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叫我五五開》[請叫我五五開] - 第2章 變異白蟻(2)

「哎呀,真香。」田昊裝作啥都沒聽見,繼續求侯大師,侯大師也不記過,拿出了一張紙,問了田昊的生辰八字,算了起來。

不一會兒,侯大師就嬉皮笑臉,指着紙對照着那本書,笑嘻嘻的說:「看來你這輩子不咋樣,半凶半吉…還有你…」侯大師頓了頓,「我看你面堂發黑,臉色蒼白,四肢僵硬,今天必有血光之災!」

「啥?!」田昊很驚訝。

「沒啥,我算了許多人都是半凶半吉,還有一些為凶,比如趙雅閣,並且她還有可能橫死。當然,還有一些為吉,比如小桂。周曉龍他名字的屬性是陰木,具體是凶是吉我忘了。你倒不至於橫死,至於血光之災,我開玩笑的嘛,儘管你這臉色確實不太好,昨天熬夜了?」

田昊皺了皺眉頭,對這些算命的結果半信半疑,但也無法證偽,他接着問:「趙雅閣她個高冷到極點的女生怎麼會來你這裡算命?」

「嘻嘻,趙雅閣和李蘭澤不是閨蜜嗎?在兩天前,也就是李蘭澤沒住院之前,李蘭澤找我算了趙雅閣的命,於是我就算了。不過當天李蘭澤就莫名其妙昏迷然後住院,天知道有沒有告訴趙雅閣。不知道李蘭澤醒來要幾百年後了。」侯大師努力的裝作高深的樣子說,但很顯然,高深不適合他那喜感的樣子。

中午12點。

田昊交完檢討,桂文傑和他趁着大家都去吃飯,偷偷摸摸溜進了羅馬斗獸場。

二人進了活動室,手腳麻利的穿好防護用具,相距兩米,桂文傑就對着田昊喊:「三局兩勝,現在開始!」

田昊心有點虛,桂文傑又喊了一聲:「再不動手我就來打了!」話音剛落,桂文傑突然往旁邊遊走,對着田昊的側面就是一刺。

田昊瞬間咽了口水,那個海綿劍如同流星一般,極速的向田昊的面門刺去。

忽然,田昊突然覺得眼前的一切事物突然變慢了,就連桂文傑的海綿劍在他眼中也變得緩慢起來,甚至於,他能夠輕易的躲避這根刺來的海綿劍。

但田昊還沒來得及慶幸自己能夠躲過桂文傑的攻擊,他就彷彿看到桂文傑防護面罩底下臉上露出了詭異的微笑,田昊心頭一沉,知道不妙。

但已經晚了,桂文傑猛然把海綿劍向左一揮,刺空的海綿劍直接飛射向田昊的右肋處,田昊趕緊一低頭,忙想後退,卻已經晚了。

桂文傑微笑着對田昊說:「我的一分。」說完,便與田昊拉開距離,再次舉起了劍。

田昊也舉起了劍,知道了桂文傑喜歡虛晃一招,不可硬拼,不過,他也想不出來除了硬拼以外,還有什麼方法打敗桂文傑。

「哎呀,好久都沒這麼虐菜了,今天你要是碰到我身上的一根毫毛,我都承認你有這個能力。」桂文傑轉着劍,冷笑着說道。

田昊不動聲色,忽然一個箭步沖了上去,準備一招決定勝負。

桂文傑還在那裡洋洋自得吹噓着,等他注意到的時候,田昊已經離得非常近了,只見田昊迅速蹲下,跪姿掃劍,想擊中桂文傑的的大腿。

桂文傑一驚,連忙用身法向旁邊快速一繞,接着,便寒光一閃,田昊的腹部位置突然出現了一把劍,田昊慌忙格擋,但沒想到桂文傑又是虛晃一槍,劍直向田昊肩膀戳了過去,田昊反應到了,快速的往旁邊閃,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向桂文傑劈了過去。

只聽啪的一聲,兩個海綿劍清脆的敲擊在一起,雙方又再次後退,桂文傑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田昊,說:「雖然說你不會劍術,但反應能力和速度卻彌補了這個缺點,這到底怎麼回事?」

田昊也不答話,再次舉起劍刺向桂文傑,桂文傑這一次有些慌亂,匆匆躲閃,落入了下風。

「停停停!」桂文傑突然大叫了一聲,放下劍,打量着田昊說:「你的反應力和速度很快,不過還是認為你沒這個能力,興許只是運氣好。」

「應該有,不然小爺不可能能趕得上公交車,你不信的話,過兩天期中考試應該可以驗證。」田昊並沒在意桂文傑岔開話題,脫下了防護用具,說:「驗證的差不多了吧?不信我也沒辦法,先去吃飯,慢慢說,不過要你請客,畢竟你違反了自己定的三局兩勝,才兩局就不打了。」田昊一臉壞笑。

