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歲歲,許你常歡》[千千歲歲,許你常歡] - 第3章 熟悉

因為答應了趙思淵要帶他逛一下,兩人早早起來簡單洗漱了一下就出門了,一路上江小漁都在為趙思淵講解村裡的人情和一些稀疏的家常,基於兩天的了解,兩人也沒有過多的陌生疏遠,相處之間就像很平常的關係,趙思淵開口「你真的想跟我一起出去嗎?外面那個世界很殘酷的吃人都不吐骨頭」「沒這麼恐怖吧」「有,尤其是我在的那個地方更恐怖,稀里糊塗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的有很多,即使這樣你還想出去嗎,要是你留在這裡就算你見識不了太多精彩,至少可以平安快樂地活到老,」「那我們角色互換一下,換做是你你願意一輩子待在這裡嗎?」「不願意,好的我懂了」「再說村裡要是沒有外來人我就嫁不出去了,要做一個黃花老閨女了」「這麼說你出去就為了找男人唄?」「膚淺,我是為了延續後代」「好吧,那為什麼一定要出去呢,你們村裡沒有小夥子嗎?」「有,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處的像兄弟,不好下手更不好下口」「你真的只是一個及笄的小女孩嗎?」「有什麼不能說的,凡成大事者必不拘泥小節」「嗬,說起話倒是一套一套的」兩人說話間已經走到了江邊「那天我就是在這兒撿到你的」江小漁指着一處江灘說道,趙思淵看了一下江面再環顧了一下四周,兩面環山,中間一條洶湧的大河崩騰而過不禁心裏感慨真是福大命大「真是個避世的好地方」「好地方是好地方,就是有點閉塞」「你從來沒有出去過嗎」「沒有」「在這兒走半天我連路都不曾見,你在這兒生活這麼久你應該認路的吧」「村裡的路肯定認啊,一天都不知道要走幾遍呢」「我不是說村裡的路,我說出去的路」「那我不知道,出去的路只有大一輩的人知道,他們從不告訴我們」「那我們出去的時候怎麼辦?」「爺爺會安排的,不用我們操心」「好吧,還有個問題啊為什麼走了這麼半天怎麼都不見你們先人的葬地,一座都沒有啊,太不合常理了吧」「我們這裡死去的人都是水葬的,祖先信奉自然,認為人一出生就在向自然索取,所以我們死了就回歸自然,」「那葬在土裡也是回顧自然啊,而且還可以給後人留個念想,逢年過節的也可以祭拜一下」「不需要念想,念想在心中」說這句話的時候江小漁的臉已經冷了下來,趙思淵沒注意看繼續開口問道「那你的父母呢?為何不曾聽你們提起」「很早就去世了,爺爺外公怕我傷心所以不會在我面前提起,要是問完了你就稍微安靜一會兒,再問東問西我把你扔江里餵魚」這還是趙思淵第一次見到江小漁冷漠的樣子嚇得馬上噤了聲。

這簡單一逛兩人就逛到了中午正巧碰到了九秋提着魚簍裏面的魚又大又鮮活「九秋姐姐,去取魚了嗎,今天的魚個頭不小呢還活蹦亂跳的」江小漁打着招呼說道,「嗯,今天收穫不錯,兩天沒見你去哪兒了?」「昨天上山去了,今天帶着我的病人散步」說完瞟了趙思淵一眼「那你們倆還沒吃飯的吧,走走走,正好,今天魚不錯,嘗嘗我手藝」「九秋姐姐的廚藝是最好的,很久沒吃你做的飯了,那我們就不客氣了」江小漁笑着說,九秋笑着看着跟在身後的趙思淵對江小漁打趣「小漁,你撿的這個病人還是個大帥哥呢,要不你們兩個就別出去了,都留下來吧」江小漁急開口「九秋姐姐,你可別瞎說,我才十五呢,不急不急,我還要去看大世界呢」趙思淵跟着說道「對啊,這麼小的小屁孩身體都發育不完全,就別急什麼人生大事了吧」這話說的江小漁猴急「小屁孩都是那些鼻涕蟲,我這十五的人怎麼就成小屁孩了,而且我發育完不完全你怎麼知道,你就是覺得我沒承認你帥你生氣了吧」趙思淵被江小漁的腦洞折服「好好好,是我說錯了,對不起」江小漁繼續說「哼,你以為自己大一點就了不起嗎?說起話來一副教訓人的口吻,真討厭」趙思淵從牙齒里擠出兩個字「我改」「這還差不多」。

