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雲凝陸晏琛》[喬雲凝陸晏琛] - 第8章 一、一千萬!

  分明是嘲諷,但夏微涼卻聽出了意味深長的感覺。

早餐在讓人窒息的尷尬中結束。

夏微涼一出門,保鏢就出來了,恭敬的站在霍知遇面前,「霍總,要跟上太太嗎?」

霍知遇神情淡漠,「不用,隨她去。」

話說完,餘光就瞥到她剛剛放在茶几上的菜籃子。

微微蹙眉,「將那東西處理了。」

「是。」

保鏢上前,將籃子拿起,不慎撞翻了茶几上那個單獨的罐子。

「哐當!」

瓷罐四分五裂,一隻巨大的紅蠍子爬了出來,伸着腦袋左右看看,滿是警惕。

保鏢後退好幾步,神色嚴峻。

霍知遇顯然也發現了,想到剛剛夏微涼小心翼翼的將那個罐子單獨拿出來,還很寶貝的樣子,他眸光一沉。

上前奪過保鏢手裡的籃子,打開。

蠍子,蜘蛛,蜈蚣……

以及各式各樣長相奇怪的小蟲子,在籃子里蠕動,

錢叔站在一旁,頭皮陣陣發麻,「先生,太太這是,這是投靠他了?」

「……」

男人臉色陰沉,低垂的眸子掩住了眼底的情緒。

好半天之後,才將籃子遞給錢叔。

「放回去。」

日頭緩緩升高,給城市高樓被籠上一層金色的光,清風拂過,新綠色的樹葉兒在陽光下搖搖曳曳。

夏微涼到達約定的咖啡廳,余詩茜已經在卡座里等她了。

女人坐在靠窗位置,一身慵懶華貴的裝扮,臉上畫著精緻的妝容,捏着白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動作優雅動人。

從她這幅嫻靜自得的樣子,還真看不出半點夏家落敗。

一見夏微涼進來,她忙站起身來迎接。

滿臉關切,「微涼,你沒事兒吧?霍知遇昨天有沒有為難你啊?」

「他能怎麼為難我?還不是只能給我離婚協議。」夏微涼落座,下巴微抬,滿臉囂張與不屑。

其實從昨天到現在,她已經捋清了以前的記憶,了解了余詩茜的假面孔。

但她始終想不透她這樣做的目的。

夏家倒了,對她沒什麼好處?

夏彥淮卧病在床後,她便更大膽的攛掇夏微涼離婚,分明是把夏家往死里整。

所以她決定繼續裝蠢,讓她慢慢露出馬腳。

余詩茜本來還擔心這大小姐真的對霍知遇有感情,現在聽到這話……

勾了勾唇角,體貼詢問,「昨晚是不是姓霍的威脅你了?你跟藝鳴一路走來,我看得最清楚,怎麼可能說不喜歡就不喜歡呢?要是有什麼難處跟姐姐說,姐姐一定站在你這邊!」

從余詩茜嫁進門後,夏微涼原本並不喜歡她。

但是耐不住這女人『掏心掏肺』的對她好,二人年紀相仿,有更多共同話題,談及喜歡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