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歲歲,許你常歡》[千千歲歲,許你常歡] - 第2章 相見

江小漁遠遠就看到了昨天她帶回來的那個人,一身黑衣正在院中練劍,昨天男人滿身污糟沒來得及細瞧,現在才有機會好好看看正臉,男人身材高挑,劍眉但是長了一雙桃花眼,刀削一般稜角分明的臉給人一種亦正亦邪的蠱惑,江小漁甩了甩頭把雜念放一邊快步走到了男人身前伸出手「你好,江小漁」男人被這突然的舉動嚇到,再抬頭看一眼身前的女孩,眼中明顯疑惑「昨天被晃醒時我睜開瞧了一眼,那姑娘雖身段與你一般可並非你這般樣貌」「你看錯了吧,我一直就長這樣,或者你不信我救的你,你大可在村裡問一問也可以在村裡找找看有沒有你看到的姑娘」又加了一句「是不是我把你晃暈了」說完便哈哈笑了起來,聽女孩這般說完男人也不再攪纏因為他已經知道答案,雖然臉變了但聲音沒變他記得清楚女孩長得好看聲音清脆如百靈鳥只是開口說的話讓他血壓飆升她使勁搖晃趙思淵並一開口就問「喂,死透沒有啊?死的還是活的,死透就扔江里餵魚了啊」嚇得趙思淵使力將眼睛睜開一條縫示意了一下,「喂,我跟你說話你別發獃啊」江小漁不滿道,趙思淵趕緊伸過手「失禮了,我叫趙思淵」「趙思淵,真是個好名字」江小漁嘴裏念到,「你身上有傷怎麼不躺着」「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明明受了那麼重的傷但是除了流血過多的虛弱外竟已好的七七八八」江小漁聽完便猜想應該是外公給他放的子蠱但沒有挑明,「那你身體素質挺不錯的」「再好這也是奇蹟了,你們村裡是不是有什麼避世神醫之類的」「神醫?沒有沒有,就一個很普通的山野大夫,可能是我們這兒山好水好長出的藥草比一般的藥草功效好吧」趙思淵沒再繼續追問就簡單嗯了一聲,但明顯不信,江小漁懶得再說說多了反而露餡,甩着手上的魚開口「你再玩會兒,我去做飯,今天的魚活口好肯定很鮮,」趙思淵聽罷無語「玩?」難道我練劍就像在玩?江小漁心想有氣無力的耍把式可不就是在玩嗎,但也沒有說明只留了一個玩味的笑臉給趙思淵搞得男人一頭霧水。

待江小漁做好飯外出的千珏顏與趙無極也一同出現在院中,正對着趙思淵審問,千珏顏先開口「自報家門」趙思淵聽得這強硬又簡單卻不容拒絕的提問臉上掛上一抹尷尬但也未失禮數拱了拱手答道「趙思淵,趙國人氏」千珏顏聽完與趙無極對視了一眼隨即開口「這算報的哪門子家門趙國那麼大誰知道你是趙國那個犄角旮瘩的,但是看你也不情願說啊,那你怎麼進來的」「遇到敵國細作追殺,不小心中了毒,應該是他們以為我必死無疑把我扔江里了吧……」「什麼敵國?這麼厲害的嗎,」千珏顏不帶平日的嚴肅一副八卦的樣子搓着手等着趙思淵回答,「這本是國家機密,但是想在這兒也沒有保密必要告訴您也無妨,是安國女王派出的殺手意在取我性命」「那你怎麼招惹她了」「也不是我招惹的,是他們找上的我們可能是想讓我趙國內亂好趁機吞併我趙國吧」「怎麼殺了你趙國就得內亂啊?小子你最好老實交代」「可能是看我長得帥威脅到他們國家男人的顏面了」聽完這話的趙無極做出了嘔吐的表情,知道趙思淵不會好好回答千珏顏沒有再開口,趙無極剛想來個接力繼續套些信息卻聽得江小漁喊道「哎呀你們兩個,他又不是你們兩個的犯人,問了差不多就可以了,我還等你們吃飯呢」聽到吃飯趙無極頓時兩眼放光,也不管趙思淵和千珏顏率向飯桌走去,千珏顏也沒再說話跟着趙無極走向飯桌,看趙思淵愣在原地尷尬的抓頭,江小漁無奈喊道「呆什麼,等一下沒你的份了」聽完趙思淵也不再猶豫快步上前坐了下來,吃完飯四個人坐在桌前大眼瞪小眼氣氛尷尬, 江小漁率先打破沉默,「趙思淵,等你傷好了,我想跟着你出去看看,托你照顧一段時間可以嗎?」「我命都是你救回來的,要是你想出去我理應照顧,就是可能還得休養一段時間,我感覺身體內毒素還沒有排清提不起力氣整個人軟綿綿的,不知道那天你給我找的是哪位神醫,還得勞他再為我治兩天」 趙無極剛想開口江小漁搶先道「都跟你說了沒什麼神醫,給你醫治的人是我師父,他現已不在村中了,他外出遊醫濟世救人去了,他走的時候交代你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吩咐我照料你」聞言趙無極千珏顏臉上閃過一模讚許便也不再開口,但是趙思淵卻不怎麼相信「走的這麼急嗎」「不急,慢慢走的,比烏龜還慢」江小漁說完捂着嘴看着趙無極偷笑,趙無極雖無奈也不能開口罵她,臉氣得通紅,江小漁見狀收斂了沒再玩笑,趙思淵聽了無奈表示「那麻煩姑娘了,明天我想在村子裏逛逛勞姑娘帶個路」「村子有什麼好逛的」聽趙思淵要去逛村子,趙無極千珏顏臉色凝固眼神冷漠像要把人看穿,趙無極打趣卻帶着試探開口「趙公子不是專門跑這兒打探情報的吧,我們這兒深山老林沒什麼好玩的」趙思淵聽言立馬說道「前輩誤會了,我就是隨便看看體驗一下風土人情,再說有什麼秘密你們也不會救我了吧」趙無極吃癟「對,沒有,有就不救你了,哼,不好玩,回去了」說完甩手走出了草屋,江小漁開口「那是我阿公,他很好玩的,你別在意他說的,他跟你開玩笑呢」「我自然不會生氣,看得出前輩是一個豁達磊落的人,只是為何你阿公身上一股藥味,與我昨天昏迷時候聞到的味道一樣,若不是常年伴葯身上不可能有這麼重的藥味,莫非你阿公也是醫生」「阿公早些年上山時候傷到了腳,我師父開了葯浴讓他每天浸身沐浴,泡久了身上就有了藥味,昨天聽說我撿回來個人他過來看看,可能他在你床前的時候你聞到的吧」說完沒給趙思淵繼續問的機會繼續說道「你好啰嗦,我都懷疑你是不是男人」聽到這句話趙思淵也不好意思接着問了,「那姑娘忙,我去院中再練會兒劍」江小漁點頭 ,「你練吧,一會兒我去師父的葯廬將你的葯取來燉了,藥效過大所以一天只用一頓晚上給你燉了好消化吸收」趙思淵一邊抱拳一邊說;「有勞姑娘」江小漁擺了擺手示意不客氣然後去了葯廬。

