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雲凝陸晏琛》[喬雲凝陸晏琛] - 第4章 你喜歡受委屈?

  搖搖頭,腦仁兒有點疼。

這對狗男女,都不是什麼好貨色,活該……

等等,她現在是夏微涼!

不能罵自己!

卜煙很快打住,專心致志的在一堆五彩絢爛的白裏面挑顏色。

手機鈴聲適時的響起。

她嚇了一跳,不可思議的將手機從裙子兜里掏出來。

被水浸泡的手機屏幕閃着鋥亮的光,畫面清晰如常,比她以前用的老人機清晰無數倍。

果然,有錢人手機質量都好。

屏幕上顯示着『詩茜姐姐』四個字,讓卜煙心裏一惡。

余詩茜比她大不了幾歲,憑藉善解人意又忍辱負重的性子,爬到夏家夫人的位置。

又想當她後媽,又不願意被叫老了,哄騙着以前的夏微涼跟她姐妹相稱。

偏偏夏微涼這花瓶頂着夏彥淮的反對,欣然同意了……

點了接聽鍵,「喂?」

她聲音懶散,沒有平時的咋咋呼呼。

電話那頭頓了一下,「微涼?」

「是我。」

「你現在在哪兒?」

余詩茜欣喜,扮演了好姐妹的角色,「還跟你藝鳴哥哥膩在一起嗎?有個好消息保准你開心!」

「是離婚協議嗎?」

她漫不經心的問道,挑中了角落裡一件粉色的睡裙。

那頭一頓,「你知道了?」

「知道了啊,霍知遇剛告訴我了。」

「你在霍家別墅?是被那霍閻王抓回去的?天殺的,這可怎麼辦啊!需不需要我派人幫你……」

「不用。」

卜煙聲音慢悠悠的,「白藝鳴那傻缺,看什麼自然風景,害我掉水裡不說,自己還被毒蛇咬,太蠢了,我現在想到他那一副蠢樣就犯噁心,我移情別戀了。」

「什,什麼?移情別戀?」

這花瓶追白藝鳴,追了一年之久,還說白藝鳴是她見一個愛一個里,最後一個。

她好不容易將白藝鳴收為自己的裙下之臣,將這花瓶哄得團團轉,只差最後一步就要成功了。

她現在移情別戀?

「不是,微涼你聽我說……」

「說什麼說!我都說我移情別戀了你還勸,什麼居心?」她不耐煩,模仿着以前夏微涼趾高氣昂的語氣。

余詩茜忙陪着笑臉哄,「好好好,你又移情別戀了誰?姐姐永遠支持你!」

「我啊,」卜煙環視了一圈,卧室里空空如也,眼底閃過几絲狡黠,「我有點喜歡霍知遇了,怎麼辦?」

「什麼?!」

「對,我喜歡霍知遇。」

卜煙自顧自的肯定,然後繼續吹,「我今晚上才突然發現,他長得比白藝鳴好看百倍呢。而且身材好,脾氣也好,最重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