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風沈星月》[秦風沈星月] - 第10章 可怕的覺醒

第10章 可怕的覺醒

天水城之中真元境武者不過一手之數,秦鎮的神魂又是戰力極強的火蛟,能夠勝他的人真的是不多。

「不過是真元境一重罷了,我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存在呢,星寒老弟你放心,這個秦家我們兄弟兩個幫你解決!」陳劍不屑的撇了撇嘴。

沈星寒詫異的看着兩人,陳劍和錢嘉一個巨力境七重一個巨力境八重,這樣的修為在年輕一代之中的確是不俗了,可是想要和真元境一重的秦鎮過招還是差了點吧?

錢嘉呵呵一笑:「武道可不止是看修為的,功法,兵器,實戰經驗都是極為重要的。」

「不錯,那秦鎮不過是天水城的真元境,修鍊的功法和武技如何比得上我們冰河谷?更何況我和錢嘉師弟修鍊了一門合擊之法,就算是真元境也可一戰。」陳劍說道。

沈星寒大喜過望,如今沈家已經是天水城第一家族,依附於他們沈家的小家族不計其數,但是他們卻始終都無法將秦家連根拔起,原因還是在秦鎮身上。

若是能夠藉助這兩位冰河谷弟子的力量剷除秦鎮,沈家要吞掉秦家將不費吹灰之力。

像冰河谷這種傳說之中的宗門底蘊深不可測,隨意派出一個弟子都不可小覷。

沈星寒也能感受到這兩名冰河谷弟子的高傲,如果沈家沒有出一個沈星月的話,在這些宗門弟子的眼中恐怕和螻蟻沒什麼區別。

「兩位兄長肯助我沈家一臂之力那是再好不過了,我等好好謀劃一下,定要那秦鎮死無葬身之地!」沈星寒笑了起來。

「那個沈少爺,我這裡有一個壞消息,秦風恢復修為了!」秦虎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什麼!」

沈星寒猛的站了起來,撞翻了身旁的歌姬,酒水灑落了一地。

「這不可能,他神魂受創,武脈閉塞,已經是一個廢人,怎麼可能恢復修為?」沈星寒臉色陰冷盯着秦虎問道。

秦風身上發生了什麼他很清楚,能夠在噬魂符下活命已經是一個奇蹟了,可也僅僅是活命罷了,此生秦風再也沒有希望踏足武道了。

可是現在秦虎竟然告訴他,秦風恢復修為了,這根本就不可能!

「雖未完全恢復,但是已經有開脈境三重的修為,而且他還掌握了一門玄階中品武技,輕易擊敗了我的孫兒秦凌華。」秦虎將自己的所見所聞都說了出來。

「秦凌華,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是開脈境七重,覺醒了二品神魂赤炎虎吧?」沈星寒眉頭緊鎖。

「不錯,可是那秦風的棍法極為詭異,一招制敵,我孫兒根本就來不及發揮。」秦虎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開脈境七重打不過開脈境三重,這說出去的確是一個笑話啊。

「玄階中品武技!」

陳劍和錢嘉眼睛一亮,這可是好東西,在冰河谷也不多見啊。

「這小子絕對不能留!」沈星寒咬了咬牙。

「秦家竟然有玄階中品武技,幫你滅了秦鎮,那一門玄階中品武技我們要了。」陳劍說道。

「我秦家並沒有玄階中品武技,那棍法似乎是那小子獨有的。」秦虎急忙解釋,不然到時候要他拿出一門玄階中品武技來,他到哪裡去弄。

沈星寒一愣:「秦風掌握了一門秦家不曾有過的武技,這小子哪裡弄來的?」

「難道說這小子有奇遇!」沈星寒眉頭緊鎖。

一個本應該死掉的廢人非但沒死還在恢復修為,還掌握了玄階中品武技,這其中必然是有一些他沈家不知道的事情在裏面。

「我不管你得了什麼奇遇,只要你死了,一切都會結束!」沈星寒殺意沸騰,這個秦風必須除掉。

「先不要管秦鎮,把秦風引出秦家!」沈星寒說道。

秦虎點了點頭,除掉秦風那個小畜生對他只有好處,乾脆是連秦雄也解決了,這樣秦鎮一脈就再也沒有和他爭搶的資本了。

不過秦虎的算盤顯然是落空了,秦風一連幾天都閉門不出,別說是把他引出秦家了,他連自己的小院都沒有出過。

秦虎幾次都想要硬闖進去,結果卻被秦鎮親自擋了回來。

「這小子究竟是在搞什麼?」秦虎看着秦風的院落,裏面肯定是有什麼秘密。

秦鎮看着自己這個二弟,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實在是不願意相信這個二弟會勾結沈家。

「嗡!」

秦風體內傳來了一聲翁鳴,這幾日以永恆之火淬鍊肉身,輔以黑玉鍛體膏,接連打通了數條武脈,今日更是打通了第九條武脈!

「開脈境九重!」秦風嘴角一翹,打通九條武脈之後他的身體也算是恢復到了原來的水平。

不,是比原先還要強,在永恆之火的淬鍊之下,他的肉身可比普通的開脈境九重武者要強出太多了。

原先的秦風能夠在十二歲打通九條武脈,這樣的天賦在他看來都算是不錯了,可惜卻碰上了沈星月這個女人,不僅沒有覺醒神魂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