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沈星月》[秦風沈星月] - 第4章 打狗要打死

第4章 打狗要打死

「爺爺,我們秦家的產業在一夜之間被打壓!」秦雄一臉憤怒。

因為秦風的那一紙休書他們已經料到沈家的反撲,可是卻不曾想到會如此的猛烈,秦家的產業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那些牆頭草,當日風兒如日中天都依附於我秦家,如今沈家出了一個沈星月,他們便迫不及待的去投靠沈家。」秦鎮冷哼了一聲。

「二弟太過衝動了,若是沒有那一封休書,我們兩家還有迴旋的餘地,可是現在卻已經是撕破臉皮,沈家勢大,我們秦家已經被逼到了絕境!」秦雄苦笑了一聲。

秦雄是秦家的長孫,天賦不凡,十八歲覺醒了三品神魂火獅神魂,在天水城年輕一代之中已經是翹楚,可和沈星月一比還是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這件事不要再提了,這兩天盡量不要去打擾風兒,連番打擊已經讓他身心具疲了。」秦鎮嘆了一口氣。

「老爺,不好了,風少爺出去了!」突然家僕趕來報信。

「什麼,胡鬧,他不好好靜養,他出去幹什麼!」秦鎮臉色大變。

如今的天水城已經不是他秦家的天下了,沈家一家獨大,因為那一紙休書,天水城之中剛想要討好沈家的人都想要秦風的命,此刻他離開秦家等於是找死。

「爺爺,我去把二弟帶回來!」秦雄說道。

「好,一定要保護好風兒,遇到沈家的人能避則避吧。」秦鎮點了點頭。

秦風和秦盈在大街上閑逛,小丫頭開心的抱着一大堆零食,嘴裏塞得滿滿的。

「秦風,你還有膽子離開秦家?」一群人突然圍住了秦風。

秦風瞥了說話人一眼:「原來是薛家的狗,一段時間不見,叫聲越發的響亮了。」

「哈哈哈,秦風你算什麼東西,你還以為你是那個天水城第一天驕嗎,現在的你不過是一個廢人,武脈封閉,無法修鍊,而小爺已經覺醒神魂,一品神魂蠻牛神魂!」薛洞張狂的笑了起來。

薛洞今年已經二十歲了,比秦風還要大上兩歲,直到今年才堪堪達到開脈境四重,勉強覺醒了神魂,而且還只是一品神魂蠻牛神魂,這實在是不值得炫耀。

可是一品神魂還要看和誰比,他自然是不能和那些天才相提並論,可是和一個廢物比,那還是充滿了優越性的!

幾年前,他連結交秦風的資格都沒有,甚至被秦風羞辱過,可現在他卻已經凌駕於秦風之上。

秦風呵呵一笑:「所以,你是來炫耀的?」

「不,我是來打死你的!」薛洞大笑一聲,右腳一蹬,腳下的青石板竟然都出現了一絲裂紋。

蠻牛神魂雖然只是一品神魂,但是在覺醒之後卻能大幅度的增加武者的力量。

薛洞四脈已開,覺醒蠻牛神魂,他的力量已經遠遠超越了秦風,隨意一拳就能打死秦風。

殺死秦風,交好沈家,他薛家甚至可因此崛起,成為天水城之中頂尖的家族。

砰!

突然一根棍子從天而降,砸在了薛洞的腦袋上。

薛洞腦袋嗡嗡作響,身體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秦風哥哥好厲害!」秦盈在一旁拍手叫好。

秦風卻是不悅的皺了皺眉頭,雖然已經是開脈境一重,但是身體的力量還是太弱了,一甘蔗下去竟然沒有敲爆這個傻缺的腦袋。

薛洞惱羞成怒,他竟然被一個廢人給打趴下了,咆哮着再次沖了上來。

砰!

砰!

砰!

秦風每每都能料敵先機,薛洞如同傻子一般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每次都是狠狠的砸在了薛洞的腦袋上。

薛洞被秦風敲的七葷八素,連站都站不穩了,周圍的人也都是吃驚的看着秦風手中那半截甘蔗。

一個武脈封閉修為盡失的廢人,竟然憑藉著半截甘蔗把一個神魂覺醒的武者當傻子一樣打。

秦風扔掉了手中已經打爛了的甘蔗,拉着秦盈擠開了人群,消失在了街道上。

薛洞帶來的人竟然沒一個敢攔下他,連覺醒神魂的薛洞都被秦風打成狗了,他們這些連神魂都沒有覺醒的下人如何是秦風的對手?

「不可能,不可能,我已經覺醒了神魂,我是天之驕子,我不可能輸給一個廢物,不可能的!」薛洞被秦風打得神志不清,在街道上咆哮。

「少爺,我們怎麼覺得是你自己往上面撞的?」薛家的僕人說道。

薛洞一巴掌扇了過去,僕人直接被抽飛,撞在了牆壁之上:「胡說八道,你以為少爺我是白痴嗎?」

「星寒兄,你怎麼看?」在風月樓的閣樓之中,兩名少年正看着在街道上發瘋的薛洞。

「廢物終究是廢物,雲龍兄天縱之資,但是你這個弟弟卻不成器啊。」沈星寒呵呵一笑。

薛雲龍也不惱:「舍弟資質愚鈍這個大家都知道,但是這個秦風卻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簡單啊,武脈封閉都能隨手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