吃過午飯從九秋家裡出來後趙思淵提議江小漁帶他去爬山,江小漁撅着嘴「山有什麼好爬的,你就是又想探路吧,我真搞不懂你跑大山裏面搞什麼情報,這裡有什麼你值得挖掘的東西嘛,我告訴你山那邊還是山,離我們近的這些還可以爬一下,但是這山的背後也是山,斷崖中間有瀑布,瀑布後面就是千丈石峰,想爬也爬不上去啊,你會武功要不你自己去?路很好找的,你就直接先登到山頂就能看見石峰了都不用我帶路,我就不跟你瞎折騰了,爺爺回來罵死我的,凈搞些無聊的事做」聽江小漁這樣說趙思淵也打消了念頭,兩人邊說邊往回走,一路上趙思淵指揮江小漁拔點野菜薅點野草說他帶回去做菜用,江小漁也是長了一番見識,這路邊的野草野菜也能上桌了,但反正是趙思淵發揮,她也沒多問,就趙思淵讓采什麼她就采什麼,晚上趙思淵將白天採的野菜端上桌,雖然是很簡單的菜卻引得江小漁驚嘆連連「哇塞,這野草也能這麼好吃嗎,我怎麼從來不知道,村裡沒一個會做這些欸」「那當然了,這是外面世界的做法,外面比這好吃的多了去了,你肯定喜歡」「嗯嗯,等我出去了我一定要吃很多很多好吃的」,接下來的幾天都沒有什麼波瀾,江小漁依舊每天早早出去收網或捕獵,順便在路上采些野菜野草帶回家給趙思淵,自從吃了一頓趙思淵做的飯江小漁再也不想做飯了,倒不是她覺得自己做飯不好吃而是她認為飯還是別人做的吃起舒心,而趙思淵也沒有纏着江小漁問東問西也沒有要求江小漁外出帶他,因為他知道江小漁年紀雖小但是不傻問也問不出個子丑寅卯還不如乖乖等身體康復了等着他們送他出去,反正江小漁也要一起出去,他們總不可能害他,於是就蹲在家裡養養身體練練劍,沒事做做飯,日子很清閑,比起他在外面的時候忙的像陀螺一樣的日子不知好多少倍,於是在這樣悠閑的時光里還有江小漁每天悉心配的葯下還沒七曜趙思淵身上的傷就好利索了,而他傷好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告訴千珏顏和江小漁準備好就可以出發了。

當天晚上村裡一起長大的所有夥伴都來送行,大家圍坐在一起為江小漁擔憂為江小漁祝福,最大的阿龍率先說「小漁,雖然你年紀小,但是你有主見,你想出去我們都不攔你,但是要是外面待不住了你就趕緊回來,別在外面受委屈」江小漁回道「好的阿龍哥,我不會讓自己受委屈的,要是我回來我還給你帶個嫂子回來」身旁的小夥伴聽到江小漁這話紛紛笑得合不攏嘴,阿龍羞赫開口「小漁你莫亂說」「不是亂說的阿龍哥,我真的要給你找媳婦兒,我聽三叔說外面的男子十幾歲起就要討老婆,阿龍哥你都二十了,比起他們是晚了不少呢」眾人皆點頭附聲「是啊,」阿龍無奈道「沒辦法,這是我們的命」江小漁接過話頭「這不是我們的命,我們的命好着呢,我出去一定好好混,給你們爭臉,到時候給哥哥弟弟取好看的媳婦給姐姐妹妹找帥氣的郎君」眾人一聽笑得更開心了,紛紛說江小漁夠義氣。

等眾人散去千珏顏攔住欲走的阿龍「小龍,通知大家到你家集合」「是,阿祖」阿龍說完隨即從袋中掏出一支拇指大小的口哨吹了兩聲便隱入了夜裡,千珏顏回去交代江小漁自己要去找趙無極喝酒晚點回來便也消失在了夜裡,此時的阿龍家裡,眾人已到齊, 整齊肅穆分了兩排,男人一排女人一排,等着千珏顏到來,等千珏顏到了作為大首領的千珏浩喝了一聲拜祖,隨着高喝眾人齊身彎腰向高堂坐着的千珏顏行禮,千珏顏手一抬開口示意眾人「起,落座」隨着一聲落座以首領為首大家按照順序依次落座,千珏顏開口「你們應該都猜到為什麼今天要開族議了,首先是小玉要出去了」此時千珏顏說的是小玉而非小漁,江小漁原名千珏小玉,這是族中的秘密,眾人皆知,只有江小漁蒙在鼓裡,聞言千珏浩開口「爹爹為何同意小玉出去,萬一她被那些歹人發現出點什麼事我們如何向哥哥嫂嫂交代,而且說不定會暴露我們現在的位置」「浩兒所說應該是大家都疑惑的,那我給大家解釋一下,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首先小玉出去,對於我們來說是福也是禍,我們目前的處境是進退兩難,再不改變千珏將亡,我不能到了地里讓先人指責我是不肖子孫,只能冒險一試,大家有何意見?」聞言眾人低頭思索了一番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