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瑤小說現在看狗血又三觀不正》[瓊瑤小說現在看狗血又三觀不正] - 第4章

個成年人如果意見不同,不會輕易以老師的身份去教導他命令他改正。
只會覺得道不同不相為謀,或者當成對手去攻擊令他屈服。
而孩子大家認為他還在成長,是會聽從教導,那麼先前的「錯誤」都可以改正。
但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希望自己被當成成年人對待,他們不喜歡自己的感情被大人不當一回事,自己的理想被當成中二幻想,自己的「錯誤」被大人當成玩笑一筆勾銷,所以他們必須犯一些成年人特有的錯誤,比如「墮胎」「嗑藥」,這些青春疼痛文學的標誌像是加入黑幫的人必須先殺人留下自己的污點,宣告世人:「這事兒我已經犯了,可以接納我了吧?」
看歐美的青春劇這個特徵尤其明顯。
一開始覺得「這麼亂的嗎?
感情線全是排列組合,一個眼神說睡就睡?每天嗑藥跟發神經一樣?一定有喝酒特寫?」不同的文化給不同「成人標誌」的權重也很不一樣。
喝酒情節尤其明顯,因為歐美很多地區二十一歲以下禁酒,所以影視主人公只要偷偷躲起來喝一口就能顯示他的叛逆精神。
但中國沒有這麼嚴格的年齡限制,還有勸酒文化,拍一個人會喝酒的鏡頭觀眾不僅不會覺得你有多超凡脫俗的叛逆,還會覺得你積極上道。
除非喝酒的背景設定是在酒吧迪廳,但那是因為未成年不應該出現在這些場所才顯得叛逆,而不全是喝酒本身。
當時的各種甜寵文里大量出現的奢侈品豪宅豪車,還很流行「同居」梗,結尾往往是初(高)中生們訂婚或結婚的盛大儀式,撇開到沒到結婚年齡不說,「同居」意味着脫離父母管束,「奢侈品」是對財務自由的幻想,「訂婚結婚」更是被社會正式認可的標誌。
如果文中沒有這些標誌,作者讀者潛意識裡覺得還是寫了個家家酒不正式。
雖然現在看來有這些浮誇的設定才是幼稚的象徵,拍的電視劇也早不是《公主小妹》,而是貼近校園真實生活的耿耿余淮和林楊余舟舟等。
楊紅櫻的小說這些元素基本沒有,有很多「小資」情調的設定,用來對抗所有人統一着裝不能有單獨個性的年代,是屬於她自己的叛逆和嚮往。
但因為是從配角老師長輩的視角來寫,更多是為了展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