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沈星月》[秦風沈星月] - 第17章 山賊劫道(2)

「自學的!」秦風閉着眼睛回答道。

「自學成材,秦二少果然是非同一般啊,此行路途遙遠,沿途恐有山賊土匪劫道,到時候還請秦二少援手一二!」姜紫月說道。

秦風瞥了姜紫月一眼:「姜掌柜真愛開玩笑,那些山賊土匪有幾個膽子敢截千金閣的道?」

「秦兄弟姜紫月可不是在開玩笑,山賊劫道是常有的事情,不過那些山賊大多都無法活着離開罷了。」王七騎着駿馬靠了過來,他的馬竟然比秦風的高出一個頭。

「蛟馬!」秦風讚歎了一聲。

「秦兄弟好眼力啊,我這正是蛟馬!」王七頗有炫耀的意思。

所謂的蛟馬便是有一絲蛟龍血脈的駿馬,蛟馬的耐力和爆發力都遠超普通駿馬,就算是千里馬都是萬萬不及的。

「山賊土匪如此愚蠢?」秦風一愣忍不住問道。

劫千金閣的貨這擺明了是十死無生的事情,竟然也有人敢做?

「寶物動人心啊,山賊土匪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在寶物的刺激之下,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王七呵呵一笑。

秦風看了一眼千金閣的隊伍,巨力境武者就不下百人,王七更是真元境三重的武者,區區山賊土匪如何能突破這樣的防守,搶劫貨物?

「話說回來,姜掌柜竟然也在隊伍之中,這倒是出乎我的預料啊!」秦風看向了馬車。

「怎麼,秦二少覺得本小姐不能跟着出來嗎?」姜紫月反問道。

秦風看了看頭頂的太陽:「正午了,不休息一下嗎?」

「啪!」窗戶之中扔出了一個牛皮水袋,秦風下意識的接住了。

「秦兄弟我們趕路都是這樣的,吃喝都在馬上解決,今日必須趕到下一座城市!」王七解釋道。

「這麼謹慎?」秦風一愣,在他看來千金閣商隊的實力足以橫掃天水城了,何至於如此謹慎,難道還有什麼人是他們所懼怕的?

不過秦風也不是矯情的人,一路疾行,終於是天黑之前趕到了下一座城市。

匆匆休息過後,天一亮隊伍便再一次出發!

「嗡!」在趕路之時秦風也沒有停止修鍊,在第三天他終於是打通了第十一條武脈!

「還有一天的路程,我們便能趕到郡城了!」王七鬆了一口氣。

秦風接過王七手裡的囊餅:「琅山郡的郡城,希望有我要的靈藥吧!」

「轟!」突然路邊的野花爆裂,各種顏色的花粉漫天飛舞,一時間整個隊伍都亂了起來。

「有毒!」秦風大喝一聲,雙掌接連拍出,風壓吹走了花粉。

「嗖嗖嗖!」突然間,箭如雨下,密密麻麻的羽箭從天而降。

「敵襲!」王七大喝一聲,抽出了巨劍攔在了馬車前方,擋下了射向馬車的羽箭。

秦風一拳打出,氣浪震落了數十支羽箭,袖口一甩,地上的羽箭沒入了密林之中。

「噗!」羽箭洞穿了樹榦,將十餘名武者釘死在了地上。

「山賊劫道?」秦風哼了一聲,沒想到這種事情還真的被他碰上了。

在一處山坡上,一人身穿重甲,在這人身旁還有一個灰袍武者。

「枯木,你的毒藥就這點威力嗎!」那重甲武者有些不滿的說道。

「放心,這個只是開胃菜,我下的是連環毒,毒性會不斷在他們體內累加!」枯木嘿嘿一笑。

「那我就是拭目以待了,你應該清楚千金閣的實力,如果無法將他們全部留在這裡,哪怕走掉一個對我們來說都是滅頂之災!」重甲武者說道。

「我枯木出手,什麼時候有活口過?」枯木扔出了一個瓷瓶,瓷瓶碎裂,一股墨綠色的毒霧朝着秦風他們飄去!

「姜紫月,你沒事吧!」秦風趴在了馬車上,掀開了帘子問道。

「小心!」姜紫月一聲驚呼,一人舉着狼牙棒砸了下來。

「小心?你指的這這個?」秦風反手一捏,鋼鐵製成的狼牙棒竟然被他捏成了碎片,那一名山賊身體被打飛了出去。

只見那一名山賊的身體在空中爆裂,鮮血灑落了一地!

「小心,他們的血也有毒!」秦風捂住了口鼻,拉住了姜紫月的身體破窗而出。

「沒事吧,你自己能動嗎?」秦風問道。

「嗚,全身都沒有力氣,我應該是中毒了!」姜紫月渾身無力,癱軟在秦風的身體上。

五顏六色的毒霧已經包圍了整個隊伍,那些山賊的鮮血也有劇毒,一旦鮮血流出體外,毒血和毒霧混合在一起,變成了一種更可怕的劇毒。

猝不及防之下,千金閣的武者損失慘重,大半都失去了戰鬥力,周圍又被毒霧封鎖,他們無路可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