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6章 兄妹(2)

眾人視線里。

「……」閻王。

「……阿央?」燹王。

「……帝姬?」鬼吟詩/千玉屑。

席捲一身修羅業火而來的央妹抿着嘴一路無視其他人直向閻王而去,當站在閻王面前時,央妹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後者亦是不言不語地回視,空氣凝固了那麼幾秒後,在六隻眼睛的注視下,央妹突然出手,一拳將閻王掄到地上,兄妹大戰再度在已經習以為常的兄弟及臣子們面前上演……

未央宮裡,央妹紅着眼眶吸吸鼻子,任着千玉屑在她臉上抹着藥膏。而珈羅殿這邊,燹王看着捂着滿臉爪印渾身散發著駭人氣息的閻王,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要不,你去向啊央認個錯?」其實兩兄妹之間也是經常互揍,只不過這次比較嚴重了些,大抵是閻王在央妹的生賀上搞事了而已……

「……」閻王白了他一眼。「安靜。」

「……」好吧算他多事你繼續。

「還疼嗎?」千玉屑放輕動作,眼神瞟瞟要哭不哭的央妹。兩兄妹的脾氣還真是相似得一拼,就算打了起來誰也不願意服輸,無論是哪一個都不想先向對方認錯,還真是……

「不疼!」央妹揉揉眼,像個孩子般賭氣碎碎念。「明明是他的錯,現在連一聲道歉也不肯說……」

「……」

「明明是吾之生賀他放了吾鴿子,還一副蠻在理的模樣……」

「……」

「若不是他突然間砍斷黑海與外界的通道,吾也不至於如此狼狽……」

「……」千玉屑嘆了口氣,伸出手,順毛。「乖了,不哭。」

央妹哇的一聲哭出來。「明明都是他的錯!」

「……」

*

冷戰了好長一段時間,又在眾人的調解下,兄妹倆終於和好了。忙完了手上事務出門走了一圈的央妹,此刻正待在一處高亭上端坐着看着遠處的人來人往。

國泰民安嗎?算是吧。無人入侵,也暫時沒了對外征戰。只是不知森獄裏,是否還存在着內在憂患,隱藏在陰暗角落裡的危機,一般很難察覺,若待到了察覺之後,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央妹舉目遠眺,遠山幽暗,不似中土般有着勃勃生機。

央妹眼神觸到那詭魅的黑月,突然記起了那溫暖的日光和皎潔的明月,不由得低低嘆了一口氣。

亦不知何時才能見到了。不過,她倒是可以開個小號出去玩~只是如今,當真無聊吶……

央妹托腮繼而看着人來人往,當看到攜手同歸的一家三口時,央妹眼前突然一亮。

珈羅殿的大門再次被狠狠一踹,批閱奏摺的閻王眼角猛然一抽,但頭並沒抬。

一隻手「啪」地拍在了他的面前。

「……做什麼?」閻王黑着一張臉。

「兄長,」央妹捧着臉,兩眼冒着星星。「給吾生個侄兒玩玩唄!」

「……」閻王瞬時抽出了四十米長的魔羅天章。

見勢不妙的央妹拔腿就跑,哧溜一聲安全降落到珈羅殿外的時候,紅通通的魔羅天章將珈羅殿大門戳了個對穿。

但門外的人依然堅持不懈地捋虎鬚。

「那兄長,吾給你生個外甥玩玩如何?」

「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