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8章 六王

「哈?!」不,他是拒絕的!綠菜頭面色一白。「我們是好友!」

「本就相識,以後更是相知,豈不美哉?」

「……」綠菜頭突然推開央妹連滾帶爬地跳起,溜的速度比兔子還快……他不能對不起他的姑娘QAQ!!!

「切,單身狗。」央妹不屑地哼出聲,站起身來拍拍衣服上的灰塵向宮裡走去。好無聊吶,干點什麼事好呢……視線突然瞥向遠處的藏書閣之時,央妹眼神一亮。

有了!

又是某日將至夜臨的傍晚。

依舊是單身狗的閻王放下手中的奏摺之時,一道白色的身影倏然而至,直接伸腳將他踹開一屁股坐到了王座上,翹起二郎腿萬分欠揍。「大哥,晚上好啊→w→~」

「……」若換做是平常人做出如此忤逆君王的動作早被他弄死了,只可惜眼前人是自己的親妹子,不然……雖然被他揍的次數也多得數不清。閻王拍拍方才被她踹的地方,斜睨了她一眼。「又想作甚?」

「大哥你覺得吾是否傾國傾城?」

「差一點。」雖然不明就裡這逗比貨又想幹什麼,閻王白了她一眼的同時,出口也毫不客氣。

「那吾是否惠質蘭心?」

「善良得被人賣了還為別人數錢。」

「大哥!吾很認真的!」

「為兄也很認真。」閻王瞥了她一眼。

「好了,那最後一個問題,」央妹湊到閻王面前,指着自己。「吾是否有母儀天下之姿?」

「……」聞言,閻王上下打量了央妹一眼,突然答非所問。「你想通了?」

「那是當然。」央妹收回手繼續窩在王座里,隨手扔給閻王一卷宗冊,雙腳繼續晃啊晃。「吾可是萬分不介意的呀兄長~」

閻王斜了她一眼,打開接住的那捲宗冊,然而剛看完第一段話,央妹就被閻王直接一冊子糊了臉……央妹炸毛地蹦了起來。

「你怎麼老是打吾?!」

「以後再看這些毋視倫常之書,看吾不揍你!」閻王冷聲道,拂袖而去。

「切……開個玩笑而已嘛,那麼當真。」央妹撇撇嘴,撿起那捲宗冊直接丟到公文上,繼續癱在王座上思考人生,然而不久後卻皺眉跳起離座往外而去,空氣中盪着她那一句輕飄飄卻帶着萬分嫌棄的話語……

「王座又硬又冷,坐那麼久屁股不疼嘛……還是床比較舒服。」

人影離去後,珈羅殿又恢復了往常的幽冷寂靜。燭火未熄,融着那灑進來的幽幽月光,映照着那捲宗冊上攤開的那一頁。

昔時有國,藏於淵下,國盛民安,山川秀麗。為君者臨天下,為後者儀天下。君後相敬,伉儷情深,所見者皆艷羨之。百世之後,倏有坊間傳聞,昔年王與國母,卻為兄妹。

*

女人真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熱衷於一件事物的勁頭過去後,倒是也沒再提起,央妹抱着琴坐在繁花樹下,指撥弦動。

綠綺清波,是一首曲,也是這把古琴的名字。在玄宗之時,她雖以習刀法為要,但因結識了赤雲染之故,偶爾也會接觸樂理。綠綺清波其制如名,烏玄之中,偏帶幽綠,是赤雲染送與她之物。一曲未成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