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我們不約》[前夫我們不約] - 第一章

腥鹹的海風呼嘯着,攜卷着海浪重重的拍打在嶙峋的礁石上面,激打出雪白的浪花一層又一層席捲上岸。
偌大卧室窗台上,一位紅裙女人蜷縮在角落,赤着瑩白的小腳,雙眼紅腫,無神的看着漆黑的海面,海風不斷的撩起她烏黑的髮絲和長長的裙擺,她身形瘦弱,像是隨時隨地便會隨風而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何曉曉動了動發麻的腳腕,垂至窗檯下,整個人搖搖欲墜,實在危險的厲害,但夜色黑的濃郁,終究沒有又發現,她拿出手機,指尖微顫,終究還是打出那個電話。
「喂……」電話那邊的聲音冷清的厲害,沒有一絲絲的波動。
何曉曉痛苦的閉了閉眼睛,努力壓抑住喉間的酸澀,故作鎮定。
「是我……」 「嗯,有什麼事嗎?」
她拳頭抵着唇,乾涸的眼睛已經流不出一滴液體,但她卻難受的渾身發抖,為何他總是這般冷漠的不講人情,為什麼自己從來都不能對他產生任何影響,那她着五年來算什麼呢?
電話那邊的人耐心的等了良久,也沒有聽見她說話。
「沒事的話,我就掛了。」
「離婚協議你看了嗎?」
何曉曉極力的穩定自己的情緒,也不知是不是麻木到極致,聲音冷淡的像是另一個人般。
那邊的人像是有些疲憊,輕嘆了一口氣。
「曉曉,我很忙。」
何曉曉輕聲冷笑,眼中帶着苦澀和嘲諷, 「我知道黎大少爺很忙,就當少爺行行好,抽出五分鐘的時間看一下協議,簽了名字,放我一命,我不多拿你黎家一分錢財。」
「你現在在哪?」
黎慕冬隱隱約約聽到手機里不斷傳來海浪的聲音,忽然心中一緊,語氣沉重起來。
「我在哪?」
何曉曉語氣像是迷惑極了,茫然的環顧四周看了看,恍然大悟。
「我在蘇暢這裡呢,大嫂人美,這裡的景色也美,我都捨不得走了。」
黎慕冬呼吸一凝,語氣中夾雜着森森寒意。
「我馬上過去,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何曉曉臉上笑的比哭還要難看,她看着手裡被掛斷的電話,抬手蓋住眼睛,心中的委屈痛苦漫淹身心,卻無人訴說。
何曉曉靜坐在窗台上,入夜後愈發刺骨的海風卻吹得她頭腦愈發的清醒,她面色肅穆,已經沒了時間的概念,像是等了半輩子,又像是一剎那,她聽見門打開的聲音。
她目光一凝,睫毛輕顫,緩緩轉過身看着來人,扯出一個怪異的笑。
「來的那麼快,是怕我對你親愛的大嫂做什麼嗎。」
黎慕冬俊秀的眉頭輕皺,面色愈發的冷淡,他身上穿着一件鐵灰色的長風衣,勾勒出他欣長的身材,卻也將他襯托的愈發冰冷無情。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
何曉曉無動於衷的移開視線,嘴角嘲諷的勾起,胸口痛到麻木,反而沒了感覺,她冷靜的如同旁觀者。
「所有的事我都知道,你們黎家家大業大,娶我一個身世平凡的女人背後緣由定不簡單,只怪我但是蒙了眼,不聽人勸告。」
她目光泠泠,看向這高大的男人。
「我不過是你們黎家的一塊遮羞布!
拿我來掩蓋這豪門的齷蹉事,真的打得一手好算盤啊.」 哐當!
卧室門口不知何時站了一清瘦的女人身着棉麻白裙,白凈的小臉上滿是驚慌與無措,手裡的餐盤掉落在地,她像是不堪侮辱輕顫的看着何曉曉。
「你為何要將為我和慕東之間說的如此不堪,曉曉,你真的誤會我了。」
何曉曉目光在兩人身上流轉,最終輕輕地垂下眼眸。
「誤會不誤會,我只相信我眼中看到的。
沒有**的話,會另給喪夫的大嫂一棟別墅,隔天差夜的前來過夜?」
黎慕冬深邃眼眸陰鬱幽深不見底,身上縈繞着絲絲寒意,兩人視線交集,他依舊冷漠陰冷,她卻直直對視,沒有一絲忌憚。
「你想要幹什麼?」
終於,黎慕冬開口道。
「我要離婚!」
何曉曉直勾勾的看着他,絲毫沒有退卻,眼神堅定不移,餘光卻瞥到蘇暢因為這句話身子微微顫了顫,她臉上帶起一絲嘲意。
「離婚協議你帶回來沒,沒有的話我這裡還有兩份。」
黎慕冬面色如常,根本沒有把她這話放在心上,薄唇微啟伸出手來。
「過來,別鬧了,回家。」
何曉曉臉色愈發的蒼白,在窗台上已然有些搖搖欲墜,她怔怔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