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叫我五五開》[請叫我五五開] - 第1章 一個特殊的能力?

我是隱藏的觀察者,名字叫奧斯曼克可。

關於我的來歷很長,這裡就不複述了,反正也毫無意義。

現在我在專心觀察着剛好第1.E9965號宇宙的一個普通人。

這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時候,我打算把這一次的我所看到的記錄下來,寫本書。

當然,我每一次觀測的時候都會這麼做,反正觀測的時間長得嚇人,而我跟那些神不一樣,不用跟虛無戰鬥,畢竟「隱藏的觀察者」只能觀測,而不能對宇宙做出任何影響。

真是一個折磨人的清職啊。

公元20XX年,錦官市,五號區的一個普通公寓,13樓的一間卧室。

卧室的床上,躺着一位戴着眼鏡,瘦瘦高高,穿着花格子睡衣,留着今年最新款的潮流髮型的一位男生。他看上去不過十三四歲。臉上有許多痘痘,雖然說長相比較一般,在燈光的照耀下,讓人一眼看去有一種孩子氣。

這位看書的少年就是田昊,錦官市第四十六中中學初二的一名學生。

田昊躺在床上看着書,打了聲哈欠,看向了牆上的鐘(家裡傳下來的老古董了,不知道咋用到現在的),已經晚上11點了,「是時候該睡了」田昊又打了個哈欠說,燈一關,一分鐘不到就進入了夢鄉。

在他的夢中,田昊身處一個小巷子,一群喪屍包圍着他,而他手上只有一把菜刀與它們搏鬥。

「該死,做夢遇到清醒夢了,剛好還是動作大片。」田昊表情變得嚴肅,一臉緊張的看着喪屍。

突然,天上掉下來一個鐵蛋一樣的機甲,差點砸扁他,他拿手上的菜刀去砍,把機甲斬成兩段,可是機甲的身體卻像橡皮泥一樣,瞬間變成兩半,又複合在一起,繼續向自己撲過來。

田昊一驚,趕緊用菜刀去砍,可是這次機甲竟然沒有被切斷,田昊的菜刀也被機甲給拍碎,一拳就被打倒在地,被鐵蛋按在地上,臉上重重挨了幾拳。

就在這危機之際,場景突然發生變化,鐵蛋和喪屍們從立體變為平面,最後成了一幅畫。

而田昊趕忙從地上爬起,警惕的看向四周,手臂青筋暴起,緊緊握住菜刀,生怕從哪裡又蹦出一個怪物。

就在這時,田昊猛然的迎向遠處的白霧,他不禁咽了下口水,兩腿在輕微的抖——因為恐懼。

從那個白霧裡緩緩走出一個黑影,田昊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兩步,但是發現後面就是牆了,他被迫舉起菜刀,做出防禦架勢,「操,啥事都讓我攤上了。」

那個黑影越走越近,這時已經可以看到大體輪廓——至少是個人。

看到這點,田昊稍微放心了一些,但沒有放鬆警惕。待那人走到更近的地方後,此時可以看清他穿的啥衣服,一件破舊的黃色大衣,手中拿着把像是尼泊爾的刀,但那把刀卻磨得很鋒利,似乎可以削鐵如泥,身高一米七以上,但臉卻埋在都兜帽里,看不清面貌。

等到再走近了一步,田昊顫抖的問一句:「你是誰?」

那黃衣男子沒回答,就在那一剎那,那人瞬移到田昊面前,田昊瞬間被嚇到癱倒在地,想拿起菜刀砍那人腿,但一看,手中的菜刀卻不翼而飛。

田昊從那人的側面繞過去想逃跑,卻早已被黃衣男子那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擁有的力量抓了回來。

田昊閉上眼睛,「希望這個瘋子下手快點,趕緊被嚇醒。」田昊祈禱着。

但過了一會,想像中那致命的一擊始終沒到來,旁邊一道悅耳的男聲說:「我又不殺你,你跑啥?場景轉換完了,把你這雙eye睜開!」

田昊勉強睜開眼睛,環顧四周,驚奇的發現原來破舊的小巷子變成一個會議室。

那個黃衣男子正坐在對面,正在一手轉着筆,一手拿着個文件夾,對田昊熱情的說:「Hi,boy,想不想要…」

沒等話說完,田昊抓起桌上的水杯,向黃衣男子用力的砸過去。

結果快砸到黃衣男子的時候,空氣像是被凝固住了一般,杯子突然停了下來,只聽一聲巨響,杯子像是被一個隱形的鎚子砸了一下,頓時四分五裂。

「你是誰?剛剛拿刀追我幹嘛?!」田昊仍存在於剛才的恐懼,指着那個黃衣男子。

那個黃衣男子發出一陣笑聲,笑聲十分詭異,「好玩,單純的嚇嚇你。反正你又是在做夢,嚇不死。」

「好玩你媽呀!」田昊想掀桌子,但無奈會議室桌子太重。

「當然好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