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瑤小說現在看狗血又三觀不正》[瓊瑤小說現在看狗血又三觀不正] - 第2章

習機器將來會讓父母老師社會失望,假小子和娘娘腔是性別意識錯位必須被糾正,對男人味和女人味的定義也很單一。
其實這些應該不僅僅是她個人的觀點,也是當時走入新世紀社會興起的潮流具體映射到個人的體現。
對素質教育和應試教育的爭論又被推到了風口浪尖,流行類似1992年中日夏令營的段子: 中國孩子死讀書個個嬌生慣養,日本孩子懂實踐有禮貌還吃苦耐勞。
呼籲重視「男孩危機」,害怕男生被嬌養沒有陽剛氣,認為統一的校服不利於塑造性別概念。
就像瓊瑤為了對抗集體主義的壓迫感而拚命突齣兒女情長的重要地位一樣,可能是因為當時人們對好孩子只局限於聽話成績好,活潑一點成績差一點就被定義成「壞學生」,所以站在潮流前線的楊紅櫻必須為他們正名在書里給他們補償一個好結局。
但實際上楊紅櫻很喜歡提的「壞小子」,更符合現在對「小大人」的定義,都是指高情商的靈活小孩。
而楊紅櫻書中很討厭的「小大人」,倒是更像人們想像中一板一眼的「書獃子」。
連語意定義都已經時過境遷,更別提流行的觀點了。
再後來電視台流行辦各種選秀節目比如超女快男好男兒,網絡的普及助長了非主流的盛行,很多人喜歡裝扮空間換QQ秀,名字喜歡加上各種符號,到處都是齊劉海煙熏妝松糕鞋女生或者長頭髮斜劉海鉛筆褲男生的嘟嘴自拍。
社會依然擔心學習壓垮孩子,又擔心他們沉迷網吧,還擔心培養出一批「不男不女」的人。
這些問題影響深遠,現在仍然時不時被拎出來說。
但和當年如臨大敵不同,潮流掉了個頭,開始宣揚「哈佛四點半圖書室」「比你有錢的人比你還努力」「九九六是福報」。
另外對李宇春代表的「中性形象」從罵累到習慣,還有人調侃男生穿裙子是「女裝大佬」「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
倒不是說人們開始推崇這些形象設定,只是社會變得更包容一些,用「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的心態去接納。
有人繼續堅持「少年娘則國娘」,也有人支持「花美男」審美。
有人提倡給孩子減負,也有人說不能輸在起跑線。
最主要是網絡提供了細分人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