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和奶奶分家後帶系統旺全家》[七零:和奶奶分家後帶系統旺全家] - 第5章 道歉2(2)

>其他人看到阮旭和阮敏也在心裏有些嘀咕,偷偷問阮甜怎麼回事,阮甜只說沒什麼事,就是一起玩。

阮甜偷偷跟姐弟倆聊了聊,讓他們主動點,參與到大家的聊天和活動中來,姐弟倆也爭氣,很快就和大家玩到一起去了,也不知道是自己母親的交代還是因為之前沒人和他們玩害怕了。

總之這次玩耍大家都很高興。晚飯後阮甜和阮蓮花趴在陳氏身邊「娘,你為什麼答應大伯娘帶着他們玩啊。」

陳氏摸摸她倆的頭說「都是女人,有能力就幫幫她。再說了那姐弟倆也不是很壞,只是有這麼個不通事理的奶奶。上一輩的事情,咱們不要扯到你們這輩的身上。」

聽着聽着兩姐妹挨着母親睡著了。

這時候阮家大伯房間里,兩夫妻正在說話,劉氏聽了今天陳氏的話之後總有些心神不寧,阮大伯看到自家妻子不太對勁,問她「你今天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劉氏不知道該不該說,一番掙扎過後還是說了「陵哥,你說如果我們當初在二弟分家的時候也分了現在我們會是什麼情況呢。」

阮大伯沉思了下「想那麼多做什麼,二弟他們分家後日子過得也不好。」

劉氏撐起身「但是他們現在不用受氣了,沒有公公婆婆管着陳氏自由的很。」

她撇撇嘴「況且咱媽偏心小弟你又不是不知道,但凡有什麼好吃的好用的就送到他們那裡去了,小旭因為那件事都沒人和他玩了,咱們大兒子都到了要娶親的年紀了,他以前雖然混賬可還是有小姑娘願意跟他講話的,因為那件事,我都怕他討不到媳婦。」

阮大伯仔細想了想也是這個理,從小母親就偏心小弟,要不是自家妻子生了兩個兒子,母親的心早偏到山那邊去了。

劉氏拍了拍阮大伯「我跟你說話你聽到沒有,總之你給我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阮小叔那邊倒是沒想過分家,畢竟自家老娘一直都偏心自己,分家得不到好處。

樹上的蟬一直在叫,小時候一直以為只要抓住了蟬就抓住了夏天,可沒想到是夏天的太陽先抓住了我們。

對於農村裡的娃來說夏天除了去小河裡打水仗,捉小魚小蝦,還要幫父母親割稻子種稻子忙雙搶了。

作為一個生活在有空調有冰箱的世界的人阮甜表示根本接受不了農村裡的夏天,實在是熱的人受不了,她一直癱在家裡能不出去就不出去。

這天路建軍帶着一幫小孩子來她家叫她們出去玩水,阮甜猛地從凳子上起來拉着姐姐就過去了,這天實在是熱的她受不了。

話說路建軍自從教了村裡的小孩子打彈弓後他就成為了新一代的孩子王,大家都很服他,他走到哪兒都有孩子跟着他玩兒。

孩子們找了一條水比較淺的小河在一起泡腳打水仗,游泳,捉小魚,農村娃子們帶着一股子野草般的生命力蓬勃生長着。

阮甜一個人坐在樹陰處的河邊,把腳放進水裡好不自在,路建軍走了過來,兩人小聲地說著話,路建軍告訴阮甜在幫父母忙過雙搶後他就要參軍去了。

阮甜還有些傷感,雖然小夥伴就要離開家鄉好幾年都見不到了,阮甜還是很很為他高興,祝福他前程似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