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6章 兄妹

沒錯,這人便是被閻王及天地蝱算計了的天疆牧神。央妹雖聽說過三陽同天及知悉有這麼一個議會之地,但倒是沒有見過其中除了閻王外參與的人員,所以不識得牧神也是正常的。

雖不知三陽同天的議會之地為何會變成這副鬼樣子,但央妹知道自家兄長肯定也在搞事之列……現場不見兄長及天路五將,是不是回森獄了……真麻煩!

央妹伸出手拍拍牧神的臉,見其真毫無動靜後決定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買口棺材,幫這貨入,土,為,安!

牧神:……

棺材這種事好說,挖坑也是小意思,一切準備就緒後央妹在將牧神拖進棺材之時,卻不知因絆到了什麼東西差點也栽入棺中,猛一抬頭髮簪似乎勾到了何物脫落了下來,一頭銀絲傾瀉而下,遮住了央妹的視線。

「……」

……真晦氣!

將牧神丟進棺材後央妹直起身來伸出手抓起自己的長髮,可東找西找依然尋不到自己的發簪,無奈之下只好扯下自己衣袖上的一條鸞絲將長發束起了高馬尾。

真是見鬼了,明明就在這裡被扯下來的……

蓋棺埋土,一氣呵成。

央妹並不知道墓中之人的名字,於是索性連碑子也沒立,拍拍手撣撣衣上塵屑,拔起碧落頭也不回地走了。

畢竟,家中還有隻搞事精呢!

許久之後,寂靜下來的荒原上冷風依舊,卻驀然間忽聞一聲細細的低吟,但也只是在那一刻而已,再細聞,似乎什麼也沒有了。倏而風中再傳來時間計晷的滴答聲,一道帶着與塵世格格不入的氣息的光球在墓冢前流連着,一聲呢喃盪在了冷風中。

「森獄帝姬么……還真是一個異類。」

枯葉打着旋,飄過墓冢倏然遠去,就連着那方才出現的光球也同時消失不見,所有的一切,又再歸於了平靜。

*

央妹匆忙忙趕回森獄的時候,剛一腳踏入了黑海獄顎的顎口,便驚聞身後仿若巨石合攏之聲,伴隨着震動之時墜落的石塊。央妹轉過身一看,好乖乖,通往苦境的黑海通道不知因何之故開始關閉,詭霧紛擾的結界外,只見得頭上的海域逐漸融為了一體,倏然驟合的屏障猛然振出無比氣勁,生生將毫無準備的央妹掃到了地獄十三階最底層……

「……」灰頭土臉披頭散髮的央妹咬牙切齒地站起來,拍拍衣上塵土,擦擦戳破的皮外傷,猛然一瞪眼,將飄蕩着圍過來查(圍)看(觀)的諸多幽魂硬生生嚇得到處亂躥。

「……」嚶嚶嚶帝姬大人好可怕!

「……」她終於摔了一次跟斗哈哈哈!

「……」誒誒誒閻王肯定又要被帝姬大人給揍了!

「……」

……

沒心情顧及那些疑似幸災樂禍看熱鬧的幽魂,再者也懶得和一群魂魄計較,央妹踏着由枯骨堆砌而成的骨梯,怒氣沖沖地往上走,踩的枯骨咯吱咯吱作響。

叫你們笑吾!看老子不踩死你們!!!

諸魂:……

回到皇城的央妹風風火火地趕往珈羅殿,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行在宮道上的侍衛宮女只覺得一陣風刮過,定睛一看,卻啥也沒有。此時的閻王正在珈羅殿調息養傷,燹王鬼吟詩千玉屑陪在一旁,氣氛緊凝之刻,大門突然被那麼一踹,一人滿身狼狽地出現在

猜你喜歡