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9章 情動(2)

>「阿央。」

那夜央妹抱着一壇未開封的陳酒前來尋他,壇封解開之時,酒香四溢,就連着少有飲酒的他,也被這香氣引去了注意力。他搖着玉扇,開口問了央妹。

「這是?」

「桑落酒。在異境遊玩之時,偶得釀方,所以自己試着釀造了幾壇。」央妹抱着酒罈,勾了勾嘴角看向他。「可共飲?」

「可。」

「哈。」醇酒入樽,明透清澈,芬香撲鼻。央妹持起酒樽,朝他晃了晃。「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

烈酒入喉,辛辣且留余香。然卻在幾杯下肚後,美人眸眼漸迷離。

「玉仔,吾……許要離開一陣子了。」

她之酒量,事實上真的很不好。

「閉關之事?」他伸手扶住搖搖欲墜的人兒,心中不由低嘆,亦同時開了口。

「誒?皇兄……告知你的?」她稍有一愣,卻仿似明了般地鬆懈下來。「也是……你是國相嘛。」

「為何會突然想到閉關?」他觀察着她的神色,想從其上知曉是否有所隱瞞。

「想閉就閉嘍……你不也深知吾之性格……」央妹伸出手欲再酌酒,卻被他攔了下來。他皺了皺眉,滿是不贊同。「別喝了。」

「你……真是愛操心。」央妹眯着眼仰頭看着他許久,突然輕笑了一聲。「不過,這種感覺還不錯……唔,天色不早了,吾該……回去啦。」

她掙開他的手站了起來,卻倏然踩到了自己的裙擺,便如戲劇性般地撲到了他的身上,又失手打翻了酒盞。為不讓她受傷,他接住她之刻,後腦勺猛然撞上冰冷的地面一瞬生疼,而她卻趴在他的身上撐着臉打量着成為了肉墊的他,唇邊笑意朦朧。

「你真好看。」

「……」他有些無言,但又被對方的下一瞬舉動驚得剎那僵住。倏而回神,他試探地回應着,緩緩收緊攏着佳人的那隻手,順着她的動作掌控了主導權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灑落的酒香盈然,倏忽散入飄飛的垂帳中,好似勾畫著繾綣的春/夢。

那夜事實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那人因醉意微醺漸漸陷入了夢境,縱他有千般愛戀,但也止於了淺嘗。

夜色如水,那人就那麼安靜地睡著了,沒有一點點的防備,好似對他太過於信任。

那一刻似乎只要他想,他便可以得到她。

可他不願讓她因此怨恨着自己。

天穹上的黑月一如往常的詭魅,他抱着她,如此相依而眠直至了天明。她好似把他當做了什麼人,卻又一直挂念着她之兄長。

他伸出手撫平她在睡夢中微微蹙起的眉宇,忽而輕輕道了一聲,卻意外得到了她狀似囈語的回應。

「閉關歸時,可否應吾?」

「嗯。」

「哈,那吾,等你。」

回憶戛然而止,他站了起來,朝着珈羅殿而去。身後的黑海之淵漸於平靜,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只可惜命運總喜歡作弄他人,就仿若在數不清的歲月之後,她倏然發現兄長早在千年之前騙了她,也如千年之後,他和她,誰都沒有等到對方。

因為待她再歸來之時,那個人,早已經不在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