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的合作小說》[前任的合作小說] - 前任的合作小說第2章  

小說主人公是的書名叫《》,是一部關於主人公的火熱小說,憑藉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搬家的第一件事,我立即買了一隻英短藍貓,我想養貓很久了,但師沛新不讓。
說來好笑,理由竟然是陸可可對貓毛過敏。
陸可可很守信用,我剛搬到新家就收到了銀行發來的轉賬信息,心裏那塊大石頭總算放下,當即給閨蜜打電話,讓她晚上出來嗨。
…搬家的第一件事,我立即買了一隻英短藍貓,我想養貓很久了,但師沛新不讓。
說來好笑,理由竟然是陸可可對貓毛過敏。
陸可可很守信用,我剛搬到新家就收到了銀行發來的轉賬信息,心裏那塊大石頭總算放下,當即給閨蜜打電話,讓她晚上出來嗨。
酒吧燈光閃爍,耳邊是嘈雜的電音。
我興奮地拍了一下閨蜜林琳的肩膀:「隨便喝,今晚的消費由秦小姐買單。
」林琳一臉憂鬱地望着我:「映雪,你們真就這樣結束了?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手機鈴聲就響了,是個陌生號碼。
「誰啊?
」「你挺現實啊,剛拿錢就把我拉黑刪除?
」電話那頭傳來師沛新冷嘲熱諷的聲音。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
」我耐心解釋道,「我還沒拿錢之前就把你拉黑刪除了。
」他被我氣的語塞,咬牙切齒道:「你行啊?
三年沒上過班了,還能找到工作嗎?
餓死別來求我。
」「放心,那五百萬我一定省着花。
」我說完就毅然決然掛掉了電話,順手把這個電話號碼也拉黑了。
這男人真是莫名其妙。
……我全款買了房車,手中的錢所剩無幾,我決定自己做點生意。
至於做生意的本錢嘛,我目光停留在了置物架上的奢侈品上。
這些都是做替身時,師沛新給我買的,現在這些東西我用也不合適,不如賣了,能湊一點算一點。
東西太多,不方便拿,我就全部裝進了一個大的編織袋裡扛進商場,我記得這邊有個二手奢侈品寄售。
我氣喘吁吁到了四樓,就見陸可可和師沛新手挽手從電梯下去。
我呼吸一窒,忙不迭躲到了一家化妝品店裡。
導購員很嫌棄地掃了我一眼,趾高氣揚地說:「女士,我們這裡是高端護膚品牌店,你不要把垃圾帶進來。
」我將編織袋的拉鏈拉開一條縫子,讓她看一眼,然後在她無比震驚的目光中瀟洒離去,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
終於到了五樓的一家奢侈品回收,我在店員們的注目禮下一件一件將東西拿出來,擺滿了玻璃櫃。
我和櫃姐正談價錢,肚子痛忍不住去了趟洗手間,回來時就見到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站在櫃檯外面,拿着我的卡地亞項鏈細細觀看。
「呀——今天到這麼多貨呀!
」她的聲音很尖銳,帶着幾分刻薄,我一聽立即就想了起來,這是我的高中同學王欣,她是個富二代飛揚跋扈,總愛欺負家境差的同學,我和她從小就不對付。
我臉色一僵,心裏直嘆晦氣。
真是見鬼了,總遇到不想遇見的人,一遇還遇兩,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但我的東西都在這裡,總不能不要了吧,只得硬着頭皮上去。
王欣自然很快就認出了我,她眼神像雷達似的從我身上掃描一圈,旋即滿意地笑了起來:「哎呀,秦映雪,你在這裡上班呀?
」在她看來除了上班這個原因,我是萬萬不可能出現在這樣的地方。
「不是。
」我露出了一絲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我來賣點東西。
」「你能賣什麼?
這裡可只收奢侈品,你的東西誰要啊?
」她的眼睛毫不避諱地流露出鄙夷。
這話簡直是老奶奶鑽被窩,給爺整個樂了。
我指着她手裡愛不釋手的卡地亞項鏈,忍俊不禁道:「怎麼沒人要,我看你就挺喜歡。
」王欣這才反應過來,慌忙將項鏈放回去,好像燙手一樣:「這是你的東西啊,我就好奇看看。
」她說完又去拿了另一件東西,我很不幸地告訴她,那也是我的。
似乎是覺得丟了面子,她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怒沖沖告訴櫃姐最好看一下購買單據,免得收了來路不明的東西,內涵我的東西是偷的。
店裡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變得怪異起來,好像我真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