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有毒:肖先生的心尖寵》[前妻有毒:肖先生的心尖寵] - 第2章 還是離婚吧

  以前我怎麼沒發現,我老公的這位表姐這麼有演技呢?
感情我一直以來的逆來順受,在她面前只是傻瓜的表現。

  曾經,我對她是很同情的,也願意忍耐她的一些過分行為。

  因為在結婚之前漲幅就告訴我,表姐為了救他而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利。

  這對於任何一個女人來說,都是殘忍的。

  我當時還跟丈夫說,以後一定要對錶姐好,我們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

  我沒有婆婆,我的公公是個理想型的畫家,雖然沒什麼名氣,但是畫畫是他一生的愛好和夢想。

  他喜歡背着一個畫板到處走,看到他喜歡的畫面就隨筆畫下來,我一直覺得他的畫很有生活,能讓你很輕易的就將自身融入其中。

  我和丈夫一直覺得只要公公身體健康,只要他開心,做什麼都好!
他的畫賺不了多少錢,我們就按時的往他的卡里打生活費。

  公公待我很好,他經常在外,我們見面的機會也不多,但是每次他回來,都會給我帶一些新奇的小物件。

  我是一個孤兒,在我大學畢業那一年,父母出去旅遊遇上了空難,留給我一個不足四十平米的房子,和一些存款。

  這些我都在結婚的時候當做嫁妝帶到了肖家。

  所以,對於我來說,表姐就像是我的婆婆,我是打心眼裡想要對她好,和她好好相處。

  結婚以後,表姐一直以各種理由參與我們的生活,但我的忍讓竟然成為了她在我家橫行跋扈的先決條件,她認定了我不能惹她,所以總是在我們的生活中指手畫腳。

  就像現在,為了達到讓丈夫和我離婚的目的,她表現出一副我讓她受了很大委屈的樣子。

  實際上,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各自的心中有數。

  「小洛,這是你做的?」

  肖何似乎是有些不相信,但表姐那麼委屈,他最終還是用質疑的眼神看向了我。

  那一刻我的心有些涼,我不過就是長得有些黑,臉上的五指印沒有那麼明顯罷了。

  而且我也不會那麼裝可憐裝無辜。

  我只是在心裏冷笑,卻不做任何的回答。

  我知道表姐一定還有話要說,她不會給我解釋的機會。

  「肖何,說來也是表姐不好,我和小雪在附近逛街,有些累了,我想着正好有這裡的鑰匙,就帶着小雪上來坐坐,沒想到小洛回來就很不高興的樣子……」

  我冷漠的看著錶姐不停的擠眼淚,也分明能夠感覺到肖何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但是,我仍舊一句話不想說。

  我不想自討沒趣,在這樣的情況下,肖何一定是向著表姐,所以我說什麼都是多餘。

  「小洛,快跟表姐道歉!」

  丈夫拉了拉我的胳膊,遞給我一個眼神。

  那一刻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四個字——不可理喻!

  甩開他的手,我失望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轉身回了卧室。

  回到卧室,我才想起還被自己抓在手裡的垃圾袋,隨手扔在了卧室的垃圾箱里,獃獃的站在那裡,任憑兩行眼淚奪眶而出。

  客廳里漸漸沒了聲音,一定是老公送表姐和那個叫小雪的女人去了。

  我坐在卧室的床上盡情的哭了一會,然後去洗手間用冷水拚命的洗臉,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想讓他看見我哭。

  等我哭夠了回到客廳,剛才被表姐掉在地上的手機,安靜的躺在客廳茶几上。

  應該是肖何幫我撿起的吧。

  他總是這樣貼心和溫柔,這也是我愛着他不願意放棄他的理由。

  我抓着手機,默默的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

  其實電視上演的是什麼內容我根本不知道,腦子裡早就已經亂作一團。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背後響起了開門的聲音。

  我轉過頭,看着丈夫換好鞋之後向我走過來。

  不知道開口說什麼,我只能默默地看着他。

  他在我的對面坐下,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小洛,你今天為什麼要動手打表姐?」

  「原因你表姐一定都跟你說了,我說你會相信嗎?」

  我的聲音很平靜,當他這麼問我時,我的心撕裂般的疼着。

  我很想告訴他是表姐先動手打的我,可想了想又把話咽了回去。

  「我沒有別的意思!
小洛,離婚是我們兩個人的意願,我不希望你把怒氣發泄到表姐的身上。」

  「肖何,真的是這樣嗎?
我們兩個人會有離婚的衝動,難道不是你表姐一手造成的嗎?
這兩年,她都做了什麼?
你為什麼就是裝作看不見呢?
難道我受了這麼多委屈你就真的一點不心疼嗎?」

  我想發泄,想要把我內心中所有的話都說出來。

  其實我和肖何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我們幾乎從不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