到葯廬看到趙無極也在,「阿公明天搬去和三叔同住吧,不然明天不好跟那小子解釋」「我也正有此意,那小子警覺性太高,也不好糊弄,萬一被他發現端倪就不好了,只是我沒想到漁兒你會欺騙他,你向來心直口快,不會有那麼多心思的」「我看爺爺你們兩個像審訊一樣審問別人,而且昨天你們兩個做了那麼多反常的事不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們的存在嗎」「你說的沒錯小漁,不能讓別人知道我們的存在,要是你出去了別人一再向你追問打聽你都要多留一個心眼,否則會給我們招來殺身之禍,多的我不能告訴你,我們只是想保護你,但是現在遇到了困局而且你也長大了既然你執意要出去那就由着你,只是往後我們不能護着你了。」說完一陣惆悵眼裡泛光,江小漁也內心發酸,十歲出事以後受了刺激她將事情全部忘了,後來跟着爺爺外公來到此處安全的環境里讓她想起了一些往事但都是片段式的碎片,她有幾次試探着問過爺爺也問過外公,但是他們都對她有所隱瞞,她知道這是爺爺和外公對自己的保護,但是她不甘心,她忘不了那張時常出現在夢裡和自己一樣的臉,她要自己去找答案,雖然爺爺外公告訴她父親母親都死了,但是他們連父母怎麼死的都說不清楚,她要去看看,但是茫茫人海她不知道自己出去以後能不能找到答案,可是老天爺把趙思淵送進來了,撿到趙思淵的時候江小漁本來不想管的,但是她看到了趙思淵的發簪,是一隻鑲玉片的金簪,她在三叔給的書中看過只有皇室許用金簪,貧民只能用木簪或骨簪,九品到五品官員可以用鐵簪上面可點綴簡單花式,五品以上則用玉簪,雖然不知道他是什麼國家的什麼王工大臣,但是憑他的身份只要待在他身邊想要尋找真相會比茫茫大海撈針相對容易,所以她把趙思淵帶了回來,在聽了爺爺詢問趙思淵後更確定了想法,她覺得爺爺或許知道趙思淵的身份所以任憑趙思淵糊弄也沒有多問,更沒有過多交代,這就說明她跟着趙思淵就目前來說是安全的,不再想這些糟心事,江小漁眼光變得堅定,「放心吧阿公,你聰明的孫女兒怎麼可能吃虧,我就出去玩兩天就回來了,要是混好了我把你們都接出去」趙無極苦笑道「好,好」「天色不早不跟你說了,我過來抓藥的,還要趕緊回去給趙思淵燉藥,」趙無極點頭「嗯,你自己去配了就是,我這就找老三去了」。

江小漁在葯廬里配了一些活血化瘀固本培元的基本療傷葯就一路小跑回到了草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