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沈星月》[秦風沈星月] - 第1975章 詭異

檢查了這一處陣法,確認並沒有其他的大問題之後,秦風這才放下了心。

萬徐林好奇的問道:「可是我們這樣繼續下去的話,終究還是會落入對方的圈套之中。」

現在他們三方勢力,那可是屬於面和心不和的狀態,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出現一些大的問題,那樣一來的話,可就有些應接不暇了。

這同樣不是他們願意去面對的,甚至於會令他們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

真正到達那一步的時候,又豈會有這麼簡單呢?

秦風笑了笑,隨後的他解釋道:「我早就知道他有反叛之心,這一點就不需要擔心了。」

在這件事情上面,去解釋太多,似乎也沒有太好的用處,反而會給他們帶來無盡的麻煩。

這樣的一點發生之後,終究會令人難以置信。

倘若最後的結果,已經達不到他們所要求的地步,那就只能夠動用最強的手段,希望他們能夠好自為之。

這一點毋庸置疑,即便會遭遇一些變故,那也在可接受的範圍之中。看書溂

灕江老祖有些好奇的問道:「可是你究竟想到了什麼好對策呢?我們的人都沒有辦法應對這一點啊。」

這是一個令人感覺到非常好奇的事情,百里青河的實力究竟有多麼的強大,這一點他們不需要有任何的質疑。

可若是長此以往,繼續下去的話,終究還是會帶來一些極大的變動。

這可不是簡單說說而已,萬一黑暗魔族還有天門的人給他們不斷的找麻煩,只怕再也沒有那般簡單。

其他人這才若有所思,這可真是一個棘手和麻煩的問題。

沉思了片刻之後,秦風這才說道:「灕江前輩請放心,我是斷然不可能坐視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他之所以不太願意解釋太多,也是因為內心之中還是有着自己的一些小想法。

畢竟真正發生的時候,又哪裡會給他們這麼多的選擇?

這或許會令人不可思議,卻也在情理之中,此刻的秦風其實早就已經想好了很多的應對,但現在並不適合拿出來,這可是一個大問題啊。

如果最後還是這樣,那也只能夠採取非常規辦法,至於百里青河,現在的秦風倒也有着足夠的自信,能夠應付這一點,但想要做到最好,只怕還是要憑藉著他們的一些努力才行,當他前往低級星域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這個後果。iaka

shu五

這個時候再去擔心的話,也沒有什麼太多的意義了。

回過神來之後,灕江老祖還有萬徐林都不由得點了點頭。

不論怎樣,既然這件事情秦風已經有了把握,他們自然是不會再去思考,只需要在背後支持一番,應該就能夠遊刃有餘的解決掉這個問題。

哪怕結果不如人意,他們也不會卻有過多的抱怨了。

想到這裡,他們離開了仙石星域,與其去監視對方,倒不如設下一個圈套,等待着對方往裏面去鑽,或許到時候的收穫,會是巨大的。

而且也只有這個樣子,才能夠讓他們把握到更多,不至於付出慘重的代價。

只不過當他們離開的時候,這裡卻發生了一些詭異的變化。

一道人影迅速的凝聚出來,看上去顯得相當的詭異,只是他們真沒有想到,現在會是這個樣子。

如果能夠早些做好防備的話,又豈會變成如今這個模樣呢?

「想要禁錮住我的第二分身?真是痴心妄想。」這個時候,那道人影突然說話了。

語氣之中極為不滿,但又有一些歡喜,因為這樣的事情,並不一定能夠如他們所願。

但眼下既然已經發生了,或許就不會再有那般簡單。

隨後的他便消失了,只是當這個身影消失之後不久,三人便繼續出現在了這裡。

剛才的詭異之處,他們早就已經發現了。

只是沒想到,那竟然會是黑暗魔神的第二分身,似乎已經現出了一些靈智,這可真是令人難以置信,而現在他們的臉色早就已經難看至極。

原本想要找好一些對策,現在卻發現根本就不太可能了。

「你怎麼看?」萬徐林頗為疑惑的問道。

這一點既然已經發生了,勢必就不會再有那般簡單。

而且他們必須要去想好十足的對策,才能夠解決掉這個新的麻煩。

秦風笑了笑,這一切似乎早就已經在他的掌控之中。

哪怕現在陡然發生了這樣的變故,但是百里青河會坐視不理嗎?

