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空間:嬌知青千億物資撩糙漢》[七零空間:嬌知青千億物資撩糙漢] - 第6章 嬌知青被鐮刀抹了脖子

被蕭晨按在背後的徐芊芊,兩隻眼睛都在發光了。

「蕭晨,你好厲害啊,好有男人味兒呀!」

蕭晨:沒有男人味兒,難不成應該有女人味?

劉隊長都快被氣瘋了,「蕭晨,你莫不是瘋了,當著我的面都敢動手了?」

蕭晨冷眼掃過去,說的好像,他沒有當著他的面,動過手一樣。

劉隊長:他覺得自己有被這眼神給冒犯到。

「劉隊長,你可要給我做主呀。就蕭家他們這些野小子,說動手打人就動手打人,你可不能再姑息他們了呀。」

「當著你的面都敢這樣動手打人,背地裡,還不知道會怎麼折騰我們這些可憐人呢。」陳金花拍着大腿又哭又喊。

徐芊芊一聽陳金花這話,是要上綱上線了,那可不成。

她立刻撥開了蕭晨的手,跑到劉隊長身邊,扯着他的衣服袖子,跟一隻受了委屈的小貓一樣。

「劉隊長,我也要告狀,我們這個屬於正當防衛。陳嬸子一來就罵我跟蕭晨搞破鞋,說話還那麼難聽……」

徐芊芊說著話,眼睛就紅了,眼淚滴答滴答的往下落,跟不要錢一樣。

「我可是個還沒嫁人的大姑娘,被她這樣說,傳了出去,我還有什麼臉面見人?」

「我,我乾脆不活了。」徐芊芊看見旁邊有鐮刀,彎腰撿起來就對準了自己的脖子。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我就以死明志。」

劉隊長都懵了。

這就要一哭二鬧三上吊了。

這一屆的知青可太難帶了。

「徐芊芊,你敢!!快點把鐮刀放下。」蕭晨猛然一喝。

他這麼一喊不要緊,徐芊芊直接手一滑,那鐮刀就在脖子上划了一個口子。

鮮血立刻沁了出來,滴滴嗒嗒的往下流,很是嚇人。

「我的媽呀!」劉隊長也是被嚇了一跳,「蕭,蕭晨,趕緊送她去衛生院,快!!」

「嗯。」蕭晨一步衝上去,脫了自己的衣服,一把按住了徐芊芊的脖子。

「按着,用力。」蕭晨冷着臉吩咐。

徐芊芊被唬了一跳,愣是沒敢吭聲。

可等蕭晨抱着她要走的時候,她還不忘衝著劉隊長喊。

「劉隊長,我要是死了,就是被陳嬸子她們這些亂嚼舌根子的人給害死的。」

「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等上級下來檢查的時候,一定要跟他們說明情況呀。」

「不能讓我白死啊。」

「我就算是死,我也要天天晚上去找陳嬸子,我要好好問問她,為啥要害死我?」

「陳嬸子……我死的好冤啊……」

凄厲的慘叫聲,愣是讓一眾碎嘴子,青天白日,大太陽底下打了個寒顫。

就連陳金花都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爬了起來。

「劉隊長,這事和我沒有關係啊,是她自己拿鐮刀抹脖子的,可別怪我頭上。」陳金花第一個撇清關係。

「跟我們也都沒關係。」其他嬸子們也都跟着狂搖頭,把自己摘出去。

劉隊長氣了個半死,「一天天的沒事幹是嗎?徐知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們都得拉去坐牢。」

「看你們還敢不敢廢話連篇了。」

「還不都快給我去幹活?」劉隊長怒喝。

「再敢給我惹事,我就把村裡最重最難的活都派給你們。」

陳金花嘿嘿兩聲,「幹活幹活,我這就去幹活。」

話說完,她轉身跑了。

其他人見狀,也不敢再耽擱,趕緊散開來,幹活去了。

劉隊長看着那一臉茫然,還處在原地的趙玉環,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走過去安慰了一聲,「蕭晨他媽,你也別太軟弱了,該反抗的時候就要反抗。」

趙玉環一臉窘迫的點點頭,可那兩隻撲閃的大眼睛中卻只有緊張跟不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