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才天驕》[全才天驕] - 第4章 ,未越雷池一步

夏風耀一眾夏家子弟,手忙腳亂的衝上前,有的拿滅火器,有的直接拿起桌上的飯碗盛水救火。
然而,當夏家眾人忙成一團時。
楚封信手拿起桌上一瓶開封的茅台,朝着火團一澆。
高度的白酒拋灑而出,接觸到火星的瞬間,火勢暴漲,無人再敢靠近!
沒救了!
「楚封,你個混蛋,你都做了什麼?」夏風耀手中的滅火器脫手落地,朝着楚封咆哮道。
「畢竟我送的是地攤貨,難登大雅之堂。」楚封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夏風耀咬牙切齒的盯着楚封,一時間說不出話。
首位上的夏老太太,痛心疾首,剛才她都做了什麼,到手的寶貝,白白讓她斷送了。
「滾,滾出夏家。」夏老太太拍着座椅扶手,顫抖着聲音喝道。
「我們走。」
楚封一把牽起呆若木雞的夏夢雪,在眾人仇視的目光下,徑直離開了夏家別墅。
……
當楚封和夏夢雪回到家時,已是傍晚。
龍城五環外一棟老小區房屋內。
一回到家,夏夢雪的母親知曉,她們家那一點微薄的股份被剝奪後,直接大發雷霆。
夏夢雪為了避免殃及池魚,帶着楚封走到陽台。
「本來日子就過的緊巴巴,現在公司股份沒了,日子也沒法過了。」江菱在屋內大肆咆哮,轉頭,看着坐在沙發上鼓弄古玩的夏國遠。
「一天到晚,你就知道弄你那破古玩,現在整個家都快被你爸招來的上門女婿弄垮了,你還有心思玩?」
「老娘我當初就是瞎了眼,才會嫁給你這個窩囊廢,如果不是你沒本事,老爺子會讓夢雪嫁給一個廢物?」
「看看你們夏家三兄弟,誰不是豪車別墅,就我還跟你蝸居在這沒電梯的破小區里,跟着你老娘我就沒過上一天好日子。」
穿着一身白襯衣,帶着眼鏡的夏國遠,低頭搗鼓着古玩,對於江菱的怒吼,彷彿已經習慣一般,不予理會。
「老娘讓你玩。」
見到夏國遠無動於衷,江菱更是怒火上升,一把奪過夏國遠手中的字帖,滋啦一聲,將其撕成兩半,猛地砸在夏國遠身上。
「夏國遠,老娘告訴你,現在就去和老婆子說清楚,讓夢雪和楚封離婚,讓那廢物離開我們家。」
夏國遠看着被撕毀的字帖,心中怒火中燒,想發怒,但見到如同一隻暴走的獅子的江菱,瞬間沒了脾氣,滾了滾喉嚨,怯生生的說道:「夢雪的婚姻,當年爸特意囑咐過,不能離,現在離的話,會讓龍城的人看我們夏家笑話,媽是不會同意的。」
夏老太把面子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根本不會同意離婚的。
「我!」江菱指着夏國遠,氣得渾身顫抖,最後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在地上撒潑打滾。
「哎呀,我不活了……嗚嗚。」
「哎!」夏國遠重重嘆息一聲,他何嘗不想自己女兒能過上幸福生活,但這是老爺子的遺命,誰敢不從?
「好了,你們別吵了。」
「福利院的事情,我不會拿家裡一分錢。」
站在陽台的夏夢雪實在忍受不了了,拉着楚封,走進客廳,當著二老的面,將手舉起:「我和楚封的婚約,是爺爺的遺命,這輩子我絕不會離,他楚封就算在沒出息,我夏夢雪認了。」
「楚封,如果你不想在讓我受委屈,那請你拿出一個男人的擔當。」
她曾經也思考過和楚封離婚,但她不能,爺爺的遺命,如同緊箍咒一般,死死的束縛在她身上,並且,她好像對這個睡在她床下兩年的男人,產生了情愫。
「他一個蹭吃蹭喝的混蛋玩意,拿什麼擔當?」江菱坐在地上,指着楚封,唾沫橫飛,大有一副潑婦罵街的意思。
「我會給夢雪幸福的。」楚封堅毅的說道,每個字都發自肺腑。
當她牽起自己手那一刻,他會給夏夢雪一個未來。
「我等着!」夏夢雪深深看了眼楚封,轉身走進了房間。
「你個廢物,別高興的太早,只要老娘我有一口氣在,一定會讓小雪和你離婚。」江菱站起身,惡狠狠的說道,如果不將楚封趕走,她想依靠自己女兒過上奢侈生活的計劃就得泡湯。
楚封沒有接話,這兩年,他早已習慣了江菱的撒潑。
沒有理會江菱,楚封轉身走進房間。
當他走進房間時,夏夢雪側躺在床鋪上。
楚封嘴唇幾次想開口,卻還是忍住了,微微一嘆,走到衣櫃前,拿出一套被褥,在床鋪旁打起了地鋪,雙手托着腦袋,躺在地鋪上,看着天花板搖頭苦笑。
結婚兩年,雖同居一室,但從未越過雷池一步。
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楚封連夏夢雪手都沒碰過。
這要是傳出去,讓地下世界那些大佬知道,非得笑掉大牙不可。
幾經周轉,楚封緩緩閉上眼目,睡了過去。
「你母親是不祥之人,你是不祥之子。」
「給我滾出楚家!」
父親厲聲呵斥,他的繼母,黃家那個女人落後半步,摺扇遮面,眼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