瓮中捉鱉」的計划了嗎?還找她幹嘛?

「是,王爺請王妃上馬車,屬下護送王妃回顧府。」

顧綿看看玉竹,玉竹垂着頭,她又看看褚楓,褚楓也低着頭。

奇了,魏階竟然還知道今天是回門的日子?她還以為她這位王爺夫君,壓根沒當自己成親了呢。

「王爺有此心,我真是太感動了。辛苦褚侍衛了。」

反正不能拒絕,想東想西的,還不如就這樣算了,沒有魏階,魏階身邊的頭號侍衛,也算撐場面了。

顧綿這麼想着,便往馬車走去,由玉竹扶着,登了上去。

「啊!」

「王妃怎麼了?」

這忽然的一聲把玉竹嚇了一跳,她連忙去扶,卻見顧綿坐在馬車前轅上,驚恐地看着裏面。

「王妃……可有事?」

裏面的聲音略顯虛浮,卻又還算平穩。

玉竹卻登時唬得連汗毛都立起來。

不只是她,顧綿感覺自己剛嚇得心跳都要停了,誰能想到撩起馬車帘子,裏面還坐了個人呢?

「你……你,不是,王爺怎麼在這?」

魏階似乎覺得她這個問題有點好笑:「王妃今日不是要回府嗎?」

「你也回?」顧綿一時情急,連敬稱都忘了。

只是魏階好像一點都不在意:「本王,不該前去拜訪嗎?」

好像是應該的啊……

不對啊!新婚之夜你也該洞房啊,也沒見你來啊,這會怎麼又開始守禮了?

可顧綿不敢問出來。她由玉竹扶着起了身,拍了拍裙子,重新進了馬車裡。

外面的褚楓撇了撇嘴,心道他們王爺可真會辦事,他要是王妃,估計也得嚇個半死。

馬車裡,顧綿縮在角落裡,小心謹慎地讓自己盡量離魏階遠一點。

第一次與魏階擠在這麼小一個空間里,顧綿有點緊張。她一緊張,兩隻手就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