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叫我五五開》[請叫我五五開] - 第2章 變異白蟻

田昊緊在人行道上追着公交車,一路上,他幾次差點撞到人,可奇怪的是,他背個書包追那麼久,卻沒有一點疲勞,並且和公交車保持距離並沒有拉大。

風在田昊耳邊喧囂,他居然可以以每小時大約40千米和公交車保持同速度飛快疾馳。

不久之後田昊和公交車就來到了下一站,旁邊的路人看到田昊一直追着公交車,表情十分驚訝。

就這樣,田昊坐着公交車成功的到達學校。爬樓梯的時候,他擦了一把汗水,慶幸的說:「還好,小爺我趕上了公交車。」

到了五樓,第一節課已經下了。他躡手躡腳的走到教室門口,小心翼翼的往教室里偷瞄,看看老王在不在。突然,旁邊一個中老年婦女陰沉的聲音傳來:「田昊,在做啥那麼好玩?」

田昊立馬被嚇了一跳,差點摔倒地板上,因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班主任:老王。

老王依然陰沉着臉,在那裡冷笑,讓人感到陣陣寒意,而這還不是最可怕的,老王最可怕的地方是她那一雙銳利的眼睛,直戳人的心底,讓人不得不避開她的眼神。同時,她對日常行為規範要求很高,因此,她才成為我這個年級上最有壓迫感的老師之一。

田昊感到渾身僵硬渾,發冷,剛想狡辯,老王就在那說:「看你八點都沒來,我給你媽打幾次電話,結果都沒人接…」「我媽一般都睡得太死了,她手機也開了靜音」田昊接了下去。

「那你應該有鬧鐘唄。」老王說,田昊清了清嗓子,說:「是這樣的,老師,昨天晚上鬧鐘壞了,丟垃圾桶了…」他話沒說完,第二節上課鈴的預備鈴響了,因為這個學校打預備鈴一般都要上課,老王被迫讓他回去上課,並讓他下課的時候寫檢討,中午之前交上來。

田昊捂着胸口,感到陣陣後怕,如果沒有這個鈴聲,恐怕老王都要把他家長請過來。

沒想到,上課鈴有那麼悅耳的時候。

回到座位上,田昊就聽到旁邊一個聲音:「你個墮落boy,咋那麼晚才來?」田昊扭過頭,看見一個套着灰色衝鋒衣,臉上帶着一個骷髏面具,正側着頭看着田昊,一隻手還在轉筆。

田昊一時沒反應過來,痴痴地說:「你誰呀?」只見那個人將面具摘了下來,只見一個相對較黑的面孔,一雙烏黑逗比的大眼睛,長得中規中矩,只要不是他一臉痘痘和那個黑面孔搞鬼。他就是田昊的同桌桂文傑。

桂文傑五武力十分充沛,據說之前隔壁職高的有幾個小混混來惹他,他一個人拿起水杯打五個,居然打贏了,儘管使用的是比較下三濫的打法。

自從那一次打贏五個人之後,聲望飆高,職高的小混混看到都要繞着走,而且還有三個校內的超哥來投奔。

但他的成績很差,除了英語以外,他的其他科目常年不及格。

田昊這才反應過來,驚奇的說:「小桂,你穿奇裝異服不怕被老王逮到啊!」

桂文傑不屑的說:「怕啥?老王的辦公室在四樓,她上樓看的時候,我再把面具摘了,外面再套個校服,整個時間沒到十秒鐘,況且,這算哪門子的奇裝異服,你看過《一生的武器》這個番劇沒有?這個最近大火,我穿的是裏面Boss的服裝。」

「往常你都沒打扮成這樣,今天你咋了?」田昊疑惑不解的問。「你不知道?那麼大一個新聞,劍術社有活動,大家可以把自己打扮的牛逼點。」

劍術社是全校最大的社團之一,三年前創建,除了高中部的,初中部也可以參加,裏面主要是訓練和互相切磋,防護措施齊全,可以用各種劍術進行切磋。

「那這是化妝舞會,還是劍術社?」田昊露出嘲諷的眼神,「無所謂,只是一個活動,只要是個人都可以參加,下午六點到八點有時間的可以去,明天期中考試也無所謂了,反正就我那成績,複習估計也只能在全年級500人拿到300名。」桂文傑聳聳肩「回歸正題,你看,侯大師沒參加劍術社,只是一個算命的,也來參加了,還專門帶了一個的道士衣服,你沒加入社也可以去。我的小弟下午也要去。話說你,咋那麼晚來?」

