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7章 執念(2)

最近天氣冷了,該添衣了。

*

當央妹沉迷於自家兄長終(生)身(個)大(侄)事(子)無法自拔的時候,同樣沉迷於政事無法自拔的閻王某天從扎堆的公文中抬起頭的時候,很意外地發現喜歡來惹自己的自家小妹好多天都不見人影了。

閻王眼神幽幽地投向千玉屑,後者立**意。

「帝姬在……」額,貌似王不知情?如果說出來會不會直接被他炸毛的氣勁給拍飛?機智如國相想了想,回道。「帝姬沉迷於為王擇(充)選(納)良(後)才(宮)之事無法自拔。」

「哦?小妹何時變得如此體貼了?」閻王挑眉,語氣中儘是十分懷疑。她沒搞事就算不錯了,還會為他分憂?閻王站起身。「她人在何處?」

「未央宮。」

抱歉啊央,這次我救不了你了……

未央宮裡,央妹與被無辜拖下水的風花雪月四相一頭扎在畫像堆里,拿起這個,看看這個,經過一系列的篩選後,央妹看着可以入她眼的畫像犯難了。

嗯……哪個更適合呢?

風花雪月四相暗戳戳地交頭接耳。

「明明是給王選妃立後,怎麼感覺成了帝姬為自己選妃了……」

「沒錯,你不是一個人這麼覺得……」

「就是。」

「吾贊同你們所說。」

「……」央妹抬眼斜斜地瞟了四相一眼,冷嗖嗖的眼神頓時讓四隻噤了聲。當迎面而來的王威突臨時,四相有默契地退下了。

「……」閻王看着快被一堆畫像淹沒的央妹,眼角抽了抽。「你在做什麼?」

「兄長你來啦!」央妹嘩啦一聲從畫像堆中蹦起躥到閻王面前,雙眼亮晶晶地奉上一摞畫像。「你看看,喜歡什麼類型的?豐腴的苗條的胸大的屁股翹的溫柔的霸氣的烈性的腹黑的都有哦!看上哪一個,小妹吾去幫你下諭旨→w→!」

「……」閻王身後突然乍現黑壓壓的一片烏雲,他盡量讓自己看上去很溫和,才不至於將那咬牙切齒給體現出來。「然後呢?」

「那樣吾就有可愛的侄兒親親抱抱舉高高啦!!!」央妹捧着臉,開心地蹦啊蹦,彷彿軟萌可愛的小侄兒就近在眼前……異常「溫和」的兄長緩緩地抬起了手。

央妹再次撲街。

*

托着腮一臉獃滯地坐在未央宮殿門口毫無形象可言的央妹妹子沉默了許久,身邊排排坐着也是毫無形象翹班出來陪好青梅的綠菜頭……央妹側過頭,瞟着燹王。

「這麼到處浪,不管國事的嗎?」

「吾有小君!」說起君權神授,燹王又開始驕傲了起來,央妹彷彿看到其身後有一條尾巴翹上了天,若是不知道這貨內心還住着一個姑娘,還真以為他對君權神授有着不可言述的情感……

「嘁。」輕嗤了一聲,央妹回過頭望着蕭瑟寂靜的未央宮橋廊。「兄長又生吾的氣了,不就是一個小崽子嘛,說得他以後不立後似的……」

「大哥他定有自己的考量。」綠菜頭回過頭,給自家青梅順毛。當時他就說嘛,這種方法是行不通的,啊央還那麼一意孤行,這下可好了……

「崽子,侄子,軟軟的小崽子……」央妹碎碎念許久,餘光突然瞥了燹王一眼,突然轉過身雙手扳着對方的臉上下打量。

「做什麼?!」燹王頓感身後陰風陣陣。

「嗯……雖然阿燹你頭上自帶一片大草原,不過看在多年好友的份上,吾就不計較了。」央妹突然嘿嘿一笑,直接將燹王按在石階上。「要不,咱倆來生一個→w→?」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