「好吧,就當一點補償,不過你別把我我差點打不過你宣傳出去。」

兩人準備走出活動室,並沒有在意地板上一隻白蟻,隨後,田昊好巧不巧的踩了上去。

只聽砰的一聲,田昊被掀飛了出去,頭重重的砸到了牆上,眼鏡掉在了地上,眼前一片模糊,腦袋上腫起了一個大包,耳邊只聽得到桂文傑的大叫聲。

他費力的看向四周,等待眼前的事物清晰一些,第一個看到的便是桂文傑,臉色十分蒼白,眼裡露出一陣驚恐。他在時不時的閃避,腳還在踢着啥東西。

田昊轉動眼睛,費力的爬了起來,拿起眼鏡重新戴上,掃視到了桂文傑剛剛踢倒的那個物體,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一隻大概有1/5個人高的白蟻,剛爬了起來,後退了兩步,堵在門口,正在用那兩根長長的觸角到處亂碰,兩根透明的口器正在一張一合。

「這是個什麼玩意!!??」桂文傑兩隻眼睛瞪的很圓,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小心,遠離它後,保持別動。」田昊最先冷靜下來,看出了這是白蟻。

「那這是哪來的?」

「嗯」田昊想了想,十秒鐘沒到,他突然拍了拍頭,懊惱的說:「該死,遭騙了。」

「什麼被騙了?」桂文傑轉頭問。

田昊氣急敗壞,並沒理會桂文傑,而是癱坐在地上,說:「這下完了,恐怕今天都活不到了。」

「到底怎麼了?!」桂文傑心急如焚,連忙問。

「還記得我今天上午跟你說的我昨天做夢夢到的那個傢伙吧!他跟我簽訂的協議有漏洞!他不是說了…當心點,別碰到那個白蟻…總之他就是跟我說了,我跟比我弱的人打,身體不會變得像那個人那樣弱,但是他也僅僅只向我保證了這一點,並沒有說比我弱的人會變得跟我一樣強,就這樣,被忽悠了。」

田昊嘆了口氣,又繼續說:「照這個樣子,我連今天能不能活過去都算個問題,隨便踩個蟲子都可能死,像剛剛一樣,我不小心砸到白蟻,被那個自稱為神的傢伙誤以為開戰,然後那隻白蟻就變異了,」

「那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桂文傑低聲說道。

「什麼辦法?」

「你那張協議上,好像是說是單挑,也就是說,剛剛你被判定成和白蟻單挑…」

「所以這跟解救我們有啥關係嗎?」田昊忍不住打斷了。

「你着啥急?我還沒說完呢,既然是單挑,也就是說,你跟另外一個人單挑,你和白蟻的單挑將會解除,這樣,白蟻就不能給你五五開了。」桂文傑沒好氣的說,然後直接出手打了田昊一巴掌。

田昊莫名其妙被來了一巴掌,愣了一下,說:「打我幹嘛?!」

桂文傑指了指門口,田昊轉頭一看,發現那隻繞圈圈的變異白蟻不翼而飛。

「還好,我的猜想是對的,我打你一下,就會被判定我跟你單挑,因此,五五開這能力就會轉移到我身上,還真得感謝我。」桂文傑拍了拍胸口,向門口走過去。

田昊恍然大悟,連忙追上桂文傑,桂文傑走到門口,蹲下身來,用手捏住了一個細小的東西。

田昊定睛一看,原來是那隻白蟻,正在桂文傑手中不斷的掙扎。

「嗯,這就是那隻白蟻了。」說完,桂文傑就把它丟到一邊,直起身來,拍了拍手說:「好了,注意別踩到它。」

「路上那麼多蟲子,隨便一下都可能踩到!要不是今天早上運氣好一些,不然你現在可能只能見我棺材了。接下來咋辦?一隻蚊子主動襲擊話都可能…」田昊顫抖了一下,不敢再想下去。

「恐怕只能聽天由命了,你回家的時候,爭取走人多的地方,遇到事情不對就輕拍一下旁邊的人,應該就行了。」說著說著,桂文傑的表情由劫後餘生的喜悅感變為震驚,使勁搖着田昊肩膀:「這麼說,你真的有這個能力?!」

「你這不是廢話嗎?剛剛看都看到了。」田昊十分無語。

「天吶!我一直認為超能力是傳說,沒想到還真有,這麼好的能力,可不能浪費了!」桂文傑眼中閃着狂喜的光芒,一直在搖着田昊。

「好個錘,我看這是詛咒,我現在才明白,真正的超能力必須是主動技能,這給我整個永久被動技能,怕是要把我整死,不行,今天晚上我要找那個智障理論。」

田昊擺脫桂文傑,氣洶洶的走出活動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