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叫我五五開》[請叫我五五開] - 第3章 考試後的意外

田昊經歷了一下午的膽戰心驚,回家的路上小心翼翼的邁出腳,像是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踩中地雷。

桂文傑也放棄了去劍術社參加活動,一路跟着田昊到他家門口,手裡拿着水杯準備戰鬥,防止田昊出啥意外。

到了田昊家門口,田昊摸了摸腦袋上的大包,嘆了口氣說:「唉,受罪了,今天運氣真厲害,遲到就不說了,還遇到那種莫名其妙的協議,真是被那個侯文算中了。對了,你別把小爺我有這個能力的消息傳出去。」

「好了,我不把它傳出去,別去想那麼多了,回去先別做作業了,先睡覺和那傢伙協商,把命保住再說。我也該走了,再見。」桂文傑擺了擺手,向著電梯走了過去。

田昊站在門口,微笑地目送桂文傑走進電梯,才收起笑容走進家。

田昊往家裡環顧四周,確定了家裡沒人,陳躡手躡腳的走進自己房間。

「唉,看樣子姐姐又要深夜才回來。」田昊自言自語,「老媽估計買菜去了,希望老王沒跟她說我遲到了。」

他躺在床上,將眼睛閉上,可能是下午太過緊張,感到十分疲勞,田昊一下子又進入了夢鄉。

田昊又站在那個熟悉的會議室,他往四處看去,發現維特依然坐在會議桌上的另一端。

「嗨,boy,今天過的怎麼樣?」維特打了聲招呼。

「我問你,你是不是鑽了協議漏洞?」田昊沒跟維特廢話強忍着發飆的**,顫抖着問。

維特笑了一聲:「什麼漏洞?」

「給我裝傻是吧?我問你,你既然是神,應該可以看到我今天中午發生的事情吧?」

「唉,你有所不知啊!其實啊,我這麼做是有苦衷的,現在不方便告訴你,等以後再說吧。」維特用一種極度悲苦語氣說。

「有什麼苦衷?你這個神還有苦衷?逗小孩子?!」田昊挑着眉頭,用手指着維特,大聲質問。

「哈,無聊唄!不逗你玩了,沒錯,的確有漏洞,我一開始也沒檢查出來,直到我把這些規則輸進系統,我才發現有這個漏洞。不過我也看到你今天中午被你的同學打的場景,被那白蟻頂飛的場景…啊哈哈哈哈…呵呵嘿嘿,哎呀,笑死人了。」維特拍着大腿,發出十分詭異的笑聲。

你…」田昊聽到他說出這件事情,怒火中燒,恨不得衝上去揍他一頓。

「別急,別急嘛,先冷靜下來,我這裡有解決方案,雖然說我之前提出的那種標準做不到了,畢竟這和任何人五五開這根本設定相矛盾,系統只能鑽一下漏洞才能讓兩個要求不衝突。」維特笑着,又繼續說:「還記得我昨天說的話嗎?這個技能是可以升級的。」說完,不知從哪裡掏出一張紙,遞給田昊。

田昊仔細看着紙,上面寫了一些字。

內容如下:

被授予者:田昊

年齡:14

能力【五五開】

等級:0

你的經驗值:0

升到下一級需要經驗:10

還需經驗:9

下一級可解鎖的附屬能力:【我不是故意的】

你現在所擁有的附屬能力:無

建議:好好探索一下這個世界你不知道的事物吧。

註:除了1級,每五級獲得一個附屬能力。

田昊看了一臉黑線:「這些都啥?你擱這網絡小說裏面的系統呢?」

「我看你們這個世界一些人在網上看的書,上面很多叫啥系統的都是這種,於是模仿了一下」

「額,那這個能力是什麼鬼?【我不是故意的】這是啥鬼名字?」田昊指着紙,問道。

維特打了個響指,會議桌上突然出現一個屏幕,屏幕上回放着田昊今天中午的遭遇。

「你幾個意思?故意嘲諷我的吧?」

維特笑着搖了搖頭,將視頻調到田昊和桂文傑對戰的時候,在活動室的某個角落放大屏幕,屏幕出現了那白蟻,維特接著說:「那隻白蟻變異,其原因在於你不小心踩到它,我就會誤判你要與他戰鬥,而你接下來升級的這個能力,可以判斷傷害到別的生物究竟是不小心的還是故意的。原本來說你升到第二級是不會獲得能力,但看到這種事情,我可不希望你就直接死了,所以就給你了一些補償。」

田昊思考了一下,說:「我猜一下這個附屬能力,假如我不小心踩了螞蟻一下,它也不會突然變異,同理,放在其他生物上一樣,但如果我是故意,那情況就相反,我說的對嗎?」

維特鼓了鼓掌:「大體沒錯,不過要提醒一句,其他生物我不管,只要它們主動攻擊你,比你強的還好說,比你弱它們身體就會變異,到時候你有可能…你懂的。」維特做了一個升天的動作,腦袋上出現一個光環。

