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沈星月》[秦風沈星月] - 第18章 全滅

第18章 全滅

對方早有預謀,將毒粉與花粉混合在一起,在他們經過這一段路的時候引爆,猝不及防之下多多少少都會吸入一些毒粉。

然而這也僅僅是一個開始,從密林之中衝出來的山賊體內鮮血也含有劇毒,砍殺的山賊越多,積累的毒素就越多。

「先撤!」秦風一掌崩開了一名山賊,護着姜紫月往後逃遁。

「秦兄弟你們先走,我來為你們開路!」王七的真元凝聚於巨劍之上,一道劍芒轟出,毒霧竟然被劍芒撕開了一條口子。

秦風雙腿蓄力,身體彎曲,整個人如同一張弓一般!

轟!秦風腳下的大地崩塌,整個人如同一支利箭衝出了毒霧。

「想跑?」重甲武者冷哼了一聲,隨手一揮,蹄聲隆隆,數十名武者騎着駿馬飛馳而去。

枯木看着被毒霧困住的千金閣武者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意:「在我連環蝕骨毒之下,就算是真元境武者也要死!」

身披重甲的武者輕哼了一聲:「大話別說的那麼滿,有一個開脈境的小輩從你的毒霧之中跑出去了。」

枯木尷尬的笑了笑:「那小輩身上應該是有什麼避毒的寶物,不過區區開脈境能跑多遠?」

「困獸之鬥!」身披重甲的武者看着毒霧之中依舊是在頑抗的千金閣武者冷哼了一聲。

「人熊,接下來是你出力的時候了,下去解決這兩個真元境武者!」身披重甲的武者對着身旁這個只有一隻眼睛的武者說道。

人熊吐掉了嘴裏的樹枝:「此事完成之後,我是否能夠加入你們?」

「我們對你的要求是斬盡殺絕,等你將所有人的腦袋都擺在我們面前的時候,你自然是能夠成為我們之中的一員。」身披重甲的武者說道。

「好!」人熊大喝一聲,咆哮着衝下了山坡,如同一頭蠻熊沖入了千金閣的陣營之中。

「我們體內的真元!」王七和王九大駭,身中劇毒的他們體內真元都無法調動,身體也變得軟弱無力,反應遲鈍。

咔嚓!王七和王九手中的巨劍在人熊的攻擊之下應聲而斷,兩人的脖子被人熊卡住。

噗!血液飛濺,王七王九這兩名真元境武者竟然連人熊一招都抵擋不住!

秦風回頭正好看到了王七和王九被斷頭的這一幕!

那人熊的實力未必會比王七和王九強,不過是巨力境九重,然而王七和王九在毒霧的削弱之下實力下降的厲害,又因為耗費真元幫助秦風他們逃脫,這才顯得不堪一擊。

「秦風,放下我,你帶着我逃不掉的!」姜紫月趴在秦風的背上說道。

「閉嘴,我現在可沒有餘力和你多說話。」秦風哼了一聲,順手解下了姜紫月的腰帶將姜紫月和自己綁在了一起。

「你……」姜紫月俏臉緋紅,她長這麼大還沒有人敢如此輕薄她。

「噔噔噔!」馬蹄聲在迅速接近,秦風瞥了身後一眼,身體騰空而起,跳到了一株大樹的樹冠之上,朝着大山深處跑去。

「前面是天斷山脈,不能繼續向前了!」姜紫月趴在秦風的肩膀上虛弱的說道。

「天斷山脈?有危險?」秦風眉頭一皺。

「妖獸橫行,以你的實力是無法穿越天斷山脈的!」姜紫月解釋道。

「那又如何,往回走嗎,也是死路一條!」秦風呵呵一笑,毫不猶豫的一頭扎進了天斷山脈之中。

嗖!

一支羽箭射來,秦風扭動身軀避開了這一箭。

嗖!

又是一支羽箭,被綁在背上的姜紫月無法躲避,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一支羽箭射入自己的胸口。

嗡!

秦風一個轉身,以自己的胸膛硬接了這一支羽箭。

「秦風!」姜紫月一聲驚呼,她沒想到秦風竟然願意為自己擋下這一支羽箭。

秦風拔掉了這一支羽箭,箭頭僅僅是入體一分,傷口僅僅是滲出了一點血絲。

秦風反手將這一支羽箭甩了出去,沒入了一匹駿馬的腦袋之中,頓時人仰馬翻。

「小心,這個小子隱藏了實力!」一名山賊驚驚呼道。

秦風幾個騰挪,藉助樹木的遮掩,眨眼之間便消失在了這些山賊的視線之中。

追入山林之中的山賊都懵了,這是什麼情況,一個活人怎麼可能活生生的消失?

姜紫月趴在秦風的背上大氣都不敢出,她一臉震驚,秦風剛剛那幾步是如此的玄妙,利用了密林之中的光線和對方視野的盲區,輕而易舉的就擺脫了這些山賊的追捕。

秦風貓着腳步,在密林之中無聲的穿行!

突然一柄飛刀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秦風的頭頂!

秦風后撤一步,這一柄飛刀落空,貼着秦風的鼻子刺入了泥土之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