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沈星月》[秦風沈星月] - 第13章 殺手(2)

秦風!」那人說道。

「好,今晚就動手,我希望明早就能看到秦風的人頭!」沈霍山說道。

「沈家主放心,我們殺手閣做事向來都是萬無一失!」那人嘿嘿一笑,身體隱入了黑暗之中,竟然在沈霍山的眼前消失了。

夜幕降臨,大牢底層,三道黑影一閃而過,看守的獄卒瞬間身首異處。

秦風睜開了眼睛:「來的好快!」

「你知道我們要來?」三人落地,皆是蒙面。

「沈霍山那條老狗在想些什麼我又豈會不清楚,我殺了他孫子,他如何咽得下這一口氣?」秦風一掌轟在了牢門之上,百鍊精鋼打造的牢門竟然被秦風一掌轟飛。

三人臉色微變,好恐怖的力量,開脈境九重竟然也能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你和沈星寒交手之時還有保留?你隱藏了自己的境界!」金童一步橫移,巨大的身軀足足比秦風高出了半個身子。

秦風的力量已經遠遠超越了開脈境九重所能達到的極限,唯有隱藏修為這種解釋了,能夠遮掩自身修為的法門雖然罕見,但並不是沒有。

「殺手的話也這麼多,你們算是殺手嗎?」秦風淡淡的一笑。

「小子你夠狂我喜歡,不過沒有實力就如此狂,可是活不久的!」金童一拳砸下。

秦風不閃不避,迎上了這一拳。

空氣震蕩,兩隻不成比例的拳頭對在了一起。

「結束了!」

張狂呵呵一笑,金童修鍊的是《鐵布衫》,淬鍊肉身的效果比絕大數功法都要強,一拳可以打出六千斤的力道。

在巨力境,每提升一個小境界,自身的力道都會有所提升,每提升一重力道最起碼也會增加一千斤。

巨力境三重最少也有abc 斤的力道,但是金童卻有六千斤的力道,足足是普通巨力境的兩倍!

轟!

秦風的身體倒飛了出去,身體重重的砸在鐵牢之上,鐵欄杆都被撞彎了!

金童一個膝撞頂在了秦風的腹部,一記重拳砸在了秦風的胸口,單手捏住了秦風的腦袋。

「天水城第一天才,不過如此!」金童不屑的哼了一聲。

「別玩了,把他的腦袋擰下來,我們也好交差!」張狂不耐煩的說道。

他們在這浪費了太多的時間了,對付一個開脈境九重的小輩罷了,何必要如此麻煩。

「這麼快就想走,不留下來再玩玩嗎?」本應該已經咽氣的秦風雙手抓住了金童的手腕,巨大的力量讓金童都承受不住,右手不由的鬆了開來。

秦風一落地,身體猛的前沖,一記重拳打在了金童的腹部。

金戈相交的聲音,這金童將《鐵布衫》修鍊到了大成境界,全身上下如今似鐵,普通刀劍都無法在他身上留下絲毫的痕迹。

「砰!」

金童手肘猛的打在了秦風的天靈蓋之上。

「轟!」

秦風身體微微彎曲,一個上勾拳打在了金童的下巴上,金童那巨大的身軀竟然被打得浮空。

「金童,別玩了,快解決他!」張狂的耐性已經消磨殆盡。

「小心,這個小子有古怪!」金童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剛剛那一拳竟然傷到了他!

「金童!」張狂和石達都不可思議的看着金童,他受傷了,竟然受傷了。

「怎麼回事,你的《鐵布衫》已經到了大成境界,他怎麼可能傷得到你?」張狂臉色大變。

金童搖了搖頭:「這小子的力量很強,不比我差!」

「怎麼可能,他才開脈境九重!」石達臉色大變。

「不好意思,我是開脈境十重!」秦風擦了擦嘴角的血跡。

「開脈境十重?」張狂等人面面相覷,開脈境只有九重,什麼時候有十重的?

「轟!」

秦風右腳一跺,金童來不及躲避,雙手護住了自己的腦袋。

在張狂和石達驚駭的目光之中,金童如同一枚炮彈一般砸進了對面的鐵牢之中,這可怕的力量直接砸穿了鐵牢!

「咔嚓!」金童的肋骨斷了,斷了六根!

不過畢竟是修鍊了《鐵布衫》的巨力境武者,身強體健,承受如此重擊尚且都能不死。

「咳咳咳!」

金童接連吐了兩口鮮血,臉色慘白,這一腳算是把金童給廢了!

「臭小子,你究竟幹了什麼!」張狂臉色大變,一柄血紅色的長刀指着秦風。

「既然做了殺手,就要做好被殺的覺悟,不過也是,你們這些人做殺手還不夠資格,沈霍山那條老狗果然沒什麼腦子,竟然找了你們!」秦風長吐了一口濁氣,引導着體內那一股力量衝擊第十一條武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