「那蚊子咬我怎麼辦?」

維特不知道從哪裡又拿出來一套蚊香:「那你只能依靠這個了。」

田昊咬牙切齒,拍桌子說:「照你這個意思,我遲早會有一天會死在蚊子手上?!而我只能幹等死?你最好給我一個靠譜的解決方案!!!」

「別急,我這裡還有個最終方案。」維特將屏幕關閉,說:「當你升到50級,也就是滿級,會解鎖最終能力:【自由開關】。」

「說人話,別賣關子。」

「意思就是請你這個能力從被動技能變成主動技能,但是需要經驗1000哦,你對這個世界了解度越高就越能接近。」說完,維特突然又瞬移到田昊旁邊,陰森森的說道:「你得保證你能活到那個時候哦。」

田昊一臉厭倦:「你媽的,天天嚇小爺我,煩不煩?昨天小爺我就免疫了,你真是沒有智商和情商,我祝你愉快,反正繼續跟你談判下去也是無用功,還不如現在去寫作業。今天晚上睡覺別來找小爺我!」

維特手裡又出現一把鎚子,跳到會議桌上:「那好,我用鎚子把你嚇醒。」

「等…等等,換一個方式醒來,怎麼樣?啊啊啊!!!別往腦袋上招呼過來!!「見到鎚子呼來,田昊剛剛厭倦的表情立刻無影無蹤,往左邊閃,順利的躲過鎚子,剛想逃跑,結果被椅子絆倒,等他爬起來剛想跑,結果就隨着一陣大笑,一把鎚子伴隨着一陣強風將田昊的腦子砸了個稀碎。

田昊又從夢中驚醒,站起身來托着下巴沉思,嘴裏嘀咕着:「怎麼樣才能算對於這個世界的了解?剛剛應該問清楚。」

一陣蚊子的聲音從耳邊飄過,他神經瞬間緊繃,立馬拿了蚊香點了起來,身上噴滿花露水。

畢竟命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早上6:50,田昊帶了錢,坐上的士來到學校,小心翼翼走進教室,雖然說往常這段時間人很少,但由於今天考試,班上的同學基本都來了。

桂文傑看到田昊坐了下來,放心的說:「呼~,我還以為你昨天就死在家裡了,談判的怎麼樣?」

「那個傻逼給小爺我搞了個三流系統,說我只要升級到下一級就可以了,但必須要經驗。」田昊一邊翻出語文書,一邊繼續說:「可以比以前安全一些,不過要活下去還真難。」

「哦?是嗎?需要什麼樣子才能獲得經驗?」

「聽他說探索這個世界,鬼知道什麼情況,話也不說完整。不管了,先把今天考試應付了。」田昊翻開書,努力的記着詩句。

「對了,你不是說這個技能可以用在考試上,你試一下能不能跟全年級第一宣戰?就算考不到年級第一,至少也是前幾,另外,別人都還不知道你的超能力,可以趁機此次來宣傳一下。」桂文傑說。

「你是睿智嗎?考完試還宣傳自己有超能力,到時候恐怕會被認為我是一個考高分的的瘋子。」田昊無語的看着桂文傑。

「好像也對,不過拿來單純考試還是可以的。」

「這倒可以試試。」田昊說完,突然嘴角微微一揚,「可以趁此機會好裝逼。」田昊此事時已經在想像中:「過會兒我先找到他,然後當場跟他比試,那個叫龐潘的年級第一在全年級知名度非常高,他周圍肯定圍了一幫人,宣戰時肯定會被看到,如果成功進入年級前幾名小爺我直接在全年級打響知名度,嘿嘿!」

「看,龐潘來了。」桂文傑搖了搖田昊,將他從幻想中搖醒,並指了指門外。

此時龐潘正單獨一人從門口路過,「趕快,趁老王還沒來,搞快去,now!」桂文傑焦急的說。

田昊有些失望,本來還指望能在一堆人面前裝逼。

他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大着膽子跑到門外。

此刻龐潘似乎還沒注意到身後跟着的田昊,他背着雙手,神情嚴肅,目視前方,步伐沉穩而堅定,看着他的背影,田昊暗想:「不愧是年級第一,氣質真棒啊!」

他追着龐潘的腳步,一時不敢說話,就一直跟着走到了8班門口,眼看他要進去,田昊還是喊了出來:「龐潘,等一下。」

龐潘轉過頭來,看見田昊,不耐煩的說:「這位同學請問什麼事?馬上要考試了,我要去複習了,如果有事趕快說出來,我能儘力幫就幫。」

「嗯,是那樣的,這次考試…小爺…不是…」田昊憋了半天,「額,我們兩個比誰成績好,怎麼樣?」

「哦!」說完,龐潘頭也不回的走進8班教室。

龐潘坐到自己位置上,他的同桌問:「剛剛在門口的又是一個傻子?」龐潘淡定的說:「像他這種人已經是第13個了。」

田昊站在門外一臉尷尬,還以為別人會嘲諷自己,結果別人根本理都不想理他。

「希望有點作用吧,這樣應該算宣戰了吧?」田昊想。

「叮鈴鈴~離考試還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