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守寡》[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守寡] - 第1章 天賜「良緣」

興元十七年,秋。

上京城內已有樹木初露凋零之態。天氣陰沉,時有西風陣陣,街上行人已覺涼意。

而寧安街上,此刻卻是敲鑼打鼓,與這寒涼的天氣格格不入。

長長的隊伍從寧安街南邊來,一路往北,隊首的那輛裝飾得金碧輝煌的馬車已將過了寧安街往東走了,隊尾抬着各色寶箱妝奩的隨從還沒從寧安街西邊的午後巷裡轉出來。

圍觀的百姓嘖嘖稱奇,有那家裡人在貴人家做事的,知道得多些,便向旁邊的人道:「這是東城裡的英小王爺娶親呢!」

旁人自然問他:「娶的是誰家的小姐?」

那人便又道:「乃是去年擢升了兵部尚書的顧大人家的小姐!」

圍觀的人自都驚嘆不已。這一個是英王府,一個是兵部尚書家,該是何等顯赫!

有瞧熱鬧的孩子,看見那坐着新娘的八台大轎自前邊經過,興奮得手舞足蹈,隊伍里吹拉彈唱的,更是賣了命般扭動着身體,果真是上京貴胄的排場。

而此時,正坐在轎子中的顧綿,撩起蓋頭,打了個長長的哈欠。

到底是小王爺娶親,便是個沒權沒勢的病秧子,排場也是一般人想不到的大。

可又有什麼用呢?

看熱鬧的人不會知道,英小王爺十年前就死了爹娘,每天靠不知凡幾的金貴藥材吊著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一命嗚呼。

看熱鬧的人更不會知道,嫁給他的顧家嫡女其實是個養在鄉下的野丫頭,從小沒了娘,回京才兩年就被當作籌碼送出去了。

顧綿兀自冷笑了一下,畢竟在世人眼裡,她那個拋妻棄子的爹可是個能力卓著家庭和睦的大好人呢,誰又能相信這十里紅妝背後竟是一地雞毛呢?

長長的隊伍走過了寧安街,往東拐入了東渠街,東渠街再走不多遠,就是英王府。

顧綿坐在轎子里,估摸着過了寧安街了,又重將蓋頭放了下來。

她想起了今日出門前她那名義上的「親娘」的「諄諄教誨」。

什麼到了王府要盡心侍奉王爺,什麼處理府里的事情要思量周到,那些面子上的話自不必說了,她只記得人都走了,只余她倆在屋子裡,那秦氏立了一對眉,指着她的鼻子訓斥:

「王爺是個金貴人,你一個粗野丫頭,得了這大好的機會,可多虧了你爹在皇后娘娘面前美言,你如今去了王府,倘若有點眼色,就該記着顧家待你的好!」

蓋頭下的顧綿翻了個白眼,顧家待她的好?那可是說都說不完!

她爹十五年前進京趕考,留她娘親無錢治病,死在了寒冬里。原以為等她爹回來,一切就又能好了,誰知過了兩年,竟然收到京里消息,說他爹已經另娶了!

顧文業聽說自己髮妻因病亡故,反如得了自由般在京城娶了富貴人家的女兒,天底下哪有這樣的爹?

她與張嬤嬤在青州相依為命,好容易長到了十五歲,誰知這時候,京城竟然來了馬車,又說要把她接回家去。

顧綿還當她那個渣爹良心發現了,要補償自己欠下的債,等來了京城才知道,好嘛,人家家裡父慈子孝的,接了她來,是等着讓她代替秦氏生的那個妹妹進宮呢!

她在顧家頂着個嫡長女的名頭,過得連她那妹妹顧錦身邊的丫頭都不如。

秦氏打得好算盤,等她一進宮,不出兩年,怎麼也得死於非命,到時候,她娘唯一的血脈也沒了,她們娘倆就跟從沒到過這世上一遭一般。

可誰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皇后娘娘不知道怎麼了,突然要作主給英小王爺娶親,她這個頂包的,沒頂成宮裡的娘娘,反成了王妃。

只是這王妃也好不到哪去。

顧綿還記得,賜婚的旨意下來那天,她妹妹顧錦屈尊降貴趾高氣昂地來了她的破屋子裡,捏着一柄團扇笑得花枝亂顫:

「你別以為你當了王妃就是枝頭的鳳凰了。那英小王爺纏綿病榻,連路都要走不了了,等着吧,不出兩年,你顧綿,就是空有個王妃名頭的寡婦了!」

「呸!」顧綿輕啐了一口。

寡婦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