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雲凝陸晏琛》[喬雲凝陸晏琛] - 第5章 也用這麼拙劣的手段?

  卜煙,「???」

毒舌鬼,活該你妻子出軌!

卜煙拿着睡裙氣沖沖的進了浴室,不信就算了,反正她沒騙人就問心無愧。

快速洗完澡,她湊近鏡子打量這張陌生的面孔。

眼含秋水,膚若凝脂,微微上揚的眼角增添了幾分明媚和張揚,精緻的五官,帶着侵略性的美……

是副好皮囊,但比起以前的她差了點。

機緣巧合,上天給了她第二次機會,她一定會好好把握住。

她剛剛沒開玩笑。

三月初三確實也是鬼節。

以前聽寨子里的老人說,三月三過後,寨子里會多出一些失魂之人,有的經過親人的呼喊和秘術招魂能叫醒,有的卻徹底長離人間。

因為鬼市收市之際,有很多遊魂在陰間流連忘返,不願意回來。

對着鏡子里的人笑笑,「我不管你是貪玩,還是厭倦了這人間。現在我才是夏微涼,這個人生就由我來做主……」

書房裡。

霍知遇套着一件浴袍,慵懶的倚在沙發上,長指夾着一根香煙。

面前站着夏微涼的隨身保鏢,在彙報事情。

「你是說,白藝鳴給她下藥?」

「是。」

男人咽了咽口水,有些忐忑,「他想找人玷污太太,我們想讓太太知道他的真面目,就想等會兒再現身,但沒想到……」

沒想到夏微涼反應這麼激烈,悄無聲息的跑了。

而且還摔下了斜坡。

「今天早上,我們在山腳下找到太太,白藝鳴也出現了。」

霍知遇表情始終淡漠,只是聽到她逃跑時,捏着香煙的手指頓了一下。

腦海中浮現出她剛剛電話里那些話,冷笑了聲。

是認清情夫的真面目,算計到他頭上來了?

三年前他接手霍氏,霍家那群狼虎視眈眈,每個人都在等着他摔下來。處境艱難之際,夏彥淮拋出來橄欖枝。

夏家是帝都高門,有夏彥淮疏通關係,他這條路會輕鬆很多。

對於女人,霍知遇從來無感。

在他的認知里,如果對商業有利,而且聽話,他不介意在家裡添置一件漂亮的花瓶。

但是這花瓶比他想像中的更不安分。

半年前夏彥淮出事,夏家失勢,對他沒有用處了。

但是他念及昔日情分,依舊給這花瓶霍太太的所有特權。

然而她看不清形勢,還屢次挑戰他的底線。

這次更是跟人私奔?

那他滿足她,直接趕出霍家便是。

本來以為皆大歡喜,他也終於甩開了這腦殘的女人了,卻怎麼也沒想到,她反悔了。

還鬼附身?

那附身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