「唉,別說了,昨天的鬧鐘硬是沒把小爺我鬧醒,而且我還做了一個奇怪的夢。」田昊壓低聲音,用手捂住嘴,因為語文老師來上課了。

「說來邪門,昨天做夢小爺打喪屍,一個智障突然把我叫到一個房間,說是說說給我一個能力,說能跟任何東西五五開…」「那你不就虧了,雖然說你可以跑贏博爾特,但是鄰居一個小屁孩都可以把你殺了。」桂文傑打斷話。

「沒錯,於是那個傢伙他後面又補充了,大概意思是只跟比我原實力強的東西可以打個五五開,並且還分類別,就比如說小爺我打架打不過你於是我就可以跟你五五開,但是你學習比我差,我也不會差到你那種地步,還是為原來實力。」

「原來是這樣,可惜終歸是一個夢,現實中哪會有這種玩意?」桂文傑搖了搖頭。

「重頭戲要來了,今天早上小爺我匆匆忙忙趕公交車,本來想追一下公交車就放棄乖乖的等公交車,結果我跑的跟公交車一樣快,直接跟着公交車跑到下一站,並且沒大口喘氣。」田昊不由自主的放大了一下聲音,但很快又小了下去,因為語文老師瞪了他一眼。

桂文傑眯着眼睛,俯下身來打量着他,這讓田昊感到十分不自在。

「你在逗我玩嗎?」桂文傑說。

「要不要找個方法測試一下?」田昊試探地問。

「下課之後你先把沒說完的說給我聽完再說。」

下課之後,田昊迅速的把這些消息給桂文傑說完,桂文傑用手托住下巴,想了一下,說:「我可不相信有啥莫名其妙的能力,八成只是來公交車跑慢了。不過要驗證也不難,今天中午午休時間到羅馬斗獸場的劍術社活動室,找我單挑。」

「羅馬斗獸場」是學校的綜合大樓,因為外形神似羅馬斗獸場,所以說許多同學都給它取了這個外號。

「此外,如果我是你還有另外一個選擇,明天就是期中考試了,如果真有這個能力,應該也可以到達相當的好的成績。」桂文傑又說。

「那好,今天中午先來驗證一下。」田昊說,但心裏還是有些忐忑不安,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黑皮膚的傢伙可是劍術社正式成員,劍術聽說練了很久,可不止初中那麼點時間。雖然說全套護具,但是總覺得有點慌。

這個時候,田昊眼角掃到一排有一堆人圍着,而且圍着的大部分都是女生。桂文傑顯然早就注意到了,說:「侯大師又在那算命了,去看一下熱鬧。」

侯大師,原名侯文,因為他會算命,所以大家都叫侯大師。他是一個中等胖子,身高大約一米六五,一頭寸頭,戴着一個藍色眼鏡,眼睛裏總是釋放出有活力的光,臉上總是掛着豪爽且憨厚可掬的笑容。聽說放暑假的時候,他從家裡翻到了兩本書,一本算命的書,還有一本是風水學,都是他爺爺的,然後他開始不務正業,整個暑假都來研究,所以一下課,他就迫不及待的檢驗自己的成果,也不知道那兩本書是真是假,管他呢,投個樂子就好了。

兩個人跌跌撞撞的闖進人堆,聽到了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男聲:「來,給我算一卦。」

田昊轉頭望去,看到了一個健碩的身影撐着桌子正對着侯文說話。

那個身影不胖不瘦,長着一頭黑里透黃的捲髮。有着一副英俊的面貌,左臉四顆痣組成了一個長方形。

「嗨,王子豪,你也來算命呀?周曉龍呢?」桂文傑打招呼。

「他幾天前就算了,剛剛上廁所去了。」說完,那個叫王子豪的少年便繼續埋頭在算命大業中。

桂文傑看了一下,張開嘴笑着:「侯大師,又在那裡詐騙呢。」侯大師抬頭,看到桂文傑的臉,驕傲的說:「第一,我不收錢,第二,這本書肯定是真的。所以說這不是詐騙。」

田昊低頭,看着侯大師的臉,說:「你這怕不是從拼夕夕九塊九買的吧?」侯大師表情十分不屑:「你知道這本書嗎?我爺爺上世紀一個算命的送給他的。早就絕版了。」說完他就翻出來這書,看樣子確實不像新的,看上去很舊,再翻一下,紙張都發黃了。

隨後,田昊拿起手指,再翻了翻書,然後便頭也不回走了,候大師向田昊招呼:「要不要來算一卦?」田昊撐了個懶腰,懶洋洋地坐回位置上,說:「就算是真的又咋?算命咋可能是真的?要相信科學,遠離封建迷信,鬼才會去算命」

沒過兩節課,田昊就耐不住好奇心跑到侯大師攤位:「嗯,還是給小爺我算一卦吧。」周曉龍在旁邊嘿嘿嘿笑了一下,叫來王子豪,王子豪看到了這一幕,和周曉龍眉開眼笑的叫了一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