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魂穿三少主,海棠麻了》[卿卿日常:魂穿三少主,海棠麻了] - 第5章 培養海棠管賬,畫個餅先

新川、王城。

新川主書房。

「廉遠堂高」金匾之下,新川主衣着紫色欽湘絲扣衣,頭戴燦金色蟠龍頭盞,裁剪得體的暖紫色葛紗袍,顯得精神抖擻。

兩鬢微白,雙瞳有神,眉宇間流露出尊貴和儒雅,但似乎又凝着一絲不滿。

龍榻之下,恭敬的站着七名年輕男子。

皆是新川主下,各位少主。

「主上萬安!」

二殿下尹嵩領頭,向新川主問候。

新川主尹康眉頭微皺,掃視一圈眾少主,緩緩開口:「老三有多久沒來晨省了?」

眾少主相視幾眼,默不作聲。

眼見其餘弟子皆不說話,二少主尹嵩淡然冷笑:「父親,三弟這事兒確實不妥。」

「身為我新川少主,卻久不上朝,不為父親分憂,實屬不該。」

」只顧着沾花惹草,花天酒地。」

尹嵩嗤笑一聲,接著說道:「朝中頗有微詞,彈劾他的摺子堆積如山,連母親都被他氣病了。」

「兒子以為,應該儘快召回三少主,關閉府衙,可能得在父親眼皮底下,才能安分。」

新川主一聽,臉色反而緩和下來,畢竟在他眼中,這三少主尹岸足夠孝順,又沒任何野心。

無非是頑劣了些罷了。

隨即哈哈一笑:「倒是沒那麼嚴重,這件事兒,總歸是家事。」

「對了,老二,他平日不是在你手下嘛?」

「要不,你去勸勸?」

尹嵩一聽,也明白父親的意思。

這父親跟母親,總歸是親手將老三帶大,骨子裡還是多些偏袒愛護。

尹嵩苦笑一聲,說道:「回稟父親,這老三我勸過他無數次,但始終屢教不改,兒臣實在是無能為力。」

新川主嘆口氣,也是頗為無奈。

又扭頭看向老四:「要不,老四你去?」

老四早就看清局勢,這父親擺明了要給老三台階,還是別去觸霉頭好。

而二哥這語氣,擺明了就是針對老三。

趕緊出列打着哈哈:「父親,這三哥自然有他的考量,況且,兒臣向來尊敬兄長,豈敢忤逆?」

「恐難當此任!」

老四暗自得意,這兩不得罪的話,竟然是我能想到的?

「那。。。老五。。。你去!」

「啊?」

老五尹岐微微愣神,連連擺手:「父親,眾兄弟都知道,我跟三哥素來無甚交往,我去勸,他定然不會聽的。」

新川主尹康,臉色有些慍怒。

無奈的擺擺手。

「罷了,都退下吧!」

待眾兄弟走遠,老六尹崢這才開口:「父親,若是三哥能自行回宮,是不是就不用下旨召回?」

尹崢將剛才的局勢,同樣看的透徹。

並非大家不願意去勸說老三,而是不敢忤逆老二而已。

新川主冷笑一聲:「自行回宮?老六,你覺得老三那德性,會自行回宮?」

尹崢深知,父親對老三的偏袒。

若是被迫下旨召回,恐怕臉上就有些掛不住。

這個時候,若能自己出面,勸說老三,既能幫父親挽回顏面,又能拉近跟老三的關係。

「父親,讓兒臣去試試吧!終歸是家事,不宜大肆宣揚。」

新川主有些意外。

這平日病殃殃的老六,倒是有幾分眼色。

「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