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瑤小說現在看狗血又三觀不正》[瓊瑤小說現在看狗血又三觀不正] - 第5章

自己的審美,而不是從學生主角視角的「成人標誌」。
因為配角長輩們已經擁有成年人的地位了,這些設定更多是美學傳承,衝突感削弱了很多。
比如戴安的家是地板上蠟發亮、有壁爐和吊頂的小洋房;媽媽是旗袍設計師,喜歡收集扇子,愛吃西餐一年四季根據季節喝不同的咖啡;小姨是心理諮詢師,喜歡收集手串;父親出國繼承遺產,以前經常自己親手上山摘花送給戴安媽媽,在戴安和朋友打鬧時說:「西餐廳是高雅的地方,不得粗魯。」
戴安穿長裙時讚美她高貴;戴安和小夥伴去祖母的廚房一邊自己做披薩一邊練英語;學校引進國外校懂制度還在校園中心建了小於廉撒尿噴泉引發爭議;大家喜歡過聖誕節開化妝舞會,辦女生節特別活動。
另外《假小子戴安》我覺得最有爭議的是性別觀和對暴力的理解。
和「假小子」戴安相對的是「娘娘腔」李小俊,老師故意利用戴安的厭噁心理讓她和李小俊做同桌,幫助李小俊「蛻變」成男子漢。
方法是每次李小俊有翹蘭花指或者擦香水等「女氣」的行為時,戴安就會生氣揍他,揍多了李小俊就不敢了,成為了「正常」的男生。
小時候看的時候並沒有注意,也許是因為武俠劇很流行,各種打鬥行為都覺得正常。
現在再看利用一個學生的暴力行為幫另一個學生「矯正」,這不僅僅是老師對校園暴力視而不見,而是打着為你好的旗號故意煽動校園暴力。
想起新聞里報道有些父母會送子女去「戒網癮學校」接受電擊和毆打治療,現在這種新聞偶爾也會登上社會熱點。
一個人行為「錯誤」,家長可能認為是因為受到的攻擊懲罰不夠,所以故意給他增加更多的攻擊讓他認清現實並屈服?難道不應該探究背後成因並對症下藥嗎?
何況網癮和「娘娘腔」還不一樣,網癮和賭癮是難以控制會傷害自己和家人,娘娘腔害到誰了?
書里寫李小俊是因為和媽媽生活沒有男性榜樣所以性格才這樣,雖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