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守寡》[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守寡] - 第6章 賊喊捉賊

顧綿大駭,這深更半夜的,誰跟她一樣,黑燈瞎火來藏寶閣呢?

難不成王府遭賊了?

她連忙後退了幾步,看見旁邊有個小箱子,就一個閃身,藏到了箱子後面。

那個「賊」果真上來了,他設備還挺齊全,竟是從懷裡拿出一顆夜明珠來,似乎是熟門熟路地,就舉着夜明珠往一個放置小件物品的架子走去。

顧綿從箱子後探出腦袋來,看見那人站在架子前,似乎是在找什麼東西。

那人好像絲毫沒有意識到這屋子裡還有另外一個人,誰又能想到,一個藏寶閣,一晚上能遭兩個「賊」呢?

顧綿看那人好像是要拿什麼東西,一時皺了眉。

這的東西可都是魏階的,魏階要是真撐不住了,這東西就是她的。這賊膽子也太大了,敢來偷她的東西!

她這麼想,便覺得自己守衛這些寶貝義不容辭,刻不容緩。

反正她是王妃,就算被發現了,她也可以胡扯各種各樣的理由,她怕什麼?

於是她看那人似乎要將一個盒子搬走之際,突然抽出軟劍飛身而上。

那人哪想到竟然還有別人在?憑着本能躲過一劍,看到對方也是一身黑衣,只以為是另有賊人,連忙就想跳窗先溜。

可顧綿都現身了,哪能讓這人就這麼走了?

她與那人過了兩招,眼見他又要抓住機會翻窗逃走,便一劍挑出,直接將那人蒙面的黑布挑了下來。

放在架上的夜明珠發出的一點微弱的光芒里,顧綿震驚地看着王管家那張白天才見過的臉,出手慢了一瞬,讓他跳窗跑了。

黑衣大盜竟然是王管家?這王府的下人,難道真的沒有正常人嗎?

只是還不待顧綿細細思考這巨大轉折是哪出了問題,便已聽見外面響起了王府侍衛的聲音。

好個王管家,給她來賊喊捉賊這一套!

顧綿冷哼了一聲,立時收起軟劍,自後窗奪路而走。

她才回停雲軒不久,就聽見外面傳來玉竹匆忙迎人的聲音。

王府遭了賊可是大事,驚動了不少人,褚楓和王管家正帶着人在各個院子排查。自然也就查到了顧綿這。

玉竹自然說王妃早已睡了,只是王管家卻面露猶豫之色,直道,恐怕賊藏在停雲軒,會威脅到王妃安全。

玉竹一個小丫頭哪能攔住那二位?

不過幾句話的功夫,褚楓和王平領着的人便進了停雲軒的院子,挨個房間查看。

原本睡下的下人們也都驚醒了,紛紛立在廊下,不知這是什麼狀況。

王管家面色凝重,連查了許多間屋子都沒有異樣,就只剩王妃住的正屋了。

王平此時早換好了平日的衣服,他略一思忖,只覺方才那個黑衣人身形瘦削,倒也可能是個女子,便作勢要連正屋也查一查。

「王管家,王妃已睡下了,這般打擾,恐怕不好吧……」玉竹見他要上前,連忙攔着。

王管家畢竟是男子,深更半夜,哪能隨意讓他進王妃的屋子?

只是王管家心急,想要立時糾出那個黑衣人來,便也顧不得許多:「王府夜裡遭了賊人,倘若藏在王妃的屋子裡威脅王妃,你們擔負得起責任嗎?」

玉竹還想再說什麼,只是王管家卻一把將她拉到了邊上,作勢就要推門進去。

這時候,顧綿慵懶的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什麼事啊?大半夜的讓不讓人睡覺了?」

玉竹連忙回稟:「王管家和褚侍衛說王府里有賊人,要查一查。」

「查就查唄,怎麼我停雲軒還能藏賊不成?」顧綿打開門,已是穿好了一身家常的衣裳,因夜裡天氣涼,還特意披了一件薄披風。

不就是換衣服嗎?誰還不會了?

「王府夜入賊寇,驚擾王妃休息,是屬下辦事不利。」王平連忙行禮,又暗暗抬頭,打量顧綿可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顧綿冷眼看着他的樣子,哪能不知道他心裏怎麼想的?

她一下子讓開門去:「不是要查嗎?玉竹,點燈,讓王管家和褚侍衛領着人好好查查,可千萬別查漏了。」

「王妃既無事,自然也就不用查了,屬下這就去下一處。」褚楓聽出了顧綿話里的怒意,想緩和一下。

誰知顧綿並不領情:「褚侍衛着急什麼,來都來了,查清楚啊,不清不楚的,平白惹人懷疑不是?」

她說這話時,卻是坦蕩地看着王管家。

這一說,褚楓也沒法推脫了,只能和王平帶着人把主屋也查了一遍,確實沒有問題,這才又帶着一大幫人離開了。

顧綿一直盯着王平的背影出了停雲軒的小院,這才扭身回了屋子。

玉竹自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