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9章 情動

歸來的路上,央妹一直沉默不語。閻王側頭看着她,卻見她低頭看着方才持刀的那隻手,彷彿在想着什麼事情。「怎麼了?」

「那個叫鬼方赤命之人,並未出盡全力。」央妹微微將掌心攏起,卻還能感受到手心的顫意。她能擋下鬼方赤命的一招,並不是她修為之高,而是對方只出了不足五成的功力,而她卻已經用至了九成。「他之刀勢渾雄霸氣,若他全力而擊,吾不是他之對手。」

「能夠推翻新月舊城建立紅冕邊城,他之能為自然不可小覷。」閻王回過頭,負手而行。「許是你之刀法需該精進,但也別忘了,身為森獄劍者的你,劍才是你所擅長的。」

「吾知道……皇兄,小妹亦有一問,不知皇兄能否解答。」

「哦?」

「為何皇兄多年來,總執於徵伐苦境一事?先前三陽同天,現在,又是六王長議……」

「小妹,你可知王者的一生,做得最多的事情,是什麼?」

「什麼?」

「逐鹿中原,一統天下。」

「可若家國不顧,一心逐鹿天下,又有何意義?勵精圖治,定國安邦,不應是一名國君該為之事?皇兄,小妹曾記得伊始之時你亦說過,接過王權,就是擔起了一份責任,便如阿燹,亦是如此啊……」

「若燹王真如你所想,他會來參與今日之會?小妹,你將人心想得太簡單了!」

「皇兄你……好,先不提政事,倘若六王長議開始,朝政之事,誰理?你,亦是吾?又或是如其他六王所言,封閉國域?」

「沒錯。深髓古河長議期間,吾會將黑海森獄全面封印,直至長議結束。此間,你便隨吾同行,未央宮,將暫封黑海之淵下。」

「可是……」央妹看着步在前邊閻王的背影,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沉默許久後,終於黯淡地道出了一句話。

「皇兄,小妹知曉了。」

那未央宮在一夜之間沉入了黑海之淵下,無人知曉其中緣由,只知是帝姬閉關了。好似這般一來,珈羅殿前沒有了那仿若時時刻刻制衡着王權的遮擋物,從珈羅殿高高的登天階望去,便是一覽無餘的浩瀚黑海,直至了遠山穹際。

只不過,善於察言觀色的御前重臣漸漸發現,不知道是不是帝姬不在身邊攝政之故,他們的王日復一日地愈發冷漠與狠戾。仿若一夕之間沒了情,稍有觸怒他者,還未來得及反應,便是頃刻魂歸九泉。

珈羅大殿入口之處,冷冷地矗立着兩把兵器。其中一者,群臣皆知曉,這是象徵森獄最高王權之物,它曾被握於森獄之主手中征伐天下,也曾賦予帝姬用來執行至高王令。然另一者,卻從來無人知曉其之來歷。它靜而佇立,隱隱散發著與這片魔氛之域分外不協的聖氣,與着魔劍抗衡着。

然此雙兵器並不是一直矗立於此地,而是在帝姬閉關後的第二日出現的。有人曾去揣測其中用意,但卻也沒能理清所有謎團,也不敢再向前一步,因為生怕再而觸怒那尊座之上的王者。

帝心難測,伴君如伴虎。

昏暗的天穹映在黑海之淵上,岸邊一隻手掬起了海水,水花自指縫滴落之刻,就像倏然擾亂這一片平靜的畫面,頃刻好似天穹碎裂,暴風雨席捲而來,可那人卻絲毫不覺,忽而喃喃喚了一人之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