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沈星月》[秦風沈星月] - 第7章 開脈境三重

第7章 開脈境三重

秦風三人坐在風月樓二樓,看着街道上憤然離開的爺爺,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爺爺成功了,就是不知道坑了沈家多少!」秦雄抿了一口酒。

秦盈伸手要拿酒壺被秦風一筷子打了下來:「小孩子喝什麼酒!」

秦盈委屈的嘟囔着嘴,一筷子一筷子的往嘴裏塞菜。

「嘶!」突然秦盈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天水城的溫度驟降。

「下雪了,大夏天的怎麼下雪了?」秦雄看着窗外,大雪紛飛。

「有高手來了!」秦風瞥了窗外一眼。

買到了開脈液的沈霍山心情大好,看到那漫天冰雪之後更是忍不住大笑起來。

「啾啾!」天空之中傳來了嘹亮的鳥鳴聲,雲層之中有一道巨大的身影俯衝而下。

「轟!」在靠近天水城的一剎那,那巨大的身影張開了雙翼,那是一頭超過五十丈的巨鷹!

「冰翼龍鷹!」李易大驚,這可是三階妖獸,怎麼會出現在天水城。

「沈家家主沈霍山拜見冰河谷特使!」沈霍山跪地拜見。

「冰河谷!」天水城震驚,這可是一個傳說之中的宗門,能夠輕易覆滅一個國家。

秦風眉頭一挑,看樣子沈家是傍上了一個不錯的主人啊。

「糟了,沒想到沈家竟然和冰河谷有聯繫,我秦家危險了!」秦雄臉色大變,這個變故是所有人都沒有料到的。

「的確是有些麻煩了。」秦風皺起了眉頭,若是冰河谷的人在天水城發瘋,連天南帝國都不敢發作。

陳劍和錢嘉站在冰翼龍鷹的腦袋上看着下方的天水城,不由的笑了起來。

「天南帝國的武者不過如此,在冰翼龍鷹的威勢之下如同鵪鶉!」陳劍哈哈笑道。

「別鬧的太過分了,下面就是沈師妹的家了!」錢嘉說道。

說到沈師妹,陳劍臉上的不屑之色瞬間消散。

縱使是在冰河谷之中,覺醒五品神魂也是萬中無一的天才,更何況這個沈師妹是被大長老點名收為關門弟子的存在,身份尊崇無比,還在他們兩人之上。

「沈家沈霍山見過兩位冰河谷特使!」沈霍山說道。

「免禮了,沈師妹呢,我們此次前來是帶她前往冰河谷的。」錢嘉說道。

「舍妹正在家中修鍊,我這就帶兩位特使前往!」沈星寒急忙在前面開道。

秦雄臉色慘白:「冰河谷,沈家竟然傍上了冰河谷,這可是傳說之中的宗門!」

「那個棄婦覺醒了五品神魂,傍上冰河谷不是很正常嗎?」秦風抿了一口酒,毫不在意的說道。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這麼鎮定,那可是冰河谷,隨便吹一口氣就能讓我秦家化為飛灰了。」秦雄苦笑着說道。

秦風微微一笑:「放心,冰河谷雖強,可天南帝國背靠玄火正宗,來的也不過是兩個冰河谷的普通弟子,鬧不出什麼大動靜的。」秦風說道。

如果說冰河谷的那些長老級別的強者親自前來的話,他還真的要頭痛,不過來的只是兩個普通弟子,他還真的不放在眼裡。

「不過話雖然這麼說,但是還要是要早做準備!」秦風心中想道。

他現在白銀不缺,甚至可以用上一些靈藥來配置藥液!

「姜紫月,我要這些!」秦風帶着兩人直接走進了千金閣。

姜紫月看着這藥方上的藥材嘴角微微抽動:「秦二少,你這是準備把我這千金閣搬空啊。」

秦雄瞟了一眼藥方,一口氣差點沒有提上來,他只看到了一味藥材,可這一味藥材就價值二十萬兩白銀。

百年份的赤血參,一品下階靈藥,少說也要二十萬兩白銀。

靈藥和丹藥有着同樣的品階劃分,從一品到九品,每一品都有着下階、中階、高階之分。

一品下階雖說是靈藥之中最基礎的,可是至少要十萬兩白銀!

之前秦風購買的那些藥材加起來也不過是幾十兩白銀罷了,靈藥和普通藥材的差距就是如此巨大!

姜紫月托着下巴:「這些靈藥加起來最起碼也要三百萬兩白銀!」

「三百萬兩白銀,那就來十份!」秦風早有準備,哪怕是姜紫月報出了三百萬兩白銀的價格依舊是不為所動。

「二弟,你瘋了?」秦雄急忙捂住了秦風的嘴巴,生怕他繼續說下去。

三百萬兩白銀就幾乎要把秦家的家底掏空了,十份,那就是abc 萬兩白銀,把秦家賣了都拿不出來。

姜紫月看了秦風一眼:「秦二少夠爽快,不過abc 萬兩白銀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開脈液的配方,要你abc 萬兩白銀不為過吧。」秦風將一張藥方擺在了桌子上,上面詳細的記載了開脈液的煉製手法。

姜紫月眼中涌動着精光:「秦二少,你考慮好了?」

「只要你千金閣拿得出abc 萬兩白銀的靈藥,這藥方便是你千金閣的了。」秦風淡淡的一笑。

「好,請稍等片刻!」姜紫月將那一紙藥方塞進了懷中。

不過是一盞茶的功夫,姜紫月將一個鐲子扔給了秦風:「裏面便是你所需的靈藥了。」

秦風把玩着那一枚鐲子:「千金閣好闊氣,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