這一點他不會去相信的,既然能夠有所變故,足以說明接下來的暗流涌動,很有可能會帶來不小的收穫。

這可不是簡單說說而已,極有可能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變化。

隨後的他這才說道:「放心吧,他逃不出的,只要在我們的掌控之中,我想就應該能夠把他徹底的掌控住,而且百里青河也不是吃素的,若是我們將這個消息賣給他,那麼這裡發生了這樣的詭異,或許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兩人的眼神一亮,不得不說這個計謀可真是高明。

幾乎可以瞬間就阻攔,打亂他們的小心思。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倒也不至於發生那般變化。

秦風的本意,或許就是要讓對方徹底的露出馬腳。

「可是他們的智商都不低,我們接下來是否能夠成功?這都是一個未知數,說實話,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我的心中可真是沒有什麼太大的信心。」萬徐林嘆了一口氣。

身為黑龍七甲宗的總宗主,什麼樣的大風大浪沒有見過?

可是面對這些域外的人,他終究還是少了一些信心。

畢竟自己的黑龍七甲宗,已經吃了那麼多次虧了,心中再怎麼不甘,又能夠如何呢?

而且現在的秦風,雖然看上去會有其他的一些好辦法,可誰又說得准?

「不管怎樣,這個詭異之處,我們應當是要記下來才行了,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對方不斷地放鬆警惕,不是嗎?」秦風安慰道。

他還是太小瞧了對方所爆發出來的能量,畢竟身為域外的人,連這點實力都沒有的話,又怎麼說得過去呢?

看到他的臉色,秦風就知道,萬徐林怕了。

昏暗潮濕的礦道中,陸葉背着礦簍,手中提着礦鎬,一步步朝前行去。

網站內容不對,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正確內容。少年的表情有些憂傷,雙目聚焦在面前的空處,似在盯着什麼東西。

外人看來,陸葉前方空無一物,但實際上在少年的視野中,卻能看到一個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樹的影子,灰濛濛的,叫人看不真切,枝葉繁茂,樹杈從樹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開,支撐起一個半圓形的樹冠。

來到這個叫九州的世界已經一年多時間,陸葉至今沒搞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只知道當自己的注意力足夠集中的時候,這棵影子樹就有幾率出現在視野中,而且別人完全不會察覺。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聲嘆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醒來,還不等他熟悉下環境,所處的勢力便被一夥賊人攻佔了,很多人被殺,他與另外一些年輕的男女成了那伙賊人的俘虜,然後被送進了這處礦脈,成為一名低賤的礦奴。

事後他才從旁人的零散交談中得知,他所處的勢力是隸屬浩天盟,一個叫做玄天宗的宗門。

這個宗門的名字聽起來炫酷狂霸,但實際上只是個不入流的小宗門。

攻佔玄天宗的,是萬魔嶺麾下的邪月谷。

浩天盟,萬魔嶺,是這個世界的兩大陣營組織,俱都由無數大小勢力聯合形成,互相傾軋拚鬥,意圖徹底消滅對方,據說已經持續數百年。

在陸葉看來,這樣的爭鬥簡單來說就是守序陣營與邪惡陣營的對抗,他只是不小心被捲入了這樣的對抗大潮中。

歷年來九州大陸戰火紛飛,每年都有如玄天宗這樣的小勢力被連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勢力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佔據各處地盤,讓局勢變得更加混亂。

礦奴就礦奴吧陸葉自我安慰一聲,比較起那些被殺的人,他好歹還活着。

能活下來並非他有什麼特別的本領,而是邪月谷需要一些雜役做事,如陸葉這樣沒有修為在身,年紀尚輕的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事實上,這一處礦脈中的礦奴,不單單只有玄天宗的人,還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門的弟子。

邪月谷實力不弱,這些年來攻佔了不少地盤,這些地盤上原本的勢力自然都被覆滅,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谷送往各處奴役。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有一個特點,還沒有開竅,沒有修為在身,所以很好控制。

九州大陸有一句話,妖不開竅難化形,人不開竅難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開靈竅,只有開了靈竅,才有修行的資格。

開靈竅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普通人中經過系統的鍛煉後能開啟靈竅的,不過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門的,有長輩指點,這個比例可能會高一些。

陸葉沒能開啟自身的靈竅,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