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魂穿三少主,海棠麻了》[卿卿日常:魂穿三少主,海棠麻了] - 第1章 魂穿三少主,甜蜜的家

新曆十年。

新川、洛城郡。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洛河兩岸人潮鼎沸。游舫畫艇,穿梭其上,碧波蕩漾,泛起陣陣漣漪。叫賣聲、呵斥聲、吆喝聲交織,將整個洛河郡點綴的格外喧鬧。

楊柳街巷,隱匿着一間小醫館,連牌匾都是那麼不起眼,依稀能辨清刻有四字。

仁心醫館。

醫館內,一男子手搖摺扇,身材修長,單純從背影上看,想必應該是一姿容俊美,儒雅風流的奇偉美男。

不過,這一切幻想,都將在他轉身那一刻,化為泡影。

甚至讓人有一種,想掐死他或者踹進陰溝的衝動想法。

若視線再往跟前多移半分,就能看到為何這男子,能擺出這副姿態。原來,一旁那灰衣書童打扮的畫師,正丹青墨筆細細勾勒。

而男子,無非是在凹造型罷了。

此人正是傳聞中英俊瀟洒,劍眉星目,玉樹臨風的三少主。

尹岸!

「畫好沒有?」

灰衣畫師書童平靜的將畫遞給尹岸,顯然,畫師書童早已習慣這種小場面。

「畫好了,請少主過目。」

男子頗為自信的搖動摺扇,看似隨意的接過油墨未乾的「自畫像」,細細品鑒一番,微微頷首。

「嗯,有幾分神似。」

「且退下吧。」

等畫師書童退出醫館,尹岸這才將手中畫像遞給後側的年輕嬌艷女子,用摺扇輕輕在手心拍打。

「海棠,收好。」

「將此畫懸掛於書房醒目處,也好你們眾姐妹時時觀瞻,以慰相思之苦。」

女子名曰董海棠,乃是尹岸正室大夫人。而身後,齊刷刷站着十七名眉眼如畫,貌美如花的女子,則是尹三少主府,頗為有名的二十四節氣姑娘。

青紗白裙,紫衣綾羅,端莊清秀。

爭奇鬥豔。

只不過,臉色表情各異,但都帶着些許不耐煩。

看這數量,應該是尚未完全湊齊,因此,也是三少主尹岸,引以為憾的心病。

此處隱匿在洛城郡,市井之中的醫館,是當代神醫孫念邈所開設。

「你們別緊張,別擔憂!」

尹岸「啪」的一聲打開摺扇,滿臉關切的寬慰道。

「如果是宮裡的太醫診斷,若是你們身體有問題,就留不下了!」

「為此,為夫專門找了宮外,不入典籍的孫神醫幫你們診治。」

「這孫念邈老神仙,醫術卓絕,醫德高尚!」

「又非宮籍,即使檢查出你們誰有身體毛病,也會死守保密的!」

「放心,為夫絕不會拋棄你們任何一人,一定給你們都治好!」

「哈哈,放心!」

話音剛落,仙風道骨的老神醫,孫念邈從內室走出。

鶴髮童顏,出塵脫俗。

剛坐定,抬眼就瞅見滿屋子的鶯鶯燕燕,頓時有些疑惑。

「這是?」

孫念邈困惑的看着前方,臉上寫滿焦急擔憂的尹岸。

「這個,哎。。。」

尹岸攙扶下大夫人海棠,示意其坐上診位,自己則體貼的坐在一旁陪同。

「三少主,可是有難以啟齒之事?」

孫念邈關切的問道。作為醫者,自然能體諒病人殷切的心情。

尹岸一臉焦急愁容:「老神醫,麻煩你幫我這些妻妾都把把脈,看看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哦!」

孫念邈看了面色紅潤的海棠一眼,想當然的認為,大概是該女子有些隱疾。

但通過氣色面相來看,似乎該女子心安體健,並未有何不妥。

有些納悶,趕緊向一旁的尹岸詢問道:「那三少主,尊夫人因何而病?」

「不瞞神醫,我這諸多妻妾,跟我成婚多年,竟然無一人有子嗣!」

「你今天都給我這些妻妾仔細瞧瞧,看可有補救之法?」

身後,二十四節氣姑娘聞之氣節,恨不得當場掐死他。

孫念邈有些愣神,似乎沒聽清楚:「都沒有?」

「嗯。。。哎,可能是他們年幼命運多舛,身子骨偏弱的緣故吧。。。」

孫念邈聽明白了。

有些無語,甚至想笑。

「三少主,十七個妻妾都沒懷上子嗣,你覺得是誰的問題?」

尹岸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對啊!」

「哎,你說這事兒整的,咋就那麼巧?」

「趕緊,都給瞧瞧?」

孫念邈徹底無語,直翻白眼。

取出毛筆,唰唰唰開出一副藥方。

「你拿去抓藥吧,早晚各一副,溫水煎服。」

尹岸疑惑的接過藥方:「老神醫,你瞅着就一副葯啊,先給我家海棠吃?」

「你吃!」

「啥?」

尹岸亞麻呆住。

啥玩意兒,我吃?

我吃能解決啥問題?

莫名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