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沈星月》[秦風沈星月] - 第16章 玄火正宗小師叔(2)

正宗的護山靈獸麒麟!」李易驚恐不已。

傳說之中玄火正宗有一頭護山靈獸麒麟,是玄火正宗第一代宗主收服,一直鎮守玄火正宗的山門,極少外出!

「轟!」雲層之中一道火光閃過,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御空而來。

「雲兒幹得好!」那老者淡淡的一笑。

「你便是秦盈,你可願意拜我為師,入我門下?」那老者看向了秦盈。

秦盈躲在秦風的身後露出了一個小腦袋:「你看起來好老!」

若是別人敢在他面前說老這個字,早就死了八百遍了,可是眼前這個小丫頭卻不同,那可是自己的關門弟子!

「哈哈哈,小丫頭難道你不知道活得越久就越厲害嗎?」那老者哈哈笑道。

「是哦,秦鎮爺爺最老,但是秦鎮爺爺卻是秦家最厲害的。」秦盈拍了拍自己的小腦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秦鎮尷尬的笑了笑,在這個老者面前,他哪裡敢說自己強啊。

「小師妹,這是玄火正宗的天火長老,是我玄火正宗輩分最高之人!」楊古雲解釋道。

「沒禮貌,什麼小師妹,叫師叔!」天火長老瞪了楊古雲一眼,。

「嘎?」楊古雲傻愣愣的看着只有到自己腰部的秦盈,一個十一二歲的小丫頭,自己竟然要叫他師叔?

「太上長老,這個……」楊古雲一臉窘迫,要他叫一個小丫頭師叔真的是難啊。

「怎麼還不樂意了,你師傅是我師弟的弟子,這個小丫頭是我的弟子,你叫一聲師叔還難為你了?」天火長老哼了一聲。

「不為難,不為難,應該的,應該的!」楊古雲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小盈兒乖,以後跟着爺爺修鍊,要什麼有什麼,看誰不順眼就揍誰!」天火笑着說道。

「可是盈兒很弱,誰都打不過!」盈兒兩根食指斗在一起,有些委屈的說道。

天火長老大手一揮:「不怕,看到這小子沒有,他是玄火正宗首席真傳,玄火正宗弟子之中他最強,還沒有他打不過的。」

楊古雲淚流滿面,怎麼他就突然變成這個小丫頭的打手了。

「真的?」盈兒眨了眨眼睛。

「老夫的話,他敢不聽,反了他了!」天火長老拍着胸口豪氣干雲。

楊古雲拚命的點頭,生怕回應的慢了就被太上長老打上一巴掌。

「那要是連這個大哥哥都打不過怎麼辦?」秦盈突然問道。

「那個……小師叔你多慮了,玄火正宗之中無論是內門弟子還是親傳弟子都不是我的對手!」楊古雲糾正道,身為首席真傳這點實力還是有的。

「要是這小子搞不定,老夫來!」天火長老哼了一聲。

楊古雲一個踉蹌,太上長老出手,那豈不是要翻天了?

「太上長老放心,些許小事,小子還搞得定,搞得定!」楊古雲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他也是有些鬱悶,自己明明是傳信給自己的師尊的,也就是玄火正宗現任宗主,怎麼來的是這個天火長老。

天火長老在玄火正宗之內的輩分太高了,平日里都見不到人的,更不用說是讓他出山辦事了。

楊古雲哪裡知道七品神魂可是天大的事情,玄火正宗之內幾個老傢伙都搶破頭了,結果還是天火長老技高一籌,把那幾個老傢伙全都打趴下了,騎着護山靈獸火麒麟就趕過來了。

宗內幾個太上長老都大打出手了,玄火正宗還有誰敢和他們搶,玄火正宗宗主在他們面前也不過是一個小輩,敢冒頭,那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前輩,盈兒還年幼,不懂事,請前輩多多擔待!」秦風說道。

天火長老伸手一招,真元包裹着秦盈漂浮在了天上:「老夫的弟子就算捅破天又如何?」

「這是老夫的令牌,以後秦家便是我玄火正宗附屬家族,每年可送五名少年入宗修鍊!」天火長老甩出了一塊令牌。

「多謝前輩!」秦鎮慌忙接住了這一塊令牌。

「盈兒會好好修鍊的,秦風哥哥你一定要去看我哦!」天空之中秦盈朝着秦風招手。

秦風點了點頭:「可不要被我比下去了!」

「轟!」天火長老真元爆發,護住了秦盈,身體鑽入了雲層之中。

「吼!」火雲之中傳來了火麒麟的咆哮聲,火雲消散,天水城上空再一次恢復了清明!

秦家眾人激動萬分,這一塊令牌是無價之寶,每年都可以送五名少年進入玄火正宗修鍊,用不了多少年秦家的實力就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