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雲凝陸晏琛》[喬雲凝陸晏琛] - 第3章 你想死?

  笑話,好不容易爬進來,怎麼可能這麼窩囊的被丟出去。

白藝鳴想找人**她,後媽蛇蠍心腸,她無家可歸,身無分文,再被霍知遇丟出去,不是死路一條嗎!

何況她現在腦子裡還是一片混亂,本能的覺得這裡最安全……

「夏微涼!」

男人額頭青筋暴起,聲音咬牙切齒,「拿開你的臟手!」

這女人到底去了什麼地方,臟成這幅鬼樣子,還敢往他身上湊。

整個帝都,誰不知道霍知遇潔癖嚴重?

曾經有女人在宴會上撞到他,想引起他的注意,但一時不慎紅酒撒到他的西服上,他當場斷了那女人一隻手,將人丟出會場。

至此,被冠上活閻王的稱號。

以前的夏微涼就算再作死,也沒做這樣的事。

但是此刻的卜煙不知道,還抬眸可憐巴巴的望着他,「你答應不扔我出去,我就鬆開!」

霍知遇眼眸沉下,凜冽的嗓音一字一頓,「你想死?」

「……」

卜煙肩膀抖了抖,咬着下唇,企圖喚醒他的良知,「霍知遇,我們不是夫妻嗎?」

「昨天就不是了。」

話落,男人豁然伸手,像拎小雞一般將她提起,大步往樓下走去。

卜煙心裏着急,抓住他的手,以一個奇怪的姿勢出腳。

男人眸色冷沉,另一隻手準確捉住她的腳腕,沒想到夏微涼耍賴,就着他的力道縱身一跳,雙腿穩穩的盤在他腰上,手臂抱緊了他的脖子。

結婚三年,二人從來沒有過這麼親密的距離。

霍知遇身子猛的僵住,危險的眯起了冷眸,眼神像是要將她千刀萬剮。

比起剛剛的無賴,女人精緻的臉蛋兒上多了些茫然,「為什麼不是了?我們不是經過家族同意,不能輕易離婚嗎?霍家還需要我父親的支持……」

「你覺得夏家目前的情況,有能力支持我?」

霍知遇沉聲,竭力隱忍,「離婚協議我已經送到夏家了,從你昨天跨出這道門,就不再是我霍家的人!」

他其實大可以用暴力手段對付她。

但是今晚的夏微涼,太反常。

對上這雙赤誠靈動的眸子,驚訝遠大於憤怒,他竟然有些下不去狠手。

卜煙心裏一沉,面上強裝淡定,「那,那就是還沒離完?在拿到離婚證之前,你也不能趕我走,對不對?」

「……」

霍知遇低頭看她,幽深沉寂的眸底帶着審視。

卜煙被他看得膽怯,低下頭,小聲的確認,「對不對?」

「滾下去。」

他聲音淡漠,倒是沒否認。

卜煙當他是默認了,小心翼翼的從他身上跳下來。

退開兩步,這才認真的打量他。

男人五官深邃,身形修長,一雙黑眸凌厲冰冷,就算是穿着居家服,都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距離感,比她在苗地見過的任何一個男人都要俊美。

觸及到他乾淨的居家服上那些黑乎乎的爪子印,卜煙眼底訕然。

她伸手,狗腿的幫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