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7章 執念

用粗俗一點的話來說,央妹最近的確是閑得蛋疼。只可惜她沒有那種東西,所以終生也不會體驗到那種酸爽的感覺。秉着不達到目的誓不罷休的執念,央妹倚牆獨立風情萬種地久久注視着自家兄長獨來獨往宛如單身狗的身影后,終於在一個夜黑風高搞事放火天暗戳戳地召來了一大群單身狗商討國家大事……啊呸,森獄之主的終身大事。

會議主題:森獄之主的單身狗終結日

參會成員:

單身狗一號→帝姬央妹

單身狗二號→國相千玉屑

單身狗三號→邊關守護者鬼吟詩

單身狗四號→重臣說太歲(吾是誰吾在哪兒吾在幹什麼……)

編外人員:單身狗五號→燹王

央妹環顧了一周頭上單身狗標誌熠熠生輝的一大眾人,不由來地嘆了一口氣。指望他們,不知道能不能商討出個所以然來。想至此,央妹輕咳一聲,正襟危坐。

「今日召眾人前來,只為商討吾王立後之事。國政固然重要,但皇嗣之事,亦不可落下。吾王日理萬機未有閑暇,此事便由吾操辦,諸卿可有何建議?」

說太歲與鬼吟詩面面相覷,本以為突然間被帝姬召來是以為有何關於外交之事,怎知卻是關係王的終身大事……從來對此事不甚了解的兩隻萬年單身狗默默地閉上了嘴巴。

「可是吾聽大哥說啊央你只是想要個侄兒玩……」而已……話還沒說完,某位編外人員就被帝姬擼起袖子一拳掄到角落裡去了,只見前一秒面目猙獰的姑娘轉眼間和顏悅色地坐回來,拍拍手。

「別聽他瞎說,我們繼續→w→」

眾人:←_←

「那,帝姬可知王之喜愛女子的特徵?」千玉屑搖搖玉扇無視曾一度被列為情敵的編外人員,開口問道。雖然早已是熟人,但是地位有別,在其他君臣面前,千玉屑依舊喚央妹為帝姬。「比如說相貌,性格……」

「這……」央妹托腮。「不知耶。」

聞言,一大眾人差點摔下座位。

所以不知道你還那麼火熱朝天地操辦是什麼鬼!難道只要是個雌的都往王懷裡塞嗎!

「→_→……」央妹斜睨了眾人一眼。「所以吾叫你們來是來聊天的嗎?」

「作為一國之後,世族身份必然不在話下。再來便是心性,儀錶……」千玉屑的話還沒說完,又被央妹打斷了。

「貴族之後?」

「可考慮。」

「母儀天下?」

「是。」

「傾城之姿?」

「……這個未必……」

「惠質蘭心?」

「嗯……」

「誒,這形容的不就是吾嘛~」央妹突然羞赧地捧着臉,渾身蕩漾着迷一般的粉色泡泡……千玉屑驚得扇子都掉了。

燹王掏掏耳朵,懷疑自己聽力出現了幻覺。

「帝姬大人,請恕……臣等告退。」說太歲及鬼吟詩慌忙起身行了行告退之禮,溜得比兔子還快。黑月在上,他們剛才啥都沒聽到,也沒聽到帝姬承認自己戀兄……

半響後回過神的央妹一臉茫然。

「他們怎麼都走了?」

千玉屑默默拾起了玉扇。

「回帝姬,您方才說散會了……」

「是嘛?」她只不過覺得自己身上具備這些特徵,又沒別的意思,怎麼一群像是見鬼了的表情……話說突然間覺得說太歲和鬼吟詩面相還是不錯的,改天得去他們駐地做客做客,發揚自己愛護忠臣的精神→w→

跑路的說太歲與鬼吟詩忽感脊背一涼。

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