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之上,囚牢之中》[情深之上,囚牢之中] - 第七章 壞人,不許欺負我媽媽

陸南琛不敢置信的盯着面前那個不過到他大腿高小孩,十分瘦弱的身軀只抱緊了莫翩然,揚起的小臉上儘是警惕。

他正要靠近。

樂樂當即擋在莫翩然面前。

「你要對我媽咪做什麼!」

他聽見了這人凶媽咪,看起來也凶神惡煞的。

即便有些害怕仍鼓起勇氣,眼睛瞪圓了盯着陸南琛。

「壞人!」

哈。

陸南琛眼底泛着陰鷙,渾身上下都是冷意,落在身側的手驟然握緊,指着瘦瘦小小的樂樂。

他盯着那張臉看,再怎麼瞧都跟莫翩然有幾分相似。

「命真大。」

他聲音低冽,像是侵了冬日寒涼。

莫翩然渾身一顫,嘴唇哆嗦着沒有開口。

而陸南琛目光忽然掃過她和徐長風,涼薄的唇扯開。

「莫翩然,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她只能胡亂搖着頭,事到如今已無從解釋。

陸南琛看着她灰白的臉色和默認了的表情,心口一陣刺疼,忽然揚起手一把將樂樂抱了過來。

小傢伙被嚇了一跳,「哇」的一聲直接哭出聲。

「你幹什麼,你放開他……」

莫翩然哪還顧的上其他,生怕陸南琛要傷害樂樂,眼前一片霧氣。

「放?」

他冷笑,「我為何要放。」

「我的妻子出軌在先,暗結珠胎在後,我不過是要做完當年沒成功的事。」

他從得知莫翩然懷孕開始,就想拿掉這個孩子!

莫翩然驚呼一聲,幾乎失了冷靜。

「不可以,陸南琛你不可以……」

卻是徐長風抓着她,俊臉有些陰沉的警告。

「陸南琛你別做讓自己後悔的事!」

陸南琛原已經抱着樂樂要轉過身,陡然聽見他的話,緩緩側回來,眼角餘光都是冷意。

他的手掌落在樂樂小小的頸子上,不顧他哭喊稍稍用力。

「一個野種而已。」

「不要!」

莫翩然掙扎着站起來,眼前